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51章 小金归来

    第351章小金归来

    “我没有什么你需要为我做的,既然你想要跟着我的话,那你就跟着吧!”林钰看着那楚楚可怜的萋萋低声带笑容的说了一句,之后起身便朝着远处走去了。(看啦又看)

    刚听到他说这话的萋萋显然有些懵了,就在他起身的下一刻连忙便跟了上去,到了客栈林钰才停下脚步,后面的萋萋已经气喘吁吁了,他看着林钰一脸自若的样子连忙闭上了嘴,她在害怕要是自己真的惹到这位不高兴的话,他会一个巴掌把自己打回去。

    看看自己身上那穿着破破烂烂的,还真的没有什么可留的地方,林钰走进去从容而又平淡的要了两间上等客房,一间给自己住,另一间自然就是给萋萋的。

    “他在注意我……”萋萋当时心中如同吃了蜜糖一般,像林钰,既然能够这般注意自己显然已经很不容易了,林钰没有多说什么,任由萋萋怎么去想似乎那些事情皆与自己无关一眼,倒是小二的眼睛在萋萋的脸上多瞟了一眼。

    在小二眼中,这人就是一个要饭的,既然能够找到这样的人做后盾,多半是把自己卖了当奴了,也亏的有人好心,既然收留身上没有多大力气的小女孩儿。

    两人在小二的引导下到了客房,只听小二说道:“这里您就放心住,小姑娘你的房间在隔壁,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叫我。”林钰也不含糊,直接从储物戒林钰取出一块天晶扔给了小二,在这里他的花销也不算太大,而且小二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多谢爷。”这一块天晶的价格可是不小,最少抵上自己一个月做的工了,林钰听到这一声谢,瞬间感觉不自在了,一句话没说的摇头,这从到这客栈至今都没有听到他说一句话。

    “你不开心吗?”萋萋似乎看出了林钰的心事,就在他的身后来了这一句,当即林钰一愣这才想起来这里还有一个人,连忙摇头道:“并不是,我只是不知道北疆不都是以蛊毒为生吗?为什么这里的人,好像都不会蛊一样。”

    林钰对一些事情还是百思不得其解,这里人很奇怪,理当说他们的习俗是不应该改变的,然而现在这一切好像全都改变了一样,石头老人告诉自己的话,也好像全然相反一般。

    “是修蛊的,不过也只有一些大户人家才能够修炼的起来,不然有些人想要篡改命运,从修炼一道根本就是一点儿可能都没有。”萋萋对这些很熟悉的说着,之后才又接着说道:“要是一只蛊没有足够的鲜血滋养的话,他就会不管吸食主人的精血,直到他血脉空尽。”

    “想要修蛊其实很容易,只要自身血气强大不就行了。”就算林钰没有修蛊,他也知道蛊这种东西是每日定量吸收主人精血的,从幼虫直成年,也就半年多,只要这半年多的时间没事,今后在这蛊虫一道上也只会有好处。

    “是这样没错,不过你来的时候,应该也看到了,那些人像是有血气的人吗?”萋萋突然间换了一个语气,根本就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甜美,反倒是更加像是大人一般,林钰似有一些吃惊的看了一眼,只会是便点头,这确实是他所忽略的一个问题。

    那些人,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有血气,反倒是一副病恹恹没有睡醒的样子,不然他们也不会落后这么多,他也算是终于明白,究竟为什么有些修士选择在这里扎根了,这里是他们的一方乐土,虽然一切都是凌驾于别人的痛苦之上……

    “我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得了,你快点儿回去洗个澡去休息吧!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过了。”林钰看着萋萋那一副容颜静静的说了一句,同时也是下了逐客令,萋萋聪明伶俐自然也是知道林钰的意思了。

    “我没有洗换的衣服,又要我怎么去清洗呀!就算是清洗的再干净,穿的还是这一身脏衣服。”萋萋眼中有几分的幽怨,好像是在责怪林钰一样,听得这话林钰便将小二叫了过来,让他去给萋萋卖两件合身的衣物。

    萋萋离开了林钰的房间,整个屋子里现的寂静了许多,林钰眉头低至说道:“出来吧!”从进到这里的开始,他就感觉有东西在,而且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是血脉连应着一般。

    “嘻嘻,还是躲不过主人的眼睛。”小金从床底懒惰的飞了出来,好像知道林钰一定会住这件房,特地藏在这下面的一样,听到这话林钰好气又好笑的说着:“你也不看看现在你身上流的是谁的血,对了修炼完了?”

    “嗯,主人,已经修炼完了,现在已经有五阶的修为了,想要冲击六阶还需要一段时间。”小金在炫耀着他这半年时间的成果,林钰看到也是点头,五阶的修为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魔兽的修行本就靠一些契机,要是现在再让他对战沧海幽冥兽的话,可不一定要用那样的险招了来制敌了,他不免的开口称赞两句说道:“好,知道你最厉害了,这里的禁秩你能不能感受到?”林钰突然问了一句,他显然已经对北疆修士有所不满了,要是整个修炼界没有办法达到一个平衡的话,有些修士只会肆意妄为,而且还很难压制。

    “感受的出来,而且那禁秩很强大。”小金摆正脸色,那一身肉嘟嘟的镖似乎都是一颤,林钰看着他那样子就想笑,说话也没有丝毫的隐瞒说道:“这禁秩只有你能撕碎,现在能吗?”不管什么时候,他也不会为难小金,只要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

    “难,关键就是扯开这禁秩的天阶,我现在的肉身恐怕承受不下一击。”听到小金的话,林钰眉头便是一绉,小金是五阶魔兽那一击都抗不下来。

    “做,天劫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其他的还有什么困难吗?”林钰还是决定要做,他需要解开他们的枷锁。

    (未完,待续)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