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五章 到首都

    果然,一天之后阜城日报正版刊登了刘琅的事迹,说他三个月就会说话,五个月便会写字,一岁时就能背诵唐诗,两岁还学了外语,现在被国家发现,马上就要到首都上大学。(看啦又看小說)

    最后报纸上向全市人民发出号召:向神童刘琅学习………。

    好吧,刘琅看到这篇文章后差点被气的从炕上摔下来。

    “向我学习?学习什么?谁能学习?真是胡闹!”

    好在这阜城日报没什么读者,都是政府和工厂统一订阅,政府的工作人员还能看看,至于工厂里的工人,他们天天工作哪里有时间看报纸?

    首都是国人最向往的地方,刘琅的父母长这么大也没有去过,这一次听说可以去首都,两人都觉得有些紧张。

    听说自己的小孙子要出门,最悲伤的就是刘琅的太奶,她拉着刘琅的手不愿意放开。

    “太奶,我就出去几天,你在家里可得听话,晚上早点睡觉呀!”

    刘琅也舍不得太奶。

    “嗯,嗯,那你得早点回来!”

    太奶点着头答应,到了她这般岁数,跟小孩子也差不多了。

    “东来、文秀,你们到了首都一定要照顾好刘琅,知道吗?”

    爷爷嘱咐道。

    “爸,你放心吧,把我丢了也不能把我儿子给丢了。”

    刘东来说道。

    刘琅的奶奶没说什么,只是抱着刘琅在他脸上不住的亲着,眼里流露出不舍。

    “奶奶,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刘琅的小手在奶奶脸上轻轻的抚摸。

    “大哥,大嫂,听说首都有烤鸭,回来时一定要买两只。”

    刘琅的叔叔和姑姑关心的只有食物,他们从电视上知道首都有很多美食,尤其是烤鸭最是著名。

    “放心吧!”

    刘东来点头道。

    三口人又到了刘琅的姥姥家,姥姥姥爷对刘琅也很不舍,当然,刘琅的那些舅舅姨们也“预定”的很多礼物。

    这一次首都之行市里可是拨下了“专款”,给了刘琅一家人三百块钱,要是放到十年二十年后,三百块钱连车票都不够,但是在八三年,三百块钱可不是小数目,足够一家人在首都玩上一段时间了,至于差旅费用,那都是由公家报销。

    几天后,刘琅一家人和王抗日登上了火车,从阜城经过的火车只能达到沈城,几个人在沈城逗留了一天,看望一下肖南光,然后才坐上了去首都的火车。

    从沈城到首都不过八百多公里,可就是这八百多公里,火车走了十六个小时,从头一天的下午四点,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才抵达了首都。

    阜城的火车站连一百人都装不下,沈城的火车站上下两层,每天都有数千人进出,而首都火车站的规模更是沈城不能相比,巨大的站舍大楼好似一座巨大的城堡,里面的候车大厅能容得下近万人,站在大楼前面抬头看去,旁边有一座巨大钟楼,每到整点时分就响起如雷般的声音,站舍大楼的正中央则挂着一幅伟人画像,目光入神栩栩如生,而大楼前面的广场更是无比的宽阔,比阜城的市中心广场起码大出十倍。

    刘琅的父母,包括王抗日都没来过首都,站在站舍大楼前面的广场上眼睛都不够用了。

    “这就是首都了!太大了,太大了!”

    这里不光大,人还多,南来的北往的,一个个背着黑色皮包匆匆行走,甚至刘琅的父母都没看过这么多人。

    “首都的人太多了,光是车站这里怕就比我们阜城多了!”

    刘东来感叹道。

    “那当然,这可是首都,全国人民都向往的地方。”

    王抗日接口道。

    “这还多呀?”

    刘琅暗自说道。

    他前世可没少来首都,每一次来广场上的人都能用人山人海来形容,走的慢一点都会被后面过来的人挤到,那才是人多,现在眼前这点人恐怕连当时的零头都不够。

    “东来,看那边!”

    刘琅的母亲拉了拉丈夫的胳膊。

    几个人看了过去,只见在广场四周有很多青年,年纪也就三十左右岁,一个个穿着牛仔裤带着蛤蟆镜,这些人的服饰在刘琅父母看来实在是新潮。

    这些人或是两三一伙,或是三五成群,一个个手里拿着黑色的皮包,见到从车站里的人就迎了上去。

    “哥们,要不要电子表!”

    “哥们,我这里有体恤衫!”

    “哥们,咱这有双卡录音机,要不要?”

    不少外地来的人立刻就停了脚步,拿起对方手里的各种“新鲜玩意”看了起来,如果谈好价钱,就掏出钱来买下。

    他们就是正经八百的“倒爷”,八十年代初的首都车站就是他们的天下。

    有几个人看到了刘琅这帮人,立刻走了过来。

    “几位,我这有好玩意儿,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来两件?”

    地道的首都口音。

    “都有什么东西?”

    刘东来问道。

    “电子表、计算器、还有体恤衫、牛仔裤、蛤蟆镜,什么都有!”

    一个人把手里的皮包打开,里面放着不少东西。

    “电子表多少钱?”

    刘东来问道。

    “电子表十五块钱。”

    “十五块钱?太贵了!”

    刘东来一撇嘴。

    “贵?这都是从南方的港岛弄来的,都是好东西,一块表能用好几十年,不贵,不贵!”

    “算了,算了!”

    刘东来抱着儿子向前走去。

    “哎哎哎,别走呀!还有计算器,这东西可是好玩意,也便宜,来个这个吧!”

    对方马上又跟了过来。

    “计算器多少钱?”

    刘琅的母亲徐文秀是工厂的会计,平时算账都用算盘,她知道有一种叫做计算器的东西,只要把数按上直接就能得出得数。

    “五块钱!”

    对方回答。

    “这么贵?”

    徐文秀也觉得很贵。

    “贵什么呀?这是最便宜的了,你要是到百货商场里去买,都得十块钱。”

    对方龇着牙说道。

    “嗯………!”

    徐文秀有些犹豫,她实在是很想买一个,不过价格有些不能接受。

    “那就来个计算器吧!”

    一旁的刘东来开口说道,从皮包里掏出五张一块钱的纸币递给对方。

    “得了,你自己选一个!”

    对方从皮包里拿出五六个颜色各异的计算器。

    “嗯,就这个了!”

    徐文秀选了一个白色外皮的计算器。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对方把计算器交个徐文秀,同时接过了钱。

    “看看不要其他的东西了?”

    “不了,不了,我们还有事!”

    几个人匆匆离去。

    “五块钱一个计算器?恐怕这个东西也就一两块钱吧!”

    刘琅暗中琢磨。

    不过自己的母亲非常高兴,一边走一边在上面不停的按着。

    “一百乘以二百………等于,两万,真准!”

    有了这东西,以后自己再算账就不用敲打算盘了。

    王抗日年纪大些,虽然对这些“新鲜玩意”很好奇,但购买的意愿并不大。

    “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饭吧!”

    王抗日询问两人的意见。

    “嗯,好,那我们找个食堂?”

    刘东来看了看四周,似乎没看到有什么工厂机关。

    “嗯,那里好像是吃饭的地方!”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