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一章 赵校长的无奈

    华夏大学和三厂的合同很快就签署完毕,三厂为华夏工业科技代工制造零件,每一套会得到十二块钱,抛去材料费外,每一套三厂能获得十块钱的利润,按照现在三厂的产能,如果全力开工每年生产个七八万套没问题,这还是现有设备的产能,如果增加设备还可以增产,这么算下来每年的利润差不多能达到一百万元,这么多钱在八四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孙明凡绞尽脑汁也觉得是花不出去的。(www.k6uk.com)

    这件事结束,刘琅难得有了一段消停的日子,再次回到了平静的学习生活,每天除了跟着大三学生上课外,他也抽出一些时间去听一下数学和化学的培训。

    这两门培训课对刘琅来说还是没有什么问题,教授的都是高中时的知识,一点难度没有,唯一让刘琅有兴趣的就是传授数学的那位老师。

    在讲台上讲课的是一位年逾七旬的老者,身材消瘦一头白发,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穿着一身朴素的棉布衣服,脚上则是一双最平常不过的粗布棉鞋。

    老者相貌平常,但是他却是刘琅见到的第一位“传说”中的人物,一位之前只在课本上出现的人物,这个时代每一位上过小学的孩子都知道他的名字,他就是著名的数学家华罗更。他的名字叫做华罗更。

    在前世,这个名字可是家喻户晓,甚至比那火箭之父钱雪森和邓稼显还要出名,刘琅对这位数学家也是充满了敬意,不过让他有些不解的是,这么一位世界闻名的数学家怎么给一帮小孩子上课了。

    现在华罗更的职务可是国家科学院的副院长,每天管理着各种事物,他的学识那是货真价实,让他来给一帮小孩子教课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不,是杀虫用牛刀,根本没有必要呀。

    “国家可真是使用人不要命,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数学家,身体还不好,竟然还要天天给一帮只学到高中的小孩子上课,真是浪费,不行,我得跟学校说说!”

    刘琅暗自想着,他在前世看过这位科学家的简介,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明年,也就是八五年,华罗更将会到岛国参加一次学术会议,结果在做演讲时心脏病突发倒在了会场,被送到医院后就去世了,试想一下,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还要给一帮小孩子讲课,能不累了?如果自己不碰到他也就算了,既然让自己遇见,那就要阻止这次意外的发生。

    现在已经是三月中旬,华夏大学早就恢复了以往的喧闹,校园里的每个角落里都有学生们在打闹嬉戏,还有不少“文艺”青年依旧是拿着吉他在湖边树林中弹唱,不过他们唱的歌几乎都是刘琅的那首“同桌的她”。

    即便是所有人都认识刘琅,但看到刘琅这个身材矮小的小孩子在路上走过时,还是会引起不少人的讨论。

    “听说了吗,刘琅现在去跟大三上课了,这个小家伙,才是大一吧!”

    “你懂个屁,我听说刘琅被选入了奥运会参加竞赛了,过几天就要到美国去………看看人家,五岁就能坐飞机出国,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到美国看看!”

    周围尽是羡慕的目光,都把刘琅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加快步伐向着赵天明的办公楼走去。

    “小刘琅,到这来干什么呀?”

    “小刘琅,你的那家公司怎么样了?”

    “小刘琅,我给你介绍一个小姐姐认识好不好………!”

    在办公楼里依旧是有人不断的骚扰刘琅,好不容易他才到了赵天明的办公室门外,还没等他敲门,门里面就传出了赵天明的声音。

    “鲁部长呀!那位张大师一天也没在华夏大学上过学,你让我给他颁发一个教授学位,这不合规矩也不合常理,不好办呀!”

    赵天明接电话的声音很大,语气已经带着不满。

    “嗯,嗯,唉,鲁部长,你也是位科学家了,怎么也相信这个?”

    “是,是,我也知道你的难处,这么的吧,我跟同事商量商量,实在不行就给那位张大师发一个假的证书………对,对,把这件事搪塞过去就行了,好,我知道怎么办了!”

    刘琅从门缝听着对方的谈话,直到赵天明挂掉电话才敲了敲门。

    “进来吧!”

    赵天明的声音有些无奈。

    “赵爷爷!”

    刘琅推门走了进来。

    “哦,是小刘琅呀!怎么想起到我这里了?有什么事情吗?快坐快坐!”

    看到是刘琅,赵天明露出了笑容。

    “赵爷爷,我今天参加了数学培训课。”

    刘琅也不客气,坐在了沙发上。

    “哦,数学课是华教授亲自传授,他的学识全国都是数一数二,你听一听一定是很有用。”

    赵天明给刘琅倒了杯水。

    “谢谢赵爷爷。”

    刘琅接过水杯。

    “华教授的学识当然很厉害,讲的课也是通俗易懂,可是我看他讲课时总是捂着心口,脸上有时还有很痛苦的表情,似乎是身体不是很好,再说了,那些知识都是高中的课程,让华教授来教,似乎是大材小用,我想还是让其他人代替吧,万一华教授因为劳累病倒了怎么办?”

    刘琅随便编了个瞎话。

    “什么?刘琅你说得是真的?”

    赵天明吓了一跳。

    “当然是真的,所以我才来找赵爷爷您。”

    “哎呀,也是,我也听说过华教授的身体有些问题,前年还住过院,不过这次是他亲自请缨要给你们上课………这样吧,一会儿我给鲁明志打个电话,你说得没错,高中的知识根本不用他来教………唉,他也是对你们这些年轻人报以太大的期望,不过身体还是最重要的,总不能身体有病还托病上课吧,这个老华也是的。”

    赵天明和华罗更两人也是好友,听到对方身体有病立刻关心起来。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赵爷爷,刚才您在电话里说什么张大师………是什么事情?”

    刘琅再次问道。

    “唉,这件事说起来就让人心烦,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再练气功,这件事你知道吧!”

    “知道呀!就是一帮人在地上爬来爬去好像傻子一样。”

    刘琅回答。

    “呵呵,你这个回答倒是很贴切,不过他们可不认为自己是傻子,总是觉得能练成什么厉害的本领,这怎么可能嘛,纵观咱们国家历史,任何朝代也没有人能出什么飞天遁地的本事来,有也只是在神话故事里,可是现在有很多人都相信,不光是普通人,上面有一些大人物也相信,去年国家就成立了一个人体潜能研究所,负责人还是一位将军,另外还有一些部门的负责人……真是的………。

    刚才鲁明志给我打电话,说这位将军亲自下了命令,让华夏大学给一个叫做张宝输的“大师”颁发个生命学院的荣誉教授证书,这不是扯淡嘛,他张宝输是谁?我都不认识,说给证书就给了?可那是上面的命令,不给不行,唉,没办法,没办法呀!”

    赵天明连连摇头,语气中带着愤怒和无奈。

    “张宝输?原来是这个家伙。”

    刘琅暗道。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