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七话 天降陨石

    “简单来说,就是近乎时间静止的能力吧。(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万俟一边揉着脸,一边给大家讲解着晴荫的能力。

    “所以她就算自身魔法量不多也能做到短时间爆发,更别说她的魔法量本来就在平均之上了。”

    “也就是说她完全可以在那段时间里直接攻击我吗……啧!”

    霜炎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心情十分不爽。

    “不会啦,她不会做这种事的,好像说这是祭司的尊严什么的,一定要正面压制对方……这样子。”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或许是需要消化一下当前的信息。

    “为什么,要告诉我们?”

    南宫发话了,在他看来从万俟口中说出的话是否属实都是个问题。

    “因为雪枫要我说的啊……”

    “啊?就这样?她不是你的队友吗?说到底现在我们也算是你的敌人吧。”

    “你们知道了又怎么样。”

    “呃……这个……”

    正如万俟所言,知道了又如何。这种停止时间的技能实在是bug,可以说是攻守兼备,再说了那个叫荣狼的绝对会在晴荫身边寸步不离,要怎样才能打败这两人组。

    霜炎在一旁站着,摩挲了一会儿下巴,然后问万俟。

    “那个晴荫在使用时间静止的时候眼睛会发亮吗?”

    “唉?不会哦,一般会喊一声timeeater,眼睛会亮的话一般是用了幻术……嗯?!”

    “?!”

    万俟还没说完霜炎就知道已经糟了。

    此时大地突然抖动起来,地上的泥土发了疯一样地颤动着,随后又安静了下来。这样的安静最为可怕,霜炎心里很清楚这一点。

    突然,霜炎所站的地面冒出一根巨大的石锥,所幸霜炎反应快,要不然真会被这石锥刺穿。霜炎借力跳了起来,在高处他看见脚下的大地开始分崩离析,有的地方又像是被挤压一般凸起,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为什么我也中幻术了?!”

    还在地面上的万俟左躲右闪的,好像是他走到哪里,石锥就在哪里出现一样,简直狼狈不堪。

    霜炎调整姿势,平稳落地。正当他还在想如何去破解幻术的时候,地面上突然冒出一个持剑石人,二话不说就挥剑刺来。

    不管怎么样,被击中了一定会受伤的。霜炎也不含糊,反手就是一剑,石人被震成了小碎石。

    但还没等霜炎回摆好姿势时,他身后又冒出一个石人,双手穿过霜炎的腋下把他锁住了。霜炎力气不算小,但这石人力气更大,霜炎一时间竟动弹不得。

    此时霜炎前方又蹿出一个石人,这石人

    抡着拳头就准备给霜炎脑袋来一下。

    霜炎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紧缩眉头。在虚拟世界里是没有疼痛感的,有的只是与疼痛感相对应的疲劳感。

    然而霜炎什么也感受到,只是觉得自己的脑门被轻轻点了一下。等他睁开眼时,发现站在面前的不是什么石人,而是静寂,在身后锁住自己的是克雷托。

    “学姐,好了没?”

    不知为何克雷托一直紧闭着眼睛,甚至还把头扭到侧旁。

    “好了,结束咯。”

    “嗯?是吗?”

    克雷托这才把眼睛睁开,还把头探到前面看了一下霜炎的状态。

    “放开我!”

    霜炎用力挣脱,克雷托也顺势放开了手,明显能感觉到就算克雷托不放手霜炎也能轻松挣脱的样子。

    (这力气怎么回事?刚刚还能压制住他的?)

    克雷托也明显感受到了不同。

    霜炎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次他在虚拟世界设定的服装不是之前与南宫进行仲裁训练的那一套铠甲,而是一件浅蓝色的棉制品。

    “话说你也会中幻术啊,之前是谁跟我说魔法都是小儿科来着的。”

    静寂一脸搞事的表情,摆明了是在嘲讽霜炎,而平时表情一般只用在愤怒上的霜炎现在脸竟涨得通红。

    “哼,这次就是我不小心而已!下次见到那个小鬼我要她脸魔法都放不出来!”

    霜炎四处望了一下,发现万俟歪歪扭扭地躺在地上,雪枫和公主跪坐在他身旁正在帮他解除幻术。而不远处,莉亚也不知为何倒在了地上,现在南宫正在照顾她。

    “该不会刚才那个持剑的石人是她吧。”

    “是啊,你下手也不知道一个轻重。”

    “刚刚看她架势是要杀我来着,我好歹要做出相应的回击吧。”

    南宫看着静寂和霜炎拌嘴,一边也算是把莉亚抱在怀里好让她舒服点。

    此时莉亚也算是睁眼了,虽然没有失去意识,但是睁眼对一个疲劳感很重的人来说也是件非常难的事了。

    “唉?!为什么你会抱着我?!”

