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09章 诋毁沐云汐

    广场之上。(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随着六国选手纷纷被传送阵传送进结界山脉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便纷纷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半个时辰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三个时辰之后,在场的众人也有些的等的焦灼了起来,随着时间的越发长久,尤其是六国的带队长老们也变得越发的紧张和担忧起来。

    不知道这一次的团体赛谁会是第一个拿到旗帜从传送阵内出来的。

    终于,结界阵突然出现一阵轻微的波动,而后,那波动的便越发的大了几分。

    “有人出来了!”

    人群中有人突然出声道,广场上的所有人也纷纷朝着结界阵的出口处看去,果然见那结界阵的出口处出现轻微的波动。

    然而广场最上方原本代表着六国选手的命牌灯也在此刻突然碎裂开来。

    “怎么回事,南仓国的命牌灯突然碎了!”

    每一国的选手在进入结界山脉之内时都有一块随身携带的木牌,而木牌的另一头便是连接的广场之上的命牌灯。

    六盏命牌灯也代表着六个国家,故此命牌灯一裂便代表着结界山脉内的那一国选手依然震碎了手中带着的木牌。

    倘若那国选手安然无恙,那么命牌灯也会一直亮着。

    此刻结界出口处传来一阵波动,广场上方代表着南仓国的命牌灯又突然之间碎裂开来。

    不由得,众人都想到了其中的含义。

    而南仓国带队长老贺青面上的神色更是说不出的难看和阴鸷。

    尤其是其它五国长老朝着贺青投过来的嘲讽鄙夷目光,更是让贺青脸上的神色一阵青紫,一阵苍白,目光也狠狠的盯着那结界的出口。

    “看来,这南仓国是没有拿到旗帜,在结界山脉中遇到了危险,捏碎木牌直接被传送阵送出来了!”

    “没想到上一届排名第五的南仓国在这一次的六国争霸赛中个人赛和团体赛都是第一个被淘汰的!”

    “可不就是,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的团体赛,东陵国能够拿到多少分了!”

    所有人此刻都忍不住将注意力落在了广场之上依旧亮着的东陵国那一国的命牌灯。

    在一阵阵议论声中,结界出口处已然出现了几道狼狈不堪的人影。

    而且还直接少了一人。

    看到南仓烨和史一鹏四人那狼狈不堪,惨不忍睹的模样,广场之上的众人也不由愣了愣。

    不是说这结界山脉内厉害的魔兽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吗,可为何这南仓国的几人还如此模样。

    众人一时间不由的也有些想不透了。

    结界山脉内实力高于众选手之上的魔兽基本都已经被逐出去了,要不然也不会设下结界,就是为了防止云雾山脉内实力高的那些魔兽纷纷闯入结界山脉中给参赛的选手造成伤害。

    可眼下看着南仓国的这一行人,显然也是遇到了什么极为厉害的魔兽攻击。

    要不然又如何会如此的狼狈不堪,更甚至原本五人的小组,现如今还直接少了一人。

    “三皇子,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出来了?”

    贺青面上神色难看,可看到南仓烨等人的模样也是一惊。

    南仓烨可是三皇子,也是整个南仓国内天赋实力最好的天才。“还不是那个沐云汐,该死的,他们简直太阴险狡诈,居然使诈,引出了一群狼群想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害的我们被那些狼群追杀,也不知道他们在那些狼群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居然让那些狼群对我们紧追

    不舍,最后害的我们只能够震碎了木牌保命!”

    一旁的史一鹏一听到贺青的话,便立刻愤怒的喝道。

    这些说辞早在之前便已经是南仓烨想好了的。

    出来之后,他们便要将全部的责任都推到沐云汐等人的身上。

    到时候他们东陵国这样的行事作风,就算是团体赛中拿了名次,也依旧是会被所有人不耻的。

    而他们要的不光是如此,还要让评委席取消了东陵国的一切成绩。

    要不然他们南仓国如何甘心就这样屈居最后一名,死也要拉着东陵国一起。

    听着史一鹏的话,观众席上的众人顿时间纷纷震惊。

    虽然说每一届的团体赛总是少不了各国选手交战,可东陵国他们那样无耻的行为还是让所有人有些的不耻的。

    “对,东陵国的人太阴险了,他们根本就不配参加这一次的争霸赛,就应该直接取消比赛资格!”南仓国另外一位选手也直接愤怒的开口道。

    看着众人依然对东陵国颇有微词的样子,南仓烨几人心底自然是高兴不已,倒是评委席上的龙擎等人瞬间沉了面色。

    “哼,放屁,我东陵国行的端坐的正,恐怕是你们南仓国自己实力不济,所以嫉妒我们取得的好成绩,故意诬陷我们吧!”东陵国带队长老猛然出声道。

    这一次东陵国在他的带领之下取得如此好成绩,带队长老心中可是高兴着呢,想着终于可以在各国面前扬眉吐气一番,怎么忍受得了他国如此的诋毁和欺辱。

    “哼,诬陷,我们南仓国又何必诬陷你们小小的一个东陵国,更何况是不是诬陷,等到时候沐云汐他们出来可不就是知道了吗!”

    听到那东陵国带队长老的话,一旁的南仓烨突然沉声开口道。

    “南仓皇子的意思是说,你们之所以变成如此狼狈的样子,不得已震碎木牌,又死了一位选手实则是被东陵国的几人算计的?”评委席上,沧启突然沉声问道。

    “那是自然,要不是那沐云汐算计我们,做那等龌龊的事情,我们南仓国何至于如此!”史一鹏冷哼一声,面上也带着几分的骄纵之色。

    那话语让评委席上的龙擎和傅老再一次沉了沉面色。

    沐云汐那丫头什么性子他们自然是明白,虽然说那丫头有那个能力让那些狼群攻击南仓国的这些人,可前提也定然是这些人做了什么事情惹怒了那丫头。

    要不然那丫头何至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至少龙擎和傅老是不信南仓国几人的一面之词的。

    不要说龙擎和傅老了,就连一旁的水云天也不会相信,毕竟那小丫头阴人的本事可高着呢,真要是想要让这些人吃吃苦头,还会让他们这样轻松的从结界山脉内出来吗。

    水云天不由撇了撇嘴,看着下方站着的南仓烨等人,不由露出几分鄙夷之色。

    自己技不如人就技不如人,居然还将那些恶心事情推到了自家徒儿几人身上,当真是让人不爽。

    “砰”一道重响之声突然从广场上传来。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