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八话 怎么赢下的战争

    2091年7月8日12:13am虚拟世界某一处

    “战争?”

    “你的胜利条件是赢下这场战争。(www.k6uk.com)”

    “就这样?还有没有别的……哎哎哎等等!”

    刘蔷薇还没等克雷托说完,手指轻轻一抬,克雷托脚下的沙地慢慢抬高,那是一块一块面积很大但十分纤薄的石板把克雷托抬了起来。

    石板像飞毯一般,把克雷托往沙漠方向带去,速度快得克雷托都有些睁不开眼睛。

    突然石板一个急刹,差点没把克雷托甩下去。

    “喂喂喂!这可危险了。话说这是要干嘛啊?”

    石板现在又在缓缓下降,但没降到地面上,而是停在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木质高台上。

    不只这个高台,克雷托身后伸直凭空多出来了一个巨大的砂石城堡,而且里面街道发达,热闹非凡。

    克雷托刚看完这城堡,再回过头来,自己下方又多了许多人。这些人要么拿着刀剑,要么举着长矛,还有拿着弓箭带着法杖的。要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这些人全是沙人吧。

    “这些就是我的士兵了吗?怎么感觉……”

    “来吧!作为一名自豪的铁甲来打败我!”

    克雷托对面的森林响起了刘蔷薇的叫喊声,同时和克雷托这边一样,一座城堡从森林中拔地而起,密密麻麻的树人从森林中钻了出来。

    这些树人一出来就知道自己这边已经处于下风了。两边兵力相当,兵种构成也一样,但是树人阵型稳固,每个兵种构成一个方阵,不但整齐,而且排兵布阵相当严谨,给人一种犹如扎根地下的千年大树一般的安稳感。而克雷托这边的沙人,就如同沙子一样散漫。不仅阵型散乱而且毫无干劲。

    (这要怎么赢啊?)

    克雷托只得苦笑了。出于种种原因,克雷托常被刘蔷薇点名照顾,也可以说是特殊训练吧。每次都会以仲裁的形式进行,而且每一次的内容都不一样,但赢的条件只有一个:作为一名自豪的铁甲来打败我。

    克雷托也是每一次仲裁申请都接受了,总共大概是有近百次了吧,但克雷托只赢过一次,而且那次克雷托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赢的。

    (这次就算了吧,先把南宫他们找到,这次就应付一下吧。)

    “顺带一提……”

    克雷顿突然出现在克雷顿身后。

    “这次仲裁你要是输了你的意识量就归零了。”

    “唉?!”

    “在虚拟世界意识量归零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吧。”

    克雷顿说完后就从高台上跳了下去。

    “喂!哥,等等……啊!”

    克雷托本想跟着克雷顿,但这高台四周像是有面墙一样,克雷托一头撞上去却被弹了回来。

    “不是吧……”

    现在的处境简直绝望,可能大家不知道,在克雷托、雪枫和南宫组成小队之初就设定好三人一起进入时钟这个目标的。

    “现在只能考虑怎么赢了……但我怎么可能想得出来嘛!”

    克雷托早就承认自己是属于笨蛋的人了,思考这种事平时用不着,需要用智商时南宫和雪枫总能把事情解决得很好。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对,要先稳定军心……”

    就在克雷托碎碎念的时候,树人大军已经开始进攻了。剑士和长矛兵一同冲锋,弓箭手和法师在阵后支援。漫天的箭矢和绚烂的魔法有如铺天盖地一般飞了过来。

    克雷托在高台上还好,但底下的沙人士兵们可就遭重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士兵持盾上前抵挡还能一战,然而军心涣散士兵满脑子想的都是逃。

    “大家,不要乱,先整理好阵型准备好下一波进攻的防御啊!”

    克雷托想法没错,但可惜的是并没有人听他说话,更何况克雷托自己都处于一种混乱的状况中

    树人方的箭和魔法不仅打得沙人士兵们落荒而逃,也对城堡造成了许多伤害。

    克雷托老远就能听见城堡里的叫喊声,那是悲鸣声和哭喊声的混合。光是听声音就能想得到有什么样的悲剧正在上演,更何况在高处的克雷托把城堡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对克雷托来说这是最好的镇静剂了吧,不是自己受难而是自己要保护的人受苦受罪。作为一名铁甲,克雷托的自尊心正在崩坏,然而却不会崩溃,因为一旦铁甲都崩溃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仔细想来我唯一赢的那次也明明是被大姐头爆揍了一顿呢……”

    克雷托沉默了好一会儿,像是要脑海中寻找什么东西一样。突然眼睛一亮,转过身面对着他的已经溃不成军的沙人士兵们……

    (怎么突然就紧张起来了?!)

    克雷托站在高台上,底下士兵没有一个抬头看他,这样宏大又混乱的场面到底要有怎么样的领导力才能控制,加上刚刚失败的一次,这就是紧张的理由。

    也就是这他紧张的一瞬,树人的下一波攻击又来了,这次仿佛就是冲着城堡来的。比上一次更加密集的火力,导致就是克雷托身后的哭喊已经到达了地狱的级别了。

    (再紧张的话就来不及了!)