    莉亚对着眼前的状况似乎非常不适应,似乎是十分的慌乱。

    “为什么?总不能让妳干躺在这么脏的地上吧。”

    “放……放开我啦!”

    然而莉亚的力气只能足以支撑她说几句话,并不能自己站起来。但她把头偏到一旁,脸颊还微微泛红确实会让人浮想联翩。

    “就算妳这么说……”

    南宫也不禁把头偏了过去,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心里却突然心动了。

    (平时还好,近距离看她这种表情简直可爱过头了啊!)

    “???”

    看到这一幕的克雷托不禁头上冒出三个问号,心想这两人想什么呢?

    这边万俟的幻术解除也是很顺利,慢慢地恢复了正常。

    当万俟睁开眼睛时,发现雪枫和公主两位美女跪坐在自己身边。万俟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牵起了雪枫的小手。

    “这里是天国吗?”

    然而公主会允许这种人接近雪枫甚至牵雪枫的小手吗?当然不会,于是又是一个巴掌扇在了万俟脸上,又飞出了好几米。

    “你这种人还是直接去地狱算了。”

    “能见到雪枫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也死而无憾了啊。”

    万俟躺在地上,双手放在胸前,一副要入土为安的样子。

    “嗯?天使来接我了吗?”

    还没来得及闭眼的万俟,看见天上有许多闪着光的点,就像黑夜中的星星一样,虽然现在还是白天。

    “喂,该不会我的幻术还没解除吧。”

    “啊?幻术没解除的话你能说出这种话。”

    陷入幻术的人怎么可能会察觉自己陷入幻术了呢,是吧。

    “那妳看那是什么?”

    公主顺着万俟指的方向朝天上看去,也发现了天上那些闪着光的点,而且似乎越来越大了。

    “咳、咳,正在参加选拔赛的同学听得见吗?”

    空中传来了宙斯的声音,像是要广播什么事一样。

    “这个,到目前为止还未退场的同学比我们预期要多了许多啊,很高兴大家都成长了许多,但一方面我们也要控制人数才行……所以呢,我们给大家发放了一些礼物。比如这一次的恐龙灭绝模拟……”

    “恐龙灭绝?”

    南宫嘴里嘟囔着,莉亚现在也可以自己站起来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盯着天上的亮光,只看见这亮光似乎是越来越大,甚至后面还拖着一许红光。

    “不会吧……”

    克雷托有种不好的预感,事实上其他人也有同感。

    “那么给位同学,请努力在各种灾难中活下来吧。”

    现在从天上掉下来的,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陨石啊,虽说是在虚拟世界里。

    “不想死就跑起来!”

    全场唯一的铁甲——克雷托如下达命令一般吼叫着,所有人就算反应慢了点也行动了起来。毕竟如果就站在原地不动的话,那陨石绝对会砸到自己身上的,这一点看运动轨迹就能知道。

    大家都向不同方向散开,这个时候集体行动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公主跑脸一段距离后,回头一看雪枫被落在了后面。本来祭司的体力就不行,而雪枫在祭司里面体力也算弱的了。

    “不过这样也砸不到雪枫那里吧……唉?!裂开了。”

    公主边跑,边看着天上的陨石。发现那一大块陨石竟然分成了许多碎片,这样一来击地面积是大大增加了。

    (这样的雪枫会被砸到的。)

    想到这里,公主立马掉头跑向雪枫。此时雪枫还在一边喘气,一边用及其不规范的姿势奔跑着,突然发现公主突然转头跑向自己,不禁吓了一跳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突然……”

    “别停下!”

    “啊?”

    突发情况下,脑袋就会容易进入宕机状态,现在就是如此。

    “要来不及了。”

    陨石下落速度之快,感觉除了重力在牵引之外还有什么力量在推着陨石一样。

    “小雪,听好了!”

    “哎?!”

    “一定要进入时钟啊!”

    公主手里像是握着一团光一样,然后向雪枫伸了过去。

    “transport(转移)!”

    公主话音刚落,雪枫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刚刚公主的位置了,而公主却到了雪枫的位置。

    (不要有心理负担啊,小雪。这都是我们自愿的,作为妳平常关心我们的回礼也好还是处于对妳的喜爱也好。)

    “唉?”

    就在雪枫转头的一瞬间,陨石来了。面前没有人影,只有一块带火的巨石在嚣张着。

    “又是这样吗?”

    在这块烈火巨石面前应该会感到很热才对,然而雪枫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我说了别人不可靠的,还是让我……”

    “闭嘴!啊?!”

