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48、决定

    凌志的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手掌不自觉的紧握。(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连续两次被苏沁当众拒绝,让他这般的颜面扫地,即使他再怎么耐着性子,心里还是起了一点的杀机,“好,很好,朕总以为这段时间的相处,你即使心里还忘不了老七,但总会有点儿朕的位置。可如今老七一来,你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他,朕的真心你不要,那朕……也就不必留情了。”

    轻拍了拍手掌,原本寂静的大殿瞬间被兵将们包围,弓箭手们将仙殿的出口堵得死死的,就等着凌志的一声令下,所以大殿中的人都会被射成马蜂窝,当然,这不包括已经带着凌宇和周琳走到了弓箭手后面的凌志。

    情况不妙!凌辰赶忙走到苏沁的身边护在苏沁的前面,而苏沁则是缓慢的起身,冷眼看着殿前的弓箭手杀气腾腾的注视着他们,箭头上闪烁着异样的黝黑光芒,很明显的,这些箭都淬了毒,“看来你是早有准备了,说什么真心,你这样的人也配说真心吗?你只是想利用我诱杀凌辰而已。”意识到了局势变化的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苏沁不由得拽住了凌辰的衣袖。

    她本以为凌志娶她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满足他强占别人所爱的私欲,如今看来,他最大的目的恐怕还是凌辰。即便是她给凌志下了药,他们想要全身而退怕也是难了。

    衣袖处被拉紧,凌辰讶异的抬眸,迎上了苏沁略带愧疚的眸子,他只是淡淡的一笑,柔和的如春风拂面。虽然只是一个眼神,他依旧明了了苏沁内心的想法。

    这是一场凌志针对他而特别设计的陷阱,她没能察觉到,定是觉得她拖累了他。真是个傻丫头,她在他眼中何曾是拖累了?更何况想要算计他,凌志还不够资格。

    将他们之间的小互动尽收入眼底,凌志的神情有着前所未有的波动,眼睛更是变得赤红一片,“是,朕承认利用你,可这不代表朕没有真心,难道这段时间的相处,你就没有一点儿感觉吗?苏沁月。”他为她所做的一切,所忍让的底线,这不是真心吗?还有今日成婚,他对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心的啊。

    只要除掉了凌辰,他们之间唯一的阻碍消失了,自然就会携手白头的不是吗?

    “你的真心,都是建立在你的私心之上的。”经过现在的种种,苏沁算是彻底看透了这人,的确是如她所防备的那种人一样。所有的温情,柔情都抵不过这个男人心里的野心。为了自己的地位不受动摇,所有的人都可以清除,包括他的兄弟,父亲。

    眼里的怒火越烧越烈,凌志看着她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心里的念头就是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他要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死不能同穴,永远不能在一起。

    可是,当他真的想要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喉咙里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始终不能喊出那个杀字。良久,他颓然的后退了几步,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低声喃喃着,“我是真的喜欢你……”

    在他身边将这句话听得很清楚的周琳心里一震,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会是自己那个权力至上的儿子说出口的。

    “凌志,看来本王不死,你是无法安枕的。既然如此,你不妨放了沁儿。有什么尽管冲本王来就是。”眼前危险的局势,并没有让一向冷静的凌辰露出半分的慌张之色,相反的,他在观察了一会儿凌宇的状态后,突然说出了为苏沁求情的话。

    苏沁牢牢的拉住了他的衣袖,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不愿离开。目光定在蹲在地上,抱着惜玉尸体的冯承志,她的眼中划过一丝不忍,重新看向凌志,低声求情道:“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没必要牵扯上无辜的人,放了冯承志吧。”

    “不可能!”凌志断然拒绝,声音如同地底深处的寒冰。她苏沁会关心凌辰,会在意冯承志,惟独在与他相处的时候,尽是一些虚情假意的敷衍,凭什么?“朕告诉你,苏沁月,别说冯承志刺杀过朕,朕不可能放过他,就看你刚刚的表现,朕就一定要让他死在这里!”

    一个早已被灭了满门的冯尚书的儿子,都能得她如此的照顾,不惜放下身段来求情?可越是这样,凌志就越无法容忍。他是九五之尊,一朝的天子,绝不会允许自己输给这样的两条丧家之犬。

    “月姑娘,不必求他。”冯承志将惜玉的尸体轻柔的放在地上,手持长剑走到了苏沁的身边,并列而站,一脸愤恨的看着凌志,他们之间的仇恨,又添上了一笔,“他不可能放了我,就想我不会放了他一样。今日,我便要替我冯府满门报仇。”

    “哈哈,好,看来你已经查出了当年就是朕教唆的乔议郎盗取你父亲的手札,这样也好,朕并不希望你成为一个糊涂鬼。”紧握的双拳在展开的一瞬间复又攥紧,在这大殿上,无论是凌辰还是冯承志,都可谓是人中龙凤,而且都与他有着过节,不管是谁逃脱了,他怕是会一辈子寝食难安。

    唇瓣微微抿成一道直线,纵使他对苏沁再怎么不舍,为了他的帝王业,绝不能再这样优柔果断下去。心里一阵揪痛,他犹豫不决的眼神再次落到了苏沁的身上,几乎是放下了所有的尊严,问出了最后的一次,“你……要不要过来?”

    只要她现在点头,凌志愿意忘记今天的背叛,她依旧还会是皇后。

    与此同时,凌辰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用眼神示意她过去。

    苏沁反握住了他的手,没有听凌辰的话,只是注视着他的眼睛里多了些什么。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死对她来说真的不再那么可怕。之所以努力的活到今日,无非就是了她的仇,她师傅的仇。

    可自从遇到了凌辰,她才发现,珍贵的情感,远比仇恨更加的重要。

    她是想活没错,可她不愿独活。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