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99章 想你不知疲倦

    谎言,该