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七十三话 荣狼的酒吧

    雪枫的故事就到这里就结束了,宫羽把雪枫带到了据点,美其名曰身体检查,其实就是想白偷懒不想训练而已。(www.k6uk.com)白灵知道她的心思,但身体检查确实很重要,因为雪枫现在的状态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患上“魔力流散”的病症。

    “白灵学姐,没事吧?”

    “嗯?!哦,我没事……”

    但看上去绝对不是没事的样子。

    “今天上午的练习就到这里吧,下午我们继续……”

    白灵推着轮椅,直接回据点里去了。

    “我感觉我能理解白灵学姐的感受呢……”

    这个时候,另一个与机械息息相关的人发话了,那就是宁言。

    “如果一个机器人只会按照预先设定好的程序行动,那就是一个单纯的机器人而已。”

    宁言的机器人宁语,就是按照她的亲生弟弟为原型所制作的。宁言虽然也可以就设定这么几个程序来还原宁语的性格,但是终究会少那么一点作为人的灵性。

    但是大家也看见了,把一个机器人做得如此想一个人,后果会怎么样。现在心情最复杂的肯定还是白灵本人了吧。

    “这样的情况,似乎需要我出场了呢,小姐。”

    “看起来是呢……不过要怎么做随便你,我可不想管这种事情。”

    “谢谢小姐的允许。”

    这边荣狼和晴荫自顾自地聊了起来,在说什么看来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能懂。

    “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了嘛……”

    宫羽给雪枫做完检查后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倒不如说情况比以前还要好。大家都知道雪枫虽然自身的魔法量很多,但是瞬间魔力提取量却很小。这主要是魔力通道堵塞所造成的,估计是小时候的学习方式不对所造成的吧。

    但是现在很多通道都被打开了,也就是手雪枫的瞬间魔力提取量会多很多,作为祭司的实力会有很大提升。

    “没有事的话我先去休息一会儿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很容易感觉到累。”

    “这样啊,那先去房间里休息会儿吧,顺便也可以用用这个,有助于睡眠的哦。”

    宫羽给了雪枫一**气体,睡前闻一闻有助于睡眠。

    “谢谢了。”

    雪枫还是面无表情,离开了宫羽的房间后,就到了自己的房间去了,在外面还遇见了正往这边过来的白灵。

    两个人面面相视了一会儿,最后雪枫先偏开了视线然后进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们两个……没事吧……”

    在自己房间门口看见这一幕的宫羽关心地问了一下,因为刚才的情况既尴尬又让人唏嘘。想当初雪枫就像一个跟屁虫一样一直跟在静寂的身后,无论静寂说什么雪枫都会傻笑着回应,看上去真的是一对亲姐妹。

    但现在的这两个人,不是说完全不认识,但就像是陌路人一样。

    “我……没事……话说宫羽,有那个房间的钥匙吗?”

    白灵指着静寂以前的房间说着,那个房间因为静寂的死亡已经被锁起来了。

    “钥匙的话,一般是荣狼在保管这些东西吧……”

    荣狼就像是时钟的管家一样,事无巨细他都在管理。

    “是吗,那我晚上再找他要吧。”

    “哦……哦……”

    接下来半天的时间,白灵都有些心不在焉,好在还有刘蔷薇在,大家的体能训练还能正常进行,但是专业知识方面就有些落后了。

    雪枫感觉也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躺了一天的感觉,只是在晚饭时间才出来进食。当然只是在进食而已,为了自己不饿死而进食,完全没有把荣狼的料理当成美味在享用。而且只要雪枫在餐桌上,感觉整个气氛都变得怪怪的。

    雪枫自己也是知道这怪怪的气氛是自己造成,也是很快吃完就离开了餐桌。

    “对了,等会能把静寂房间的钥匙给我吗?荣狼。”

    等雪枫走了之后,白灵才在餐桌上向荣狼提起这件事情。

    “钥匙?好啊,等会儿到我房间里来,我给你。”

    “嗯?”

    晚饭之后就是自由时间了,休息也好,继续训练也罢,白灵都不会管了。

    “话说今天真的很难受呢。”

    克雷托、莫解、南宫和莉亚四人正坐在休息聊天,而克雷托感觉今天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是生病了吗?”

    莫解第一时间想到是这个。

    “他怎么可能会生病呢,毕竟他除了身体以外也一无所有了。”

    南宫说话还是像平常一样带着一点刺儿。

    “确实呢,我也感觉很不舒服……怎么说呢……很压抑。”

    “对对对,压抑。”

    雪枫回来本来是件好事,但是现在她的状态不是很乐观,而且这样的状态还影响到了时钟的其他人……感觉已经不能说是好事了。

    “话说白灵学姐为什么要去静寂学姐的房间里啊?”

    “可能是要找什么东西吧……”

    “也不一定是什么东西……当然也算是东西吧……”

    “南宫你说话说清楚嘛,我脑子笨你也是知道的……”

    这边,白灵也是来到了荣狼的房间前。钥匙这种东西荣狼就行了,为什么还要特地到他的房间里来呢?白灵不知道,但开了门应该就知道了。

    白灵打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不是一个正常的宿舍房间,而是一个……

    “酒吧?!”

    没错,是个酒吧,而且是那种格调喝高的酒吧。这小小的一个房间为什么会被打造成这个样子,荣狼到底想干什么?

    “欢饮光临,请问要点什么,当然都是免费的哦。”

    看着在吧台后喘着酒保制服的荣狼,白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之前静寂的记忆里也没有出现这副模样的荣狼。

    “我是来拿钥匙的……”

    “‘血腥玛丽’是吧,请稍等。”

    荣狼像是故意没听见白灵说的什么一样,开始调起了酒来。

    “呃……什么情况?”

    但现在的白灵可能真的很想喝一杯,可能这个时候会相信“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种话吧。

    白灵推着轮椅来到了吧台前,让自己融入了这柔和的灯光之中。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