    雪枫不自觉地像是在跟别人对话一样,然而方圆十几米除了雪枫并没有其他人,应该说有的话那也被陨石压扁了。那刚刚在她脑内响起的声音是谁的?

    “够了,不能再维持现状了!”

    另一方面,南宫、莉亚和克雷托也各自走散,霜炎和静寂倒是在一起,但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单独行动也没什么吧。

    “呜哇,差点就死了,突然搞什么死亡礼物啊。”

    克雷托只管一路跑,等回过神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至少此处不是森林里了,而是跟森林完全相反的地貌——沙漠。两种地形衔接得极不自然,就像是硬生生地接起来一样。

    “呜哇,这可真是,只有在虚拟世界才看得到的景象啊……不对!我是跟南宫他们走散了啊,啊啊啊……怎么办啊……”

    “身为铁甲的你都慌了还怎么行?”

    克雷托身后传来了一位女性的声音,这声音对克雷托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呵呵……大姐头……”

    克雷托挠着头,转过身来面前的人不出他所料,就是第一学院铁甲排名第一的“堡垒”——刘蔷薇,也是现任五王之一。

    刘蔷薇职阶是铁甲,肤色稍黑但黑得十分健康,即使身体没有露出来也能想象出她经过锻炼后紧实有致的肌肉,笑起来也是十分开朗好看。

    “大姐头个鬼啊!”

    刘蔷薇毫不留情地给克雷托脑袋上来了一下。

    “啊……这里又没别人。”

    克雷托一幅要包头蹲防的样子,虽然没有痛觉,但由于在现实世界经常被这样对待似乎有种条件反射的意思。

    “谁说没别人啦。”

    刘蔷薇身后又有一个男性声音,这声音也是克雷托所熟知的,甚至比刘蔷薇更熟。

    “哥?!”

    “怎么?很惊讶吗?”

    “啊……我应该想到的,有大姐头的地方你肯定在啊。”

    “应该是我到哪里这家伙就跟到哪里才对吧!”

    这名男性就是克雷托的亲哥哥——克雷顿。

    说来他们俩俩的名字乍一听很像英文音译过来的一样,然而他们确实姓克,名字取成这样完全是出于他们母亲的兴趣罢了。

    还有一点,虽然克雷顿是哥哥,但在身高上却差了克雷托很多。克雷托身高是193cm,而克雷顿只有165cm,足足差了近30cm啊。顺带一提刘蔷薇的身高和克雷托差不多有192cm,所以即使刘蔷薇的体型不算壮实,也能把站在身后的克雷顿挡得严严实实的。

    “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很冷淡呢,不过这样还是很可爱啊。”

    说着刘蔷薇就把克雷顿抱着,脑袋不断地蹭着克雷顿的头,一脸幸福的样子。

    “呃,如果你们是故意到我面前秀恩爱的那我先走了。”

    “哎哎哎别、别,不好意思没把持住。”

    刘蔷薇似乎在两年前刚进学院的时候就对克雷顿一见钟情了。也没办法,克雷顿除了身高没什么缺点了,而且当时刘蔷薇的身高是170cm,也在克雷顿的接受范围,两个人理所应当地交往了起来。谁知道这两年女方一下子长了20cm啊,不过两个人似乎都已经习惯这样的高度差了。

    “不过这确实是个好机会。”

    “嗯?”

    “我刘蔷薇,现在以五王的名义向你发出仲裁申请,克雷托。”

    “啊?!现在?!”

    “可以吧,学院长。”

    刘蔷薇抬头对着天空说着。

    “但克雷托同学也是有权利拒绝的哦。”

    天空中突然又飘出了学院长宙斯的声音。

    “克雷托,给我接受。”

    刘蔷薇口气也不是很严厉,但每次都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让别人去服从她。

    “我……我还要去找南宫他们呢……下次吧……下次吧。”

    “给——我——接——受!”

    这四个字像是要打在克雷托脸上一样,让克雷托不禁后退了几步。加上那要别人绝对臣服的表情,学院长有时都要惧让三分。

    本来还想推托的克雷托已经不敢再去违抗刘蔷薇了,不是说想到了违抗过后会发生什么事,而是当下根本没有违抗的勇气。

    这就是学院排名第一铁甲的气场。

    “我知道了,我接受还不行吗?”

    克雷托双手举起,一幅受迫投降的无奈样子。

    “这才是乖孩子嘛。”

    刘蔷薇表情这才舒展开来,露出了她招牌式的微笑。

    “那么仲裁内容呢?是大姐头的话不可能简单地短兵相接那么简单吧。”

    “哈哈,你还真是了解我呢。没错这次的仲裁内容是……”

    “是……?”

    “战争。”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