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同样的目标

    赵弘扬好似无意提到了邓老,但冯友军等人却是眼皮直跳:你这老赵,看来是使出杀手锏了………!

    老家人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会关注,他公开说得每一句话都有含义,绝非随口而出,他对刘琅的那一句话看似随意,实则可不是简单的搪塞。(www.k6uk.com)

    “会有一个让你满意的结果!”

    这什么意思?让刘琅满意不就是通过这个方案嘛!

    老人家现在很少参加什么经济会议,主要是他的年纪太大了,八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和他们这群六七十岁的“中年人”相比?

    但是老人的意见那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只要他明确表态,即便很多人不同意,也不敢公开反对,他的声望可摆在那呀!

    能和他相比的也就什么木老、陈老等几位,但问题是木老还是站在邓老这一边,陈老倒是有些意见,但也从不明确站出来。

    好在邓老从不轻易表态,比如之前在放开雇工人数的问题上,即便很多人猜测他一定会赞成,但也要先到南方看一看,在看到特区搞得有声有色后才最后拍板,持续一年多的争论之声顿时就沉寂了下去。

    这一次关于企业改革的问题邓老也没表态,但是在回答刘琅的时候非常巧妙,说他表态吧,没直接说,说没表态吧,那这话是什么意思?在座的这些人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少年了,这要是再不明白,直接去死算了。

    “这个赵弘扬,把老头子搬出来了………!”

    冯友军虽然生气,但也没办法。

    “改革开放是让国家富强,无论是谁,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但很多问题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不断的摸索,现在吴荷他们搞出来这个改革方案,我看是有些操之过急,当然,就如弘扬同志说的那样,试验性质嘛,实在不行也可弄一弄,但是我的立场必须要表面,弄可以,要有限制性的。

    首先企业必须是那些快要破产的企业,不能是效益好的还有必须有人愿意接,不能强行摊派,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工人们的安置问题,政府要承担起主要责任,愿意放弃公职的,可以按照方案上的进行,不愿意放弃公职的,政府负责替他们找另外的工作,一切都要由工人自己说的算。

    还有那些放弃公职的,养老问题必须要完全落实,不能稀里糊涂………对了,土地不能给那些私有业者,特企毕竟不是特区,土地这是一个原则问题,绝对不能放开,一旦放开这一条,最后咱们国家的土地都要归了个人,这可不行!

    你们不是说要把私有化和承包制放在一起比一比吗?好,现在有一家海盐衬衣厂,这可是咱们树立起的改革先锋,就和这家厂子比,三年时间,我倒要看看挑选出来的私有化企业能不能超过这家工厂,要是真的超过它,我就认输!

    冯友军此时也不再坚持自己的主张,但是还是提出了几点要求。”

    冯友军其实早就知道这个方案的通过自己无力阻挡,但他也要阐明立场,要把老百姓的损失降到最低,他提出的这几条已经是自己的底线了,如果对方不答应,即便最后方案通过,他也不会在通过决议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老冯你提的这几个意见很好,很有建设性,吴教授,你要把冯副总理的提议加到方案中去!而且我也想看看这两种方式孰好孰坏,不是有那句话吗?择其善者而从之,不善者改之,咱们都是在摸索呀!”

    赵弘扬说话的同时还指了指坐在后面的吴荷。

    冯友军难得松了口,让赵弘扬都松了口气:还是把邓老抬出来好使呀!

    他也知道,冯友军这是在和他讨价还价,即便方案我无法全部阻止,但是某些细节我还要坚持,这对于我来说就是原则,绝对不能动摇,即便是邓老陈老来了也无法让我改变。

    “嗯,没错,冯副总理的提议对我也是一个启发!而且我也相信这种竞赛会把我们的企业真正搞活!”

    吴荷赶紧回答道。

    冯友军拿起茶杯喝了口水。

    “唉,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了,希望一切都别出乱子呀!”

    冯友军心中暗想。

    在后来者看来,冯友军这些保守派的做法有违改革的方向,甚至说阻碍了改革的进度,可那是马后炮的说法。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改革的正确方向,也没有人知道这样改革的后果是什么,他们只知道要改变现状,要不断尝试,保守派也是如此。

    只是改革派主张要解放思想,大胆尝试,通过不断试验找到正确方向,即使是出现些许问题也无关紧要。

    而保守派主张要小心改进,谨慎前行,宁可慢些,稳定第一。

    虽然过程不同,但是两方的目的都是一样,让国家强大,让百姓富裕。

    而现在国家的改革形式看起来是改革派的一方占了优势,根本原因还在于邓老的态度,别看老人家年纪不小,但他年轻时出国留学,见识过西方工业的强大,改革开放后又去了最发达的美国,这个一直被国人痛骂的“帝国主义”给了他太深的印象两国的差距太大了。

    这无关信仰只在科技,科技强大就能创造财富,才能国家富强,才能百姓富裕。

    正因为国家的科技太落后,而西方发达国家的科技还在不断进步,如果国家还小心改进谨慎慢行,这差距就会越来越大,国家等不了,百姓也等不了,只能放下一切包袱,轻装上阵,就是摸着石头,也要渡过凶险莫测的激流,这就是老人家的方针。

    吴荷提交的三年改革方案经过将近一个月的讨论,终于在赵弘扬这几位领导间有了初步统一意见,经过修改没有问题后还要交给中顾委,那里才是重头戏,不过邓老表了态,他们这些老人儿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不是还有一位木老嘛,他也是改革派的坚定支持者,有这两大“真神”坐镇,别人也不会反对了。

    中顾委的老人儿们通过,还要将各部委行办的人找过来研究具体的行动方法,这里就是个麻烦过程,需要方方面面的协调沟通,最后这个方案真正开始实施,恐怕得到年底左右。

    吴荷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刘琅,虽然还没板上钉钉,但也算是初战告捷,这是个大好事,不过刘琅没时间庆祝,因为他三天后就要出发前往美国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