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五章 挖制片厂的墙角

    刘琅和木小虎商定的结果就是两人合办一家公司,木小虎出资二十万元分占百分之五的股份,因为受到刘琅话的激励,他本想再拿出二十万变成百分之十的股份,不过刘琅说什么也不再给他了,这百分之五已经是极限。(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木小虎虽然不怎么满意,但也能接受,一年收入几亿美元的大公司,就是百分之五,也有几千万美元了,这还是一年,年年这么分,他几辈子也花不完。

    当然,这只是两人的初步协议,要想把公司建起来,那些绘画的大师傅们才是关键。

    下午五点多钟,两人吃了点饭后再次回到了美术制片厂,刘琅上午已经问好那位卢春忠师傅的住处,就在制片厂后面不远的一栋住宅楼里。

    这栋住宅楼年头也不短了,属于最早的一批筒子楼,一共六层楼,这种楼是半封闭式的,一条长走廊串连着许多个房间,所以每一层都住着十几户人家,几户人家共用一个卫生间和厨房,生活很不方便。

    刘琅也不知道这位卢师傅住在那一户,看到楼下有位中年人上去问道:“大爷,您知道卢春忠师傅在哪住吗?”

    “老卢呀!在五楼十三单元!”

    对方随即回答道。

    “谢谢大爷了!”

    刘琅一招手,带着木小虎上了楼,楼道里四处堆满了杂物,什么蜂窝煤,什么破碎的玻璃暖壶,还有一堆堆的垃圾,垃圾堆里还突然窜出一两只老鼠来,吓了刘琅一跳。

    现在已经到了三月中旬,温度逐渐变暖,走廊里弥漫着一丝腐烂的气味。

    “这地方,真不是人住的!”

    木小虎捂着鼻子嫌弃道。

    “没办法,老职工住宅都是这样,现在首都正在建设福利房,不过人多房少,很多职工即便有条件分到福利房也得等上几年的时间,如果分不到,那就没办法了。”

    刘琅两人按照门牌号很快就找到了十三单元。

    “应该就是这家了!”

    刘琅看到这户人家的门没有关,其实这栋楼里住的人相互之间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门一天不关也没关系。

    “有人吗?有人吗?”

    刘琅敲了敲门大声问道。

    “谁呀谁呀?”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话音未落一位年纪五十左右岁的女人就来到了门口。

    “这里是卢春忠老师傅的家吗?”

    刘琅问道。

    “你是谁家孩子?”

    对方低着头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小孩和年轻人有些纳闷,怎么还来个小娃娃?

    “呵呵,我来找卢师傅,我们上午见过面的!”

    刘琅笑着说道。

    “老卢,有人找你,有人找你!”

    对方转过头对着屋里喊了两声,不过没人搭理他。

    “老卢,你别画了,有人找你有事………!画,画,画,你画多少也赚那点钱!”

    妇女带着怨气地吼道。

    “谁呀?我正忙着呢!”

    卢春忠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哪知道谁?你们上午见过的!”

    “让他进来,我没工夫出去!”

    对方也吼了一嗓子。

    “进来吧进来吧,小心点脚底下!”

    女人转头带着两人走进了屋。

    屋里地上也是放着各种杂物,没有多少下脚的地方,两个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卢春忠的家很小,也就三十平米吧,有两个房间,不,应该是三个房间,其中一间房间被一层木板隔开分成了两个小房间,最大的一间有十多平方米,应该是卢春忠两口子住的地方,里面放着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一个大衣柜,剩下的地方全部是纸张和染料,还有数不过来的半成品或者成品画,床上、桌子上衣柜上,乱七八糟随意的堆放。

    卢春忠正坐在桌子前戴着花镜拿着笔仔细地画着,刘琅两人到了近前也没抬头。

    “卢师傅!”

    刘琅开口提醒了对方一下。

    卢春忠听到声音才抬起头来。

    “你们是?”

    卢春忠也就五十多岁,这个年纪只能算是中年,不过头发已经斑白,看起来更像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

    “卢师傅,我们上午去过您的厂子,戴郎厂子还带着我们到过您的车间。”

    “哦!你们是市里来的领导呀!不对呀!你这个小孩子算什么领导?”

    卢春忠看到刘琅立刻发觉不对,这不就是个小孩子吗?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琅,他叫木小虎!”

    刘琅说道。

    “刘琅?木小虎?你们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对方有些不解。

    “谁?你是刘琅?”

    另外一间屋子里的那位女人听到这个名字一下子就窜了过来。

    “你就是刘琅?那个神童?”

    对方满脸惊讶的看着刘琅。

    “就是他,他就是刘琅!”

    木小虎在一旁说道。

    “没错没错,就是你了,我在报纸上看过你!”

    对方像看一个怪物一样不断的打量起刘琅来,上至国家高层,下至普通百姓,刘琅的大名当真是人人皆知,户户皆晓。

    “哦!我想起来,是有一个神童叫做刘琅,上午就是你去的我们厂子呀!这我倒没看到。”

    卢春忠显然对这位神童不怎么好奇。

    “来来来,两位坐着说!”

    那位妇女听到来人就是那位传说中的神童,态度立刻变了,从一旁拿出两个小板凳放在了地上。

    “谢谢大娘!”

    刘琅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上去,木小虎没有动,坐在这小板凳上那不是要仰望对方了吗?他才不会坐。

    “刘琅,你和我家老卢先聊着,我厨房还做着饭先去看看,等一会儿就在我家吃饭呀!”

    女人还很好客。

    “不用不用!”

    刘琅赶忙说道,不过没等他说完对方已经出去了。

    “你们是来找我的?”

    卢春忠把笔放了下来问道。

    “没错,我就是来找您的,想要替我们公司工作!”

    刘琅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了来意!

    “什么什么?什么替你工作?什么意思?”

    卢春忠一愣,根本就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很简单,就是我们开了一家企业,请你来给我们工作!”

    木小虎在一旁说道。

    “你们开了一家企业?我……我不明白!”

    卢春忠满脸的问号,还是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私营经济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不算是太新鲜的事情了,但是很多人的思想里私营经济只是那些个体户,比如早上摆摊的那些人,个人开办的也多是什么饭店之类的小部,敢说企业的没有几个,很多人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卢春忠这种只对自己的工作专心,不问其他事情的“书呆子”,不明白刘琅的话也是正常。

    “是这样的,现在国家不是改革开放嘛,允许个人成立企业,所以我们就成立了一家企业,需要像您这样的能画画的人才,想让您加入我们的企业,为我们工作,这您明白了吧!”

    刘琅开始挖起了制片厂的“墙角”。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