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七十四话 静寂的房间

    “所以说啊!又不是我想变成这个样的,我也想活泼开朗一下啊!可我性格就是这个样子又有什么办法嘛!呜呜呜……”

    在荣狼的房间里,白灵在发着酒疯。(www.goalkeeping-museum.com)明明也没有喝多少酒,但喝了一杯“血腥玛丽”就变成这样了。这种情况下,连咳嗽也不咳了。但所谓酒后吐真言,或许荣狼现在看到的正是真正的白灵也说不定呢。

    “当一个人把自己的优点坚持下去了就会很受欢迎哦。”

    荣狼一边说着,一边给白灵递上了纸巾。

    “静寂学姐固然有她的有点,但白灵学姐的有点也不少啊。”

    “嗯?比如说……”

    “比如说作为教师,白灵学姐就很出色啊。明明我们这里三个职介的人都有,但学姐也能做出针对性教学,而且真的能帮到我们,就这一点世界上就没几个人能做到了。”

    荣狼只是用他柔和的声音平淡地说着,但却直击白灵的内心。可能是因为这酒吧环境的关系吧,安静且舒适,隐隐约约的轻音乐给人一种极致的放松感。

    “所以说学姐不要沮丧,就这个样子继续下去不也是挺好的吗。”

    “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根本就没有改观嘛……啊对不起向你抱怨了这么多……”

    感觉白灵的酒也稍微醒了一些,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呢。

    这时荣狼终于把静寂房间的钥匙,放在了吧台上。

    “学姐的努力,大家都会看见的。所以,在这里想抱怨就抱怨,出了这里我们就继续努力吧。”

    “呃……呵呵……”

    听了荣狼的话,白灵不禁笑了出来,笑得很浅却是发自内心,随后拿起了钥匙离开了这“明天开始我会更加严厉地指导你们的,做好心理准备吧。”

    白灵离开了房间,酒吧里只剩下了荣狼一个人,不对,两个人。

    “有时候我搞不懂为什么你就喜欢做这种事情。”

    “我也搞不懂为什么小姐会藏起来呢。”

    在房间的角落里,晴荫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因为身材比较娇小,所以躲在那里加上隐藏气息,没有人发现她在那个地方躲着的。

    其实本来她是想出去的,结果白灵正好进门。然后晴荫就下意识地躲了起来,直到白灵出去后才敢现身。

    “不是,因为白灵学姐太像我之前的那个家教老师了,就下意识地躲起来了,要不然她看见我在这种地方绝对会说我一顿的。”

    实际上白灵不会管这种事情的。

    “啊,之前的那个老师啊……呵呵呵,确实呢……”

    荣狼回想了一下以前的事情,不禁笑了起来。

    “算了,既然都来了,那就喝一杯吧,还是像以前一样。”

    “一杯热牛奶是吧,请稍等。”

    “话说回来,刚刚她的魔力被驱散了呢,你又动了什么手脚。”

    “小姐,别说得这么难听嘛,不过……这是我们一族的秘密了,还请……”

    “知道了知道了,你们一族的秘密真多。”

    白灵出来之后,拿着钥匙就来到了静寂的房间前。这个地方静寂从来都没有跟自己说过,因为这个地方相当于她的私人领域了。

    但比起好奇心,白灵现在的心情更多的是沉重。

    这个地方别说是白灵了,就是其他时钟成员也没有能进去一窥究竟,甚至连雪枫都死皮赖脸求过了,但是遭到了静寂义正言辞的拒绝。

    “搞得比我在图书馆的房间还神秘呢。”

    白灵把钥匙插入把手上的孔,旋转一下打开了房门。果然还是很沉重,无论是心情,还是这扇门本身。

    一股熟悉的味道弥漫到了白灵的鼻子中。这是静寂喜欢的茉莉清香,香而不腻,闻者沁心。应该是找宫羽要的香水吧,而且还是宫羽亲手给静寂定制的,真是够有面子的。

    打开房间的灯,房间里的每一寸都显示了出来。跟其他房间一个结构,当然跟荣狼的那个房间完全不同。

    “比想像中要简单嘛……”

    所谓简单,可能就是家具比较少的意思吧。但这种事情有比较才好下结论,如果就是跟白灵的房间比,各种器械、电线杂乱成团,需要使用的书本和资料也是堆积成山,加上一些必要的家具,相比起来,静寂的房间确实简单了许多。

    静寂给人的印象是端庄之中有那么一丝俏皮,而内在确实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只不过常常身份所需,就变成了一副严肃样。

    而这个房间,基本上就反应出了她的内心世界。用暖色调的墙纸让这个房间看起来既温暖又明亮,家具摆放看似随意实则一点都不浪费空间。没有什么植物盆景,却有一些可爱的小动物玩偶。即使是那些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的书本及书架都被静寂打理得相当柔和,让整个房间看上去没有那么不协调。

    白灵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然后坐到了静寂的床上。比起自己房间里的硬板床,这个软绵绵像云朵一样的床垫简直不要太舒服。

    “感觉一倒下去就会睡着呢……”

    正当白灵想要整个躺上去的时候,她看见了旁边的小木桌上的相框。

    “那是?”

    白灵起身向那里走去。因为长期患上了“魔力流散”的病,为了不流失太多魔力,必须拿一部分体力来强行封闭自己的魔力通道,所以白灵一般都会坐着,这样会节省一些体力。但稍微走一两步还是没问题的。

    走到木桌前,白灵拿起相框,一滴泪水滴在了上面。

    相片上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一个是静寂另一个就是白灵了。

    白灵记得很清楚,这张照片是在白灵图书馆的房间里照的,因为房间很昏暗,加上照相机有没有开闪光,所以唯一的光源就是白灵旁边电脑显示器的光。

    静寂搂着白灵强行拍了这张照片,当然为了不泄露信息,这也是这两个人唯一的合照了。

    “为什么我当时不笑得开心点呢……”

    开着相片上笑得灿烂的静寂和一副抗拒样的自己,白灵的眼泪又一次滚了出来。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