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0843章 应荣妥协了

    “儿子啊,你发现没有?那家伙的手指很漂亮。(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慕子念用自己的手比划起来。

    “妈,您的关注点也忒奇特了吧?居然关心他的手指。”睿一有些啼笑皆非。

    自己这个奇葩妈就是这样,多么庄重的事儿她都能分析出笑料来。

    “我这关注点儿怎么了?他的手指漂亮,说明他保养得好,他既然会注重手部保养,说明他很爱他的十根手指,你试想一下,要是拿刀要剁他的手指,他会怎样?”

    慕子念白了自己这个天才儿子一眼,怎么这会儿就不天才了。

    “哎呀,对呀老妈,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睿一恍然大悟。

    不得不在内心佩服自己母亲的这份细心。

    还不得不承认,在很多事情上女人确实比男人有计谋。

    有些人你拿什么威胁他都没有用,哪怕是威胁到他的生命都无济于事。

    但是你找到他最在意的人或事,以这来威胁他,多半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那当然,你爸都认可你妈的智慧,就你当你妈是花瓶呀?”慕子念数落起来。

    “哪敢,妈,我从来就把您当成我的偶像,您没发现?”睿一赶紧讨好。

    “别跟你妈贫嘴,说吧,什么时候把这个人弄走,我现在太烦他在咱们家了,你看他那德行,好像谁该着他似的。”她噘起不满的嘴儿。

    “妈,这事咱得向我爸他们汇报汇报,您又立一大功了,不仅蒙出了那个蒙面人的身份,您还掐住了应荣的七寸,我妈真了不起。”睿一向母亲竖了竖大拇指。

    这马屁得拍,而且母亲的大功得记。

    凭心而论,这几件事儿要是没有老妈从中帮忙,他得绕更大的圈子、走更多的弯路才能查清。

    “那是当然,必须的。”子念得意起来。

    以往丈夫和儿子女儿们夸她,那都是哄她捧她。

    今天儿子这么夸她可是真心实意的,她听得出来。

    慕子念私下里和丁永强打电话详细汇报了这些事儿,并把自己的想法也告诉了他。

    丁永强的反应跟睿一当时的反应一样,对妻子这么处理不仅很满意,而且还很佩服。

    他很快和李洲他们几个联系了,让他们去查查包天成的老底儿。

    海岛这边他和顾标也抓紧准备好把应荣接过来。

    欧阳乐和华山一听说已经找到了应荣,都非常惊讶。

    “丁先生,您说这么两天就把应荣给找到了?这是真的?”欧阳乐又惊又喜。

    “丁先生,光找到没有用,还要能保证让他答应到岛上来一趟才行。”华山冷冷地说。

    他没有怀疑他们是否找到应荣,他倒是担心应荣会拒绝前来。

    如果是这样,找到人又有什么用呢?

    “二位博士请放心,我一定会把应荣接过来,到时候还请二位教授多费心了。”丁永强说得倒也客气。

    华山当即无话可说。

    “关键还是得让应荣来到岛上之后肯为云朵恢复记忆才行。”云颢尘说。

    女儿是他的,对一名几近绝望的父亲来说,他现在只关心这个。

    “云颢尘,你放心,我丁永强能把他弄到这岛上来,我就有办法让他心甘情愿地把云朵治好!”丁永强语气坚决地保证。

    云颢尘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重重地拍了拍丁永强的肩膀。

    那意思是,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应荣在湘园的第四天。

    他已经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自从那天慕子念和丁睿一来过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进来找过他。

    他每天依旧跟头两天一样,吃了睡、睡了吃。

    吃完睡完无聊难受就在屋里不停地溜达,以消磨时间。

    这间客房里,要电视没电视,不过墙上有安装过电视的痕迹,估计是临时拆走了。

    要书没书,连想看书打发时间都不可能。

    玩手机?那更是做梦。

    刚进来的那夜就被搜了身,别说手机,连手帕都没收了。

    幸好他应荣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否则在这屋里想自杀都不可能。

    四周连个自杀的条件都没有。

    应荣只好百无聊赖地躺一会儿、坐一会儿、走一会儿。

    时间过得特别慢,慢得他心生狂躁,可是又不敢在这里发泄。

    他不知道屋内被安装了监控,但是他知道门外就站着两尊铜佛似的高大保镖。

    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他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几乎要完全崩溃了。

    可是,这几天却一直没有人来。

    他就连这妥协的机会都没有。

    他呆呆地看着屋顶,咬了咬牙,像是作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

    他突然一个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

    站到镜子前,整了整身上的衬衫和领带,确定穿着没有任何瑕疵,这才放心了。

    他大步走到门口,用力拍打着门喊:“快开门!快去叫丁家的人来!我有话要说!”

    门外没有人回应他,但是他听到有一人走远的脚步声。

    他知道,两个保镖中的一个走远了,去报信儿去了。

    他又走回椅子上坐下,等着丁睿一或者慕子念来。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高跟鞋的声音,知道是慕子念来了。

    他沉下了脸,端着架子坐在椅子上,眼皮低垂看着放在腿上的双手。

    门开了,他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一抹湖蓝色的身影进来。

    “应博士,听说你要见我?”慕子念客气地问。

    “嗯!”应荣拿捏着架子。

    慕子念一眼就看穿他在虚张声势。

    更由此看出他的心慌和急躁。

    “好吧,那你请说吧。”子念说。

    他随即拉了一把椅子,在他的对面坐下。

    她也故意装作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让应荣倍感压力。

    此刻是应荣求她,自己也得端着点儿,站在主动的位置不至于被他牵着鼻子走。

    应荣心里更有些慌乱,这个女人看似一副纤弱的样子,还挺不好对付的,连台阶都不给他下一个。

    “应博士是因为无聊想要找个人来说话?可是又无话可说,对吧?”子念见他不作声,又开口说。

    应荣还是没有吭声,不是他不吭声,而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之前组织好的语言全乱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竟然给人一股强大的思想负担。

    以至于使害他临场忘了台词儿。

    “怎么?应博士不说话那我只好走了,我还忙着呢。”子念站了起来。

    “哎哎别,丁夫人请坐”应荣急忙站起来喊。

    慕子念笑容一收:“怎么?应博士有话要说?”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