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九话 我知道的

    2091年8月5日11:36pm 华家第三训练场

    这本来是华家一个不怎么使用的训练场,华谷特地到这个训练场来就是不想被人发现,结果没想到已经有人在里面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不想被人发现的华谷下意识地躲在了附近的草丛中,看看到底是谁在训练场。

    场地里有一个人,而天上还有一个人。

    “?”

    能在天上张开双翼飞的人,别说是在华家了,就是在十二个仲裁学院里也只有那一个,那就是称号为“剑翼”的徐莱。

    正当华谷反应过来是徐莱时,这徐莱却是直接落到了地上。虽然刚才飞行的高度不高,但这么摔一下还是很疼的。还好地上有缓冲气垫,要不然摔一下可能会晕过去的。

    华谷差点想出去看看徐莱怎么样了,但现在似乎不好出去,而且反正还有时雨在旁边的。

    “算了吧,你现在是飞不起来的,如果没有义肢不好掌握平衡,如果有义肢那样的金属又太重,你飞起来会很吃力的。”

    “那就把这腿的重量给减轻一点。”

    “减轻了你走路又会成问题了,那样不就顾此失彼了吗?”

    听两人的对话,两个人像这样子实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也就是说徐莱像这么摔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再这么下去会受重伤的。”

    时雨一直在劝,但是徐莱还是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又一次站了起来。

    “但是华谷想我飞起来啊……”

    这话没有怒吼,没有激动,只是淡淡地这么说了出来,却直接击中了华谷的心坎。

    (难道都是因为才让他这样的吗……)

    这可能是华谷这一生之中出现的为数不多的自责。因为自己的固执,华谷把压力全部都丢到了徐莱身上。

    “不行,这次来硬的也要带你回去休息了。”

    时雨的力气并不大,但也硬是把徐莱和他身上的金属翅膀给拖走了,当然拖着也是很累。华谷很想上去帮忙,但现在绝对不能出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不能出去。

    知道时雨把徐莱给拖走之后,华谷才从草丛后走了出来。明明也没有做什么剧烈运动,但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回去吧……”

    已经达到目的的华谷不需要再运动出汗了,而且现在似乎也没有去跑步的心情。

    2091年8月6日 7:30am

    第二天,华谷还是看着同样的天花板醒了过来。不知不觉自己都已经在家中待了快两天了,感觉跟自己母亲大闹了一番之外什么都没有做。明明自己是来看望徐莱的,但看上去似乎是被徐莱照顾了。

    “咚咚咚”,又有敲门声响了起来,敲门的人跟昨天一样,还是徐莱,之后做的事情都跟昨天一样,在一起进餐之后就出去走了走。

    徐莱的走路姿势应该是被固定,只能这么一脚一跛地走了。但比起昨天,华谷明显看得出来他的动作有些勉强,像是装作正常的样子。脸上也比昨天多出了一道伤痕,可能是摔地上不小心弄出来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唉……真当我傻啊……”

    华谷自言自语,声音小到可能他自己都听不见。

    “嗯?你说什么?”

    “我说,把你的翅膀给我吧。”

    本来并肩走着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停了下来,另外一个也停了下来。

    “?!”

    “你没听错,把翅膀给我吧。”

    “不,你为什么现在想开了?”

    “机会只有这一次哦……”

    “我马上就去拿!”

    说着,徐莱马上就“跑”了起来,虽然他的跑对于华谷来说只是加快了走的脚步而已。

    “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那就试试在天上飞的感觉吧。”

    同一时间,时钟据点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祭司们的晨跑刚刚结束,马上就要开始魔力掌控的训练了。用魔力将水给托在手中,能保持好就能说明魔力掌控很稳定。

    正常情况下,这点事情对她们来说肯定不是问题。但是在体力消耗大,连气都喘不上的情况下就不好说了。

    果然,除了鸷鸟以外,晴荫、宫羽和宁言的表现都是一塌糊涂,当然随队训练的克雷托也没好到哪里去。

    “奇怪了,体力跟魔力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啊……”

    “克雷托你那个跟体力没有关系吧。”

    克雷托是单纯地技术问题,但他也说得没错,体力和魔力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如果硬要说有关系的话,那就是“气息”……

    “是因为你们的气息乱掉了。”

    作为魔法权威的白灵,这话说得可是很有份量的。

    “气息?”

    “嗯,没错。不过具体解释起来就有点麻烦了,但请们记住一点,那就是魔力的气息不会因为呼吸的急促而被打乱节奏哦。们没有发挥好纯粹是心理作用,如果们能克服这一点觉得能更上一层楼的。”

    这样的训练对这三个弱女子还算有效,但是对鸷鸟……作为吸血鬼的鸷鸟,想要让她累到喘粗气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所以不知道鸷鸟在这方面有问题没有问题。但是既然体力方面没有问题,去考虑后面的事情似乎就没有意义了。

    “气息……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呢……”

    在一旁旁听的骑士们也是涨了知识,对于南宫这样的人,可能一点就通,马上就能熟练地运用到实战中。

    “是啊,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呢……”

    大家脑海里直接响起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因为是在白灵领域里,能魔力传音很正常。

    “雪枫?!”

    在远处,莉亚看见雪枫正慢慢走过来。

    “没事了?”

    大家都围了上去,因为大家都很担心她的情况,虽然这次她是一个人过来的,那说明是没什么大问题了。但是看雪枫的样子,似乎很沉闷。

    “因为听说了静寂学姐的葬礼我才起来的,先去到了学院里,然后就到这边来了。”

    “哦,对了,可能还不知道,那个静寂学姐是……”

    “是机器人吧……我知道……我知道的……”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