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70 全息投影【十四更】

    白秋恒连奖杯和证书都没脸拿,就准备下台。(www.k6uk.com)<a href="//www..com" target="_blank">-www..com-

    是他挑战林亦的,林亦本来根本就不愿应战。是他硬要逼迫林亦应战的。

    结果林亦十个大字一出,他直接就无地自容了。

    他目光狠狠瞪了林亦一眼,就快步向台下走去。

    但是刚走了两步,却突然像是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上,直接后退了几步,鼻子里竟然有两道鲜血爬了下来。

    白秋恒捂着鼻子,试着用手往前摸了摸,前面却空无一物。

    然而当他想要往前走时,却又一次撞到了前面无形的墙壁。

    撞得他眼泪都快下来了。

    台下的众人却不知道白秋恒在搞什么鬼,只觉得他忽然往前走,忽然往后退,样子十分滑稽。

    白秋恒捂着鼻子,怒声道:

    “是谁!有种给我滚出来!”

    这时,就见台子后面,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此人看起来有十六七岁,身材有些瘦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样子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书呆子。

    林亦和左亦然看到这书呆子,不禁喜道:“原来是王凡!”

    只见台上,王凡向白秋恒抱歉地一笑,左手推了推眼镜,说道:“对不起啊,对不起……”

    说着就要向台下走去。

    白秋恒目光一凝,怒道:“原来是你!”

    随后用低得只有他自己和王凡能听到的声音道:“你是进化者!”

    王凡一副很懵懂的样子,说道:“不是啊。”

    说着向不远处的主持人抱歉地笑了笑,又向全场这一千多名观众抱歉地笑了笑,说道:“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打扰大家了。”

    说着有些尴尬地从侧面下台。

    白秋恒快步追到王凡身后,低声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刚说到这里,却听台下所有人都一阵惊呼。

    “我去,这是什么!”

    “全息投影,不会吧!”

    “这全息投影也太真实了!”

    白秋恒一愣,四下里看去。

    就见台子正中央,有十多个记者,正围着一个人。

    正中央那人正在挥笔写着字。

    这可不就是刚刚那十多个记者围着林亦,拍林亦写字的情形吗?

    众人都大为惊讶。

    他们明明知道这情形之前已经发生过,此时这并不是真实的。甚至他们明明看到林亦此时正在台下,而那些记者们也已经下了台。

    可是台上竟然还有一个林亦,还有一拨记者。

    这只能用全息投影来解释。

    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真的全息投影啊!

    这时候,在台子的旁边不远处,又出现了白秋恒的投影。

    这个白秋恒的投影与真正的白秋恒距离很近,看起来完全就像是双胞胎一样。

    众人又是忍不住一阵惊叹。

    在惊叹之余,有人说道:“难道这么真实的全息投影已经被发明出来了?有人趁着大赛的机会在这里展示他的全息投影来打?”

    白秋恒也是惊讶不已,甚至还伸手碰了碰旁边的自己。

    他的手毫无疑问,从旁边的自己身体内伸了过去。

    很显然,这确实是全息投影。

    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真实的投影?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投影之中,一个记者从旁边走了过去。

    然后众人就看到那个白秋恒的投影拉住了那个记者,在那个记者耳边说了几句话。

    就看到那个记者走向了林亦的投影那边,然后在林亦写到“览”字时,悄悄伸出手去,将林亦的砚台打翻,墨汁顿时洒在了林亦的宣纸上。

    接下来就是林亦写到“众”字。

    可是到了这里时,画面突然消失。

    众人不无遗憾地“唉”了一声,本想重温一下林亦刚刚写“山”字的那神奇一幕,没想到却突然断了。

    不过随后有人突然回过味来:“是那个记者!原来是他故意打翻墨砚的!”

    “是啊是啊,现在才知道,竟然有人来阴的。我就说墨砚那么重,就算是随便碰一下,也不可能整个给碰翻了,原来是有人故意搞鬼!”

    说到这里时,又有人想起:“哦,是白秋恒!”

    众人也回想起刚刚的投影,恍然大悟:“在那个记者打翻墨砚之前,白秋恒跟那个记者说了几句话!”

    “对啊,我也想起来了。那个记者本来是正常往林亦那边去的,结果白秋恒叫住他后,他走向林亦那边时,眼神似乎就有些不对了。”

    “原来如此!”

    “白秋恒原来是这样的人,自己觉得比不过人家,就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

    在场的众人一个接一个全都醒悟过来。

    这种情况下,即使他们没听到白秋恒究竟向那个记者说了什么,但也百分之八十确定是白秋恒所指使。

    白秋恒此时是面红耳赤,分辩道:“我只是跟他说了一句话而已,跟他说话的人多了,难道每一个人都在指使他?”

    有几个记者认识那个搞事的记者,他们纷纷转头看向那个记者。

    那记者此时也是面红耳赤。

    今日这种丑事被人揭发,他的名声就算是臭了,以后恐怕没有哪家报社会再要他了。

    他情急之下,连忙辩解道:“不能怪我,都是白秋恒指使的……”

    这么一来,就坐实了白秋恒指使那记者的事实。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哦,原来真的是他!”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卑鄙小人!”

    “之前还在那里向希望工程捐款,我还觉得他这个人人品好。没想到我们都被骗了,他只是在作秀!”

    “书品即人品,他的人品这样低劣,就算字写得再好又能怎样!”

    “书砚先生刚刚还说过,要学书法,先学做人。没想到他自己的弟子人品竟然这么差!”

    观众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他们此时不但将白秋恒批斗得一无事处,甚至有人竟然还联系到了韩书砚。

    韩书砚此时也是面色铁青。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弟子很自负,但是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卑鄙。

    自己今天这个脸,可是丢大了。

    这些记者们都是喜欢添油加醋夸大其词的,若是不尽快挽回,恐怕明天自己的名声就要跌落谷底了。

    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看着白秋恒,目光失望之极:“白秋恒,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不配做我的弟子!从今天起,我没有你这个弟子!”

    说道一甩衣袖,转身离去。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