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章 考察

    “冯副总理,虽然吴教授的一些观点我并不认同,但是解放私营经济,打破七上八下的禁锢,这一点我还是赞同的。(wWw.goalkeeping-museum.com)。 ”

    厉为宁笑着说道。

    “你也觉得这是合理的?”

    冯友军有些吃惊地看着对方。

    在他印象这中厉为宁和吴荷两人非常不合,两人分属不同的经济学派,而且他们一位是华夏大学的教授一位则是首都大学的教授,两个学校在各方面都较劲,都想压对方一头,而且对于改革开放他们也有着不同的意见。

    吴荷主张大力发展私营经济,即使是股份制企业也要向私营经济方向发展,而厉为宁则主张以股份制企业为主,私营经济为辅的改革方式。

    相比较而言吴荷更激进一些,厉为宁则是温和一些,所以吴荷有被称为激进改革派,厉为宁是为温和改革派。

    这也是反映了现在高层之间的分歧,有些高层站在了吴荷一方,认为既然改革就要彻底一些,而另外一些人则支持厉为宁,他们认为可以给企业经营自主权,但是在根本上还要以公有制为主体,允许私营经济存在但不能让他们超越底线,冯友军就是这个观点的代表人物。

    现在吴荷抛出的这个观点就是要彻底打破私营经济发展的壁垒,一旦取消“七上八下”的限制,那可以想象,到那时,国家的私营经济将一发不可收拾。

    “老吴,刘琅写的这篇文章的确立意独特,站在了我们看不到的角度,但小岛经济学这个题目还是小了一些,你在这个场合原封不动的讲出来是有些孟浪了!”

    厉为宁看着吴荷笑道。

    “呵呵,你错了,越是简单的事情反应出的问题越是有可信度,如果以我们的认识来说这件事,恐怕要列举出无数实例,到最后弄的谁也听不懂,这反而是适得其反了,我相信小岛经济学这篇文章别说在座的各位领导专家能听得懂,就是十一二岁的小朋友都能听得懂,我准备把这篇文章写成教材,明年就在华夏大学里当做经济学的课本来传授。”

    吴荷反驳道。

    “哼,你想得倒美,不过我听说刘琅可是工程机械学院的学生,人家以后是造汽车飞机的人才,才不会跟你的!”

    厉为宁撇了撇嘴道。

    “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刘琅是个经济学天才,如果在这方面专研,未来恐怕能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两人竟然当着这帮领导人的面吵了起来。

    “什么?吴教授,你说这个什么小岛经济学是刘琅写的?哪个刘琅?”

    坐在一旁的丁伟长突然开口问道,他是主管教育方面的副总理,刚才一直没有发言,但是现在听到刘琅这个名字立刻询问。

    “老丁呀!这个刘琅就是你亲自接见的那个神童,想不到吧!”

    赵弘扬笑着说道。

    其实赵弘扬早就知道了吴荷的这篇文章,他本人就是一个激进改革派的代表人物,对吴荷的经济理论非常支持,几天前私下里两人就见了面,商讨了关于今天会议的内容,他本人对刘琅的这篇文章也大加赞赏,但是他个人的意见毕竟不是全体的意见,尤其是冯友军,此人的观点就与他相左,如果是冯友军只是一个人,那就不是什么问题,但在高层之中持这种观点的不在少数,甚至比例还要略高于激进改革派。

    要知道现在国家的真正权利可不仅仅是在赵弘扬这些还算年轻些的干部手中,最高权力的执掌者是那十几位老人儿,邓老、陈老、木老等人,他们才是中国这艘巨轮的实际舵手,就是在这几个人中意见也不统一,这才会引起两派的争斗,他们要是意见统一,那还斗个屁了。

    当然,两派的争斗绝非是个人恩怨,实际上他们私下里的关系都非常好,但涉及到国家的前程,那就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理念了,因为一旦上面的决策失误,一个国家就会有巨大危机了,可以说,他们都是为了国家的未来着想,并非是为了私利。

    “想不到呀!这个刘琅这么厉害,还弄出了一个小岛经济学出来,先不说对错,光是这个想法就非常了不起呀!”

    丁伟长感叹道。

    “丁副总理说得没错,这个刘琅可是个人才呀!你们知道嘛,我只是借了他两本经济学的书籍,一本是国富论,一本是资本论,结果几天后他就编出了个小岛经济学,这都不能说是举一反三了,而是举一反十举一反百,以我来看,这小岛经济学就是放在西方社会都具有很大的启示作用。”

    吴荷现在对刘琅是非常欣赏。

    “吴教授说得没错,我觉得这个刘琅对经济学有着天生的悟性,老丁,不如把他的专业换一下,他学什么工程机械实在是有些浪费了。”

    赵弘扬看着丁伟长问道。

    “这样呀!老赵你不知道呀!当初我和他见面的时候曾公开给了他承诺,允许他自己换三次专业,他自己不换我再让他换,这就不好了吧!”

    丁伟长有些为难的说道。

    “哈哈,你呀!还真是重视这个小孩子,没关系,他这种神童学什么专业都应该能取得成绩,我说吴教授,你要收他为徒,那还得看你自己,他要是自己不同意,我们也没办法呀!”

    赵弘扬笑着对吴荷说道。

    “嗯,没事,我会劝说这个小家伙的,有着一个经济学家的脑袋,非要去搞什么工程机械,真是浪费!”

    “我说吴教授呀!你这话就不对了,工程机械那是工业,我们国家当然也要大力推行了,我看这刘琅小朋友选的专业好,我支持!”

    另外一位副总理丁惠中突然开口道,他是主管工业项目的,当然要替刘琅说话了。

    “嗯,这个刘琅我也听说过,四岁就成了高考状元,的确是少见的天才,但是改革开放的经济政策可不是天才不天才说的算的,需要经过大量的实践,正好邓老二月份要去你们粤省考察,下一步怎么走,等他老人家回来再说吧。”

    冯友军在一旁开口道,对于私营经济的发展,他的态度绝对不会变化,只是现在也拿不出什么理论来支持自己的观点了。

    “嗯,老任呀,这一次是你的一次大考呀!特区到现在已经五年时间了,成不成功,就看邓老这些老人儿们的态度,所以你回去后马上准备一下,前往不能有任何纰漏,知道吗?”

    赵弘扬对着任重远说道。

    “准备什么?实事求是嘛,把特区的样子原原本本地拿出来,只要邓老点头,那就没问题,他要是不点头,咱们这帮人在这里就是吵个底朝天也没用。”

    冯友军冷冷一笑道。

    他本人对特区搞的那些事情是持反对意见的,还把土地卖了,连政治上都要搞西方的一套,这不是胡闹嘛,所以就希望这次邓老考察时给予全盘的否定。

    “各位领导放心,是骡子是马也该拉出来溜溜了,我是有最大的信心的。”

    任重远坚定地说道。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