    克雷托像是逞强一般,也是要强行强行壮自己胆一样,往前迈了一步。

    那是要彰显自己存在感的一步。

    “都聋了吗!!!你们这些混蛋!!!”

    如要震慑山河一般,整个沙漠都飘荡着克雷托的声音,和着沙尘传到了每个士兵耳里。

    “想清楚你们的身后是谁!是你们的孩子妻子父母!你们!听不见他们在哭吗!!”

    怒吼过后是绝对的安静,沙人士兵也不乱跑了,只是抬头看着站在高台上的犹如大将军般的克雷托。

    不是逢场作戏,这只是克雷托把自己心中所想以这种方式说了出来而已。不过现在除了要说这些以外还有别的事情要安排……

    “弓箭手、法师靠后!弓箭手直接揍对面的前锋!待我方前锋调整态势!法师还放什么防御魔法啊!是个男人就给我全力进攻!剑兵别站着,把盾举起啊……”

    现在还要安排这些如梦初醒的沙人士兵的作战计划,克雷托像个大老粗一样(其实本来也是)用最直白的语言来命令这些士兵。

    “然后……”

    克雷托低语了一声,伸出手向前方探去,发现之前能把克雷托弹飞的墙已经不在了。

    “这才是有大姐头风格的仲裁嘛!”

    克雷托纵身一跃,跳到了沙人阵营的最前方。

    “长矛兵!随我冲锋!!!”

    给下属做榜样的最好方式就是身先士卒,这也是提升士气的一大方法,而现在的效果也是在克雷托意料之外的好。

    战场上确实有哪边声音大哪边就更强的说法,现在沙人士兵如沙尘暴一般袭向树人。刚刚还很嚣张的树人现在却显得不堪一击,在克雷托纯粹的暴力进攻战术下理应如此。

    克雷托在战场上也是老毛病不改,虽然冲锋在前,但他很少去进攻而是想要保护自己的沙人士兵们,每当有沙人士兵要受到致命伤时克雷托就会出现挡下这一击。就算是飞在天上的箭矢和魔法他也能掀起一道土墙来挡下。

    “保护自己身后的人!”

    这就是克雷托作为铁甲的信条、信仰。

    就这样沙人士兵在伤亡人数不多的情况下全歼树人军队。眼前就剩下树人方的城堡了,沙人士兵们个个摩拳擦掌想要大闹一番。

    “撤军!”

    “啊?!”

    沙人全军都响起了这样的叫声。

    “你们的武器是拿来保护别人的,不是去伤害别人的!”

    “说的好!”

    克雷托刚说完耳边就响起了刘蔷薇的声音,同时周围的沙人士兵都散成了沙子,两边的城堡也是随之坍塌。

    “难得你赢一次啊,克雷托。”

    “那还不是大姐头妳太严格了。”

    “跟你说了……唉算了。那么,有什么感触吗?”

    刘蔷薇绝不可能做无意义的事情,无论为什么要进行仲裁或是这场仲裁本身。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罢了,嘿嘿。”

    克雷托很多时候都是凭感觉做事的,要让他做总结什么的绝对——不可能。

    “哈哈哈,果然啊。上次你也是为了一个小孩子被我暴揍了一顿。”

    “那次仲裁我不是赢了吗?”

    “赢得一头雾水有什么意义?但这次……应该不一样了吧。”

    刘蔷薇最后一句话声音小得可怜。

    “啊?什么?”

    “没听见就算咯。我也该走了,毕竟现实世界那边全学院的学生都昏睡那金色铁甲的对外防御系统岂不是瘫痪了。”

    “走了?什么意思?”

    “我之前不是说了吗?如果你输了那么意识量就归零,这一点对她也是一样的。”

    克雷顿突然又出现在克雷托身后,怎么老是这么神出鬼没的?

    “老实说我对那个什么时钟不感兴趣,还有关于这次选拔赛一点我比较在意。”

    “怎么了?”

    “你有看到士兵职阶的学生吗?”

    “唉?这个……印象中没有。”

    按理说,这场选拔赛是每个学员都必须参加的才对,至于你想不想获胜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也准许直接离开选拔赛。

    “我也是,所以我也想早点回现实世界看下情况。”

    “那哥你呢?”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争一个时钟名额了。”

    “啊,时间到了。”

    此时刘蔷薇的意识量瞬间归零,也就是说马上就要消失了。

    “最后说一句吧,克雷托,你的潜力是无限的,搞不好你会成为未来最可靠的铁甲也说不定哦。”

    说完,刘蔷薇化作碎片消失在了这森林与沙漠的交界。

    “哥你也是这么看我的吗?”

    “你想在我这里找找自信?”

    “你就说一下感想嘛。”

    “不要。”

    “唉……就说一下嘛。”

    “不要。”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