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八十话 莫解,时钟十二官

    宁言离开了荣狼的房间,表情看上去似乎也开朗了一点。(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果然还是个聪明的孩子呢,一说就懂。”

    “与其说是聪明,倒不如说是暂时地把目标给忘记了吧。”

    房间里面的两个人也为宁言的事情而开心着。

    “说起来今天莫解是战胜了宁言了的吧。”

    “嗯,虽然是险胜,但赢得也是漂亮呢,居然会想到用电流制造磁场将机器人直接控制住。”

    “是啊,感觉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嗯?什么事?”

    “明天你就知道了。”

    白灵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转着轮椅离开了这里。

    291年9月4日645时钟据点

    一大早大家都被叫了起来,一般这个时间只有祭司们会被叫起来进行晨跑,但这次全员都被强行叫了起开,而且白灵,宙斯以及奥兹都在场,人员齐全像是要宣布什么事情一样。

    “明天就是锦标赛了,在第一学院的场地也置办得差不多了,所以今天的训练就直接在第一学院进行,最后一点时间加紧训练的同时也好让你们适应一下场地。”

    “哦”

    南宫他们四人因为早就去过一次了所以反应还没有那么激烈,但是其他人确实对此十分期待呢。

    “安静!”

    宙斯一出声,所有人又安静了下来。

    “关于这次的出场人员,霜炎、南宫、莉亚、晴荫、克雷托、雪枫、荣狼、鸷鸟、宁言、万俟、宫羽还有莫解,大家没有意见吧。”

    简单来说就是除了岛田之外的所有人都要出战,而岛田作为唯一的替补人员也要随时准备出战才行。

    “顺便一提,莫解不是作为影部随从出战,而是作为时钟十二官出战的哦。”

    “唉?!”

    白灵此言一出,大家都没有什么惊讶的,反而是莫解自己的反应最激烈。

    “当然这还只是一个提案,你要是坚持拒绝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我们这边也是坚持你要成为时钟十二官才行哦。”

    且不说这次锦标赛的事情,因为静寂的原因,十二官的这个位置已经空了很久了,总要有人来补上这个位置的,而这个人大家想了很久认为莫解来最合适不过了,这次锦标赛正好就是一个机会而已。

    “莫解,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呃”

    本来以为他会马上就答应呢,结果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得出一个结论。莫解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之前想要加入时钟成为时钟十二官应该是既定目标而已。虽然选拔赛时输给了南宫,然后运气好成为了影部随从,这个目标也一直没有变过才是。

    “我觉得我”

    “嘀嘀嘀嘀嘀”

    突然,时钟据点的警报器响了起来,打断了莫解的话。

    “有人入侵?!”

    在万俟重新给据点设置了防御措施之后,这据点的安全度是大大提升为那个,但在第一层结界就触警报的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

    众人赶到警报触的地点,现一个女性被关在了笼子里,那个笼子是万俟设置的陷阱,但这么简单的陷阱都没有躲过,这样的人都想侵入时钟吗?

    “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虽然对方看起来有些弱,但起码的警戒还是要的。”

    “我我只是来找人的而已”

    “妈妈?”

    ”嗯?”

    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挤到最前面的莫解认出了这个人就是他的母亲。

    7二楼休息室

    “来,请喝茶。”

    “谢谢。”

    宫羽刚刚泡好了一壶红茶然后递到了莫解母亲的手上。

    二楼现在之后四个人,宫羽、宙斯和莫解母子。至于其他人已经先行去到第一学院了,本来宫羽也该跟着一起去的,只不过她坚持要为来客泡上一壶好茶才行,这就是所谓的待客之道吧。

    “那我先行告退,三位慢聊。”

    宫羽很快也是离开了这里,而剩下的三个人也是沉默了一会儿才是开口说话。

    “真是个好地方呢环境好人也好。”

    “妈妈,到这里来干什么?”

    “当然是担心你了,这么久也不和家里联系。”

    “想要联系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何必一个人跑这么远?”

    若是从家里来到到话,确实要走很长一段路才行啊,哪怕现在交通如此达。

    “莫解妈妈,有我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地方吗?”

    “哦不了,学院长,我只是想过来看看的孩子而已。莫解这孩子啊,从小就笨,希望还没有给你们添麻烦才是呢。”

    “哪有的事儿,刚刚我们还在说让他晋升到时钟十二官呢。”

    “是吗?”

    莫解母亲看上去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是的,您的孩子是相当优秀的孩子呢。”

    莫解夹在这样的对话之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是嘛原来我的孩子已经变得这么优秀了呢”

    “嗯?”

    以前在家的时候经常听妈妈说话,所以妈妈说的话的意思,不论表层意思还是里层意思莫解都能听出来。

    至于刚才那一句话,喜悦的情感肯定不是有的而且是绝大部分,但于此同时,莫解却也听出了一份没落,一丝沮丧。仿佛妈妈是在说“自己的孩子都变得这么优秀了自己却不知道”,这样的一种自责的情感。

    妈妈的笑容,看上去还是那么温柔,还是那么温馨,但不知不觉这样的笑容莫解已经多久没有看见过以至于多了那么多皱纹和银色这才是第一次现呢?

    之后,宙斯和莫解一起把莫解妈妈送到了可以直接到达她家的车站,毕竟要事在身不能多谈。两个人就这样目送着莫解妈妈上到公交车上然后离去。

    “学院长,我想我应该要成为十二官的一员才行了。”

    “事吗?”

    “是的,因为这样才好会去跟妈妈汇报情况呢,顺便问一下锦标赛期间我可以回家吗?”

    “如果你的赛程允许的话,当然是可以的,都是时钟十二官了,这点自主权利还是可以有的。”

    “嗯,谢谢啦。”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