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七章 专家们的意见

    “丁副总理说得对,咱们国家就不缺工厂,当初一五时期,全国有多少工厂上马?数都数不过,虽然浪费了十年时间,可在这方面我们也不缺人才,让刘琅去学这个,浪费了,浪费了!”

    一个人说道。(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是呀!现在虽然我们和美国关系有些缓和了,但国际形势还是非常复杂,面临着战争的威胁,我觉得刘琅智商很高,应该让他从事军工行业,像钱老他们那样,研制出高尖端的武器才是人尽其才。”

    另外一人说道。

    “现在我们国家正在进行改革开放,但如何进行却是众说纷纭,有的说这个有的说那个,总之是拿不定主意,主要就是我们缺乏自己的经济学家,不知道该用西方那一套还是自己搞出一套来,我看刘琅这个小孩子应该去学经济,如果真的能让他创造出咱们国家自己的经济理论,那就功德无量了!”

    另外一人也发表自己的看法。

    总之不少人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各式各样,似乎都有道理。

    “咦,怎么都是我们这些官员在说,你们这群大知识分子怎么不说话呀!你们应该才是主力嘛,都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丁伟长突然发现提意见的都是各个部门的头头,这次会议可是有十几位首都高校的校长,他们却没有人吭声。

    这些高校的校长无一不是年过七旬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也不吭声,或是拿着扇子缓缓地扇着,或是拿起水杯喝着自带的茶水,一个个眼不睁头不抬,好像跟他们没事一般。

    “赵老,刘琅可是报考你们华夏大学了,如何培养,你谈一谈嘛!”

    看到没人吭声,丁伟长直接点名,对方就是华夏大学的校长,名叫赵天明,是国家非常有名的历史学家,写的书籍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广泛的读者。

    “丁副总理,你们领导都已经决定了,我们这帮人照办就是,不用说了,不用说了!”

    对方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意见。

    “怎么能不说呢?我们这些人都是外行,你们才是专家,对刘琅的培养要靠你们才行,来,说一说,不要客气嘛!”

    丁伟长再次邀请。

    “我可不是专家,你们各位领导才是专家,你们决定刘琅学什么我们就派人教就是,没意见,没意见!”

    他再次摆手。

    “赵老,你这个态度就有些敷衍嘛,咱们现在在探讨,还没有决定,我们也要听取你的意见才能做出决定。”

    另外一位官员看出对方似乎有些敷衍,话里话外已经带了一丝不满的情绪。

    “呵呵,既然领导让我说说,那我也只能提个小建议,这个刘琅我没见过,现在不能妄下结论,只有等他来华夏大学报到的时候,通过跟他交流我才能知道他的兴趣所在,根据他的兴趣进行培养,这叫因材施教……这就是我的意见。”

    赵天明寥寥数语之后便不再多说,但那些官员们却感到有些逆耳,敢情我们这帮人刚才唠叨半天都是废话,都不是因材施教?

    “赵老,您这话就不对了,一个小孩子他懂什么?他有什么兴趣?他最大的兴趣就是玩,难道我们要设计一个“玩”专业?这不是笑话嘛!”

    一个官员马上反驳道。

    “呵呵,是,我老了,脑袋有些不够用了,还望各位多担待!”

    赵天明抱了抱拳。

    “赵老客气了,您说得也有些道理………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都谈一谈嘛,老周,你是科技大学的校长,你们是第一个创立少年班的大学,对小孩子的教育最有发言权了,你说一说!”

    丁伟长看出赵天明有些情绪,不过也没说什么,点名问到另外一人,正是国家科技大学的校长周守信,这位周校长年纪小些,但也有六十多岁了。

    “我说?呵呵,丁副总理,我年轻,还是不要先说了,让老同志们先发言吧!”

    周守信笑着摇了摇头。

    “我说各位大学者们,这是怎么回事呀?你们可是满腹经纶的大知识分子,为何今天都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起来?难道是我丁伟长来参加会议让你们放不开?要是这样那我就走了!”

    丁伟长面色有些难看起来,这帮人明显是不给自己面子嘛。

    “老周,对于小孩子的教育你是最有心得的,你可不要敝帚自珍,快说说吧!”

    旁边一位大学的校长看到丁伟长有些生气赶忙打圆场道。

    “嗯………!”

    周守信看来对方,思索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好,既然各位让我说,那我就说说,要是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领导们谅解!”

    “老周,你放心,现在可不是以前了,大家可以随便畅谈。”

    丁伟长看出来周守信似乎是心有所忌。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七八年科技大学成立少年班,当时一共招收了十几名学生,宁柏大家都知道,天才神童,另外还有谢彦、陈瑜等几名同学,尤其是谢彦,他的年纪其实更小,当年才十一岁,比宁柏还小两岁,这些小孩子的智力的确超出普通人很多,反正我小时候跟他们相比是差远了,我花一年能学到的东西,他们只需要三四个月就能掌握,天赋这东西,任何人都嫉妒不来………但是有一点我要说,就是这些孩子的性格都存在着某些弊端,不善于沟通交流生活自理能力近乎于零………。”

    “老周,性格和自理能力可以慢慢学嘛,这不是什么问题!”

    一旁的一位官员打断了周守信插了句嘴。

    “呵呵,好,可以慢慢学………但还是有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到底要学什么?也就刚才大家讨论的问题,我拿宁柏为例,这宁柏同学当时学的是理论物理,不过一年后他要求学习天专业,结果这个请求被上面拒绝了,这让他消沉了一段时间,因此去年连研究生都没有考,虽然他现在成为了我们大学的助教,但是我能够看出来,他对自己的专业非常不喜欢,只是在应付工作,即便他智力超群,可面对一个不喜欢的工作,他能取得好成绩吗?不可能呀!再这么下去,我不看好宁柏的未来!”

    周守信不说则已一开口就放了个“大炮”出来。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