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7话:被发现

    百战深深的看了一眼诸葛星阳,诸葛星阳缓缓的放下车帘。(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放下前百战看得到她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诸葛祁阳骑着马快速的跑到队伍的最前面,他看到迎面来的队伍是白银帝国的项家。

    诸葛祁阳看到项家的人,他立即笑着说道:“项大哥,竟然是你们!”

    项飞看到诸葛祁阳,他也是一阵兴奋的喊道:“祁阳兄弟,太好了,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你们。”

    诸葛祁阳勒马停下,他侧过马身问道:“项飞大哥,您这是干嘛去?”

    “我这是来找诸葛的人商量一下,祁阳,诸葛家的长辈们呢?”

    诸葛祁阳笑道:“他们几天之后才会到,项大哥这么匆忙是什么事情啊?”

    “是皇室,皇室不希望再跟胡夜旋打下去的,骧垣大败,我听闻诸葛家的偃甲团参加了战斗也没有守住。”

    “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我不负责王家的,我们负责的是东唐帝国,一些情况我也是看到路上有从骧垣逃回来的偃甲团才知道,那边儿输了。”虽然没有什么感觉,或者说诸葛祁阳隐隐的在心中暗爽,但却没有表现出来。毕竟自己还是诸葛家的人,不能太过分的。

    项飞叹了口气说道:“岂止是输了,那简直就是惨败!我们也秘密的安排了一支偃甲团过去,结果全灭了。被天玺帝国打的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天玺帝国作战骁勇,我们的部队根本就挡不住他们南下的锋芒。骧垣会战打了整整九天九夜,结果骧垣城差点儿就被炸平了。天玺帝国的战力越来越强了,不管我们是偃甲还是步兵,都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差了一大截!”

    诸葛祁阳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差了那么多么?”

    “诸葛家派去的部队不是主力部队,算是守备团,自身偃甲的水平也就是一般水平,另外王家的战斗力……”说到这里项飞无奈的摇摇头,一旁的项真开口道:“我大哥不好意思说我说,那是啥?那就是一群渣渣好么?乌合之众都比他们厉害!上战场都特么往后躲,喊冲锋没有上的,跑的比兔子都快,而且一路上乱跑,跑不动干脆偃甲都丢了,把去路也给堵死了,这群混蛋!”

    诸葛祁阳忍不住笑道:“王家还有这样的事情啊?可我认识一位先生,他是王家的护卫队的队长,他的实力不差啊?”

    “那些人都是王家花大价钱雇来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想给王家卖命的,人家任务完成就走,根本不会管他王家的成败的。”

    诸葛祁阳笑道:“呵呵,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儿。对了项大哥,要不然你们跟我们先去南阳,直接跟诸葛舞阳说不就得了,诸葛舞阳现在就在南阳城了,我带你们去找她。白银帝国肯定不能这么扛下去的,要是真的扛下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的。没有必要,也不好操作。”

    项飞点头道:“是啊,祁阳兄弟那就麻烦你了。”

    “行,对了项大哥,一会儿我给您引荐一个人,他叫白一战,实力真的很强,而且跟我姐的关系也不错哦!”

    “你是说跟星阳小姐关系不错?”项飞狐疑的问道。

    诸葛祁阳笑道:“那是当然,我都觉得他们两个人郎才女貌呢,真的是天造地设是一双!嘿嘿,项大哥,我要是有了这个姐夫我就请你喝酒咋样?”

    “好啊!哈哈哈!”

    诸葛祁阳带着项飞和项真前往诸葛星阳的车,项飞远远的就看到了百战。只不过此时的百战便装,看不清脸,但还是能感觉得到百战那股特殊的气场。项飞走到近前之后,他赶忙问候道:“项飞见过星阳小姐。”

    “原来是少帅来了,怎么?有事情么?”

    “是来劝诸葛家跟月帝国讲和的。”项飞低着头说道。

    诸葛星阳坐在车内轻声说道:“眼下打败了,这确实是一个保住颜面的好办法,若是待到人家兵临城下,脸面就没那么好看了。”

    “谢星阳小姐理解。”

    “这件事我说了也没有用,若是东唐的事情我们倒是说得上一两句话,至于北齐,却不是我们能说的算的。这件事我倒是觉得您去找诸葛舞阳商量便是,白银帝国是诸葛家最大的盟友,我们不会不考虑白银帝国方面的诉求。只不过星阳在家里地位卑微,很多事情是说不上话的,还望少帅见谅。”

    “此时能得星阳小姐理解便已经算是我们没白走这一趟了。更何况祁阳兄弟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帮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好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若是去诸葛家的话,那便一起去好了,路上倒也就没有那么寂寞了。”

    “谢星阳小姐!”

