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六章 见任重远

    很快,一架大飞机缓缓降落在航站楼外的机场上,所有人开始登机,上了飞机,一帮人又开始照相合影。(www.k6uk.com)

    不一会儿,飞机开始缓缓滑行,猛地一震就离开的地面直冲云霄。

    三个多小时之后,缓缓落在了广市,众人从飞机上下来铺面而来的就是滚滚热浪,汗水瞬间就把衣服打湿。

    “这他妈的简直是下火了!”

    所有人都大叫着,大家往外正走着,还没进入航站楼,明媚的天空就变成了阴天,倾盆大雨随即从天而降。

    “啊!快跑!”

    短短不到两分钟,大家就经历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天气,搞地所有人都很郁闷。

    航站楼外面已经有三辆豪华大巴车在等候这些运动员,他们今天要在广市休息,明天再乘坐汽车前往深市。

    “刘琅,你过来一下,有人找你!”

    鲁明志在前面大叫。

    “找我?谁找我?”

    刘琅微微吃了一惊,自己在广市也没熟人呀!

    “这位是王秋发同志,是广市的秘书长!他特意来接你到市政府,任重远书记要见一见你!”

    鲁明志把刘琅带到了一位中年男子跟前。

    “任重远!他要见我?”

    刘琅想了起来,吴荷曾说过自己的小岛经济学曾经帮过这位粤省的第一号人物,当时对方说欠了自己一个人情。

    这位任重远在刘琅的心目中有很高的威望,在改革初期,很多人都对特区的做法表示反对,有的人甚至说特区搞得完全是资本主义那一套,必须要对其制止,而任重远顶着压力,坚决实行开放政策,有一段时间甚至把国家下达的要放缓经济发展的命令当成了耳旁风。

    可以说,没有此人在粤省坐镇,后来这里未必能成为国家开放程度最高的省份。

    “好,既然任书记下令,那我就去看看!”

    刘琅点了点头,这样的人物他也想见一见。

    “呵呵,刘琅呀!不是命令,是请你过去,任书记说他欠了你两个大人请,平时没时间,这一次正好你路过粤省,他要尽一下地主之谊。”

    那位王秋发笑着说道。

    “我们也去!”

    孙虎和莫兰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刘琅身后,孙虎不动声色地说道。

    “你们是谁?”

    对方一愣。

    “他们是………!”

    鲁明志在对方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

    “哦,哦,好,两位同志辛苦了,那咱们就上车吧!”

    对方立刻明白了,刚忙把三人接上了一辆小轿车,鲁明志要安排其他人的住宿问题,所以并没跟着去,而木小虎也没跟着刘琅,这任重远曾是他爷爷的部下,是他长辈,见了面还得客套,所以干脆就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当车子驶入广市,刘琅看到市区里吊车随处可见,处处都在大搞工程建设,街道上的老百姓穿着也很时尚,比首都还要开放一些,改革的前沿阵地名不虚传。

    “还是广市好呀!光是楼房,恐怕就比首都要多了!”

    刘琅感慨道。

    “那是,全国最高的建筑可是我们的白云宾馆,一百二十米……快看,那个就是!”

    王秋发指着不远外的一栋大楼说道。

    果然,远处一栋白色的大楼清晰可见,一百二十米,呵呵,放在现在是全国第一高楼,等到十年之后,那就是“低矮”建筑了。

    很快,车子就驶入了市政府院内,停稳后刘琅、孙虎和莫兰下了车。

    “三位跟我来!”

    对方带着他们走进了大楼,来到了任重远的办公室外。

    “任书记,人我接来了,这两位是上面派来保护刘琅的同志!”

    王秋发推开房门对着一位正在写着东西的老人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哈哈,几位赶紧坐,小张,快去那两**冰镇饮料来,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到了夏天太热了,受不了。”

    “任书记好呀!”

    莫兰跟对方打了声招呼。

    “莫兰你亲自来了,看来老人家对刘琅的确是重视呀!来,来快坐!”

    任重远显然认识莫兰。

    屋里面点着空调,丝丝凉风让人好受了不少。

    “任书记,早就听说你在粤省大力推进开放,我这一路上可是看到了很多连首都都见不到的景象,光是这楼房,全国其他地方加起来都没你们多呀!”

    刘琅笑了笑说道。

    “基础设施当然要搞好了,但我们的改革根本还是要引进技术,你那本小岛经济学里可是写的明明白白呀!”

    任重远看着刘琅,的确是个小孩子,比他的孙子都小,但就是这个小孩子可是帮了他的大忙。

    “随便写写罢了,如果再过十年再回头来看,改革开放那是大势所趋,谁也无法阻挡,而粤省就是国家的排头兵,到时候任书记的壮举足以载入史册!”

    刘琅可不是给对方戴高帽,未来史料里对任重远的评价非常高,说是载入史册也不为过。

    “哈哈,你这个小鬼,说话跟大人一样,什么载入史册,那些东西不是我考虑的事情,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我自己,这就足够了!”

    “要是每个人都严守这三条,那国家可就大有希望了!”

    一旁的莫兰笑道。

    “对了任书记,我听说上面正在讨论特企改革的事情,这件事现在不知怎么样了?”

    刘琅最担心的是特企改革,作为粤省主官的任重远也应该知道这件事。

    “我听说这特企改革可是你刘琅第一个提出来的,真的是这样吗?”

    任重远笑着问道。

    “算是我和吴教授一起想出来的吧!”

    “你这个特企改革非常好,但是也遇到了不小的阻力,尤其是冯友军副总理,对这方案忧心忡忡,当然,他是担心在实施中会让老百姓受到损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改革嘛,就要大胆前行,不能瞻前顾后,只要咱们把能想到的问题都考虑到,相信会把矛盾降到最低的………好在最后这个方案得到了通过,现在已经开始逐级讨论,应该在今年年底就会以正式文件的形式下发到各个省市!”

    “那就好!”

    刘琅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稳。

    “不过我可等不到年底了,现在我就开始在粤省内把这个风放出去,让那些想要私有化的个人开始准备,而且各个部门也着手准备员工的安排问题,对不愿意进入私人企业的人,政府安排工作,愿意进入私营企业的工人,政府和私营企业联合对他们进行培训,我们一定会做到即把企业搞活,也让百姓放心。”

    任重远做事永远要比其他省份快上一步,连带着整个粤省都是如此,十多年后粤省总结这个时期最重要的一句就是:绿灯快步走、黄灯抓紧走、红灯绕着走,这里的“灯”,指的是国家的某些限制政策,这也说明南方人的头脑非常灵活,不像北方人那样死板顽固,虽然有弊有利,但在改革初期法制不健全的情况下,灵活的头脑无疑为南方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我也同意任书记的这个决定,咱们粤省就是要做国家改革的排头兵,更不用说粤省还有深市和蛇市两家特区,特区嘛,就是要比其他地方更快!”

    刘琅非常赞同对方所说。

    “哈哈,怪不得连吴荷教授对你都大加赞赏,说你的脑子里装着太多别人看不懂的道理,现在看来,你的眼界也比别人强多了!你是我老任的知音呀!”

    任重远非常高兴。

    “对了任书记,咱们三水市有一家三水思江啤酒厂,前些日子还创立了一个“健力保”的品牌,成为了国家奥运会的指定饮料,我觉得这家厂子应该可以进行特企改造!”

    刘琅念念不忘的还是“健力保”。

    “三水啤酒厂!我想起来了,没错,它是个小企业,去年实行了承包制,但效果不是很好,今年那个厂长……叫做什么来着?”

    “李经天!”

    刘琅道。

    “对,叫做李经天,这个人搞了一个饮料,起了个健力保的名字,名字很响亮嘛,竟然还弄了个易拉罐的包装,一下子成为了国家奥运会的指定饮料,让人出乎意料呀!怎么?你认识这个小厂?”

    “呵呵,不瞒您说,这李经天找到我们华夏工业科技想弄一套易拉罐生产线,可是咱们国内可没人能做得出来,好在我和美国的可口可乐公司认识,就让那他们给李经理代工帮助一下,我觉得这家企业很有潜力,现在虽然穷,但是只要给李经理足够的权利,他一定能把这个品牌做大做强。”

    “哦?还有这一回事?是你帮他找的可口可乐来代工?”

    不光是任重远吃惊,连一旁的莫兰都觉得有些惊讶,可口可乐可是美国赫赫有名的大企业,怎么还跟刘琅有了关系?

    “好,这个李经纬我会找时间和他谈谈的!”

    一省的一把手亲自要见一个产值只有几万元的企业厂长,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要不是刘琅,那李经天连市长都见不到。

    两个人又聊了半天,刘琅对改革开放的眼界无人能比,从引进外资到如何扶持小企业发展,不到一个小时的谈话就让任重远得益匪浅。

    好家伙,吴荷说他聪明绝顶,眼界非凡,我看还是低估了他,这小鬼简直是对改革有着比我还深的认知,这种人才可是国家的宝贝呀!

    晚上任重远特意在白云宾馆招待了三人,这里也是运动员们下榻的地方,当然,任重远可没闲工夫招待旁人。

    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让刘琅真正领略到了粤省那“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