    从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百战是能看出来项飞对诸葛星阳的尊重,那绝对不是一星半点的尊重,是觉得下位者对上位者的敬仰。

    诸葛星阳在诸葛家虽然不是宠儿,但也绝对不是小人物,诸葛星阳不过是不爱声张,但诸葛家她是有她的一份儿的。所以项飞对诸葛星阳的敬重也是很自然的。项飞和项真两个人很识趣的在车队后面跟着没有跟在诸葛星阳的车后面,百战和雷克缇娜两个人则一直跟着车,一路上诸葛星阳时不时的会撩开车帘跟百战闲聊几句,休息的时候也总是在有百战在她的左右。

    大家又不是瞎子,一下子也都能看出来这里面的情况。

    当然,至于百战怎么想的大家确实是不太清楚。就连雷克缇娜都有点儿看不透百战,按身份来说,百战绝对是诸葛家敌人,跟敌人走得那么近,就不怕被发现之后然后给他剁了?

    雷克缇娜虽然怀疑,但没有问。这个时候不说话是最好的,万一搞出事情来,那是会丢小命的。雷克缇娜可不傻!

    车队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南阳,将一切办理妥当之后,百战送诸葛星阳回了杏园,当然百战还是住在了杏园。在这里他相对于来说会比较安全一些。

    而诸葛祁阳则带着项家的两兄弟住在自己的府上,然后派人去给诸葛舞阳送信,说项家兄弟的事情。一进诸葛祁阳的府上,项真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我说祁阳哥,那个白先生什么情况?怎么住到杏园去了?这发展的快了点儿吧?还是说你们保密工作做的严啊?”

    诸葛祁阳笑道:“什么啊,白先生跟我姐还真的很清白的,只不过两个人说话很投机而已。姐姐少有愿意跟别人聊天,白先生说话跟姐姐差不多,风里云里的,我是听不懂。所以让他们两个做个伴我觉得超级好啊!再者说了,我姐又不丑,她只是天生目盲罢了,但她心灵手巧,而且心地善良。我相信白先生绝对不会介意我姐姐的眼睛的。”

    项飞喝了一口茶,接着他低声说道:“祁阳兄弟,其实我有一件事儿想跟你说,这位白一战兄弟你们是从哪儿看到他的?”

    “怎么了?”诸葛祁阳狐疑的问道。

    项飞沉声说道:“我虽然也年轻,但在战场也算是久经沙场了,白一战这个人看起来非常的年轻,但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我非常熟悉的气质,我敢肯定他的这种气质是跟我算是同类人。都是那种久经沙场的将领,否则是不会有那样的杀气的,虽然平日里看起来牲畜无害,但在战场那绝对是一个杀人的修罗。这个人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他很强,而且是非常强。他周身的原力控制的非常好,也非常的匀称,这样的收敛却依旧无法遮掩住他真正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品甲士的水平,虽然只是推测,但他的实力只能更强,绝对不会更少的。”

    “你说白先生他是正一品甲士?不会这么夸张吧?”诸葛祁阳错愕的问道。

    项飞很认真的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任何的夸张,这位白一战着实让我想起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是我家三弟的结义兄弟,而他的名字跟这个很像。不过他叫百战!”

    “你说百战?!项大哥的意思是说,白一战实际上就是百战?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百战怎么会给王家做护卫呢?不是王侯招惹的他么?”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他过来就是为了看看王家的深浅,这样是不足为奇。不过让我比较新奇的是,他竟然愿意住在杏园,如果他是百战的话,我想你姐和他的事情多半得吹。”

    “为什么?”诸葛祁阳不解的问道。

    项飞沉声说道:“据我所知,破晓女帝薇薇安就是百战的未婚妻。而另外一个人,宁凰大人她似乎也跟百战大人私定终身了。”

    “额……还真的是够劲爆的,破晓女帝薇薇安,这个女人可是真的不一般啊,横扫整个中央大陆,谁不服就平谁,这在东大陆已经出名了。另外一个还是宁凰大人?就是公输家的那位大小姐?只不过项飞大哥,别说百战了,您府上的嫂夫人怕是也有四位了吧?他若是真的是百战,跟我姐的事情怎么就没戏啊?”

    “别忘了,诸葛龙阳可是追求着宁凰,过去是,现在可依旧还是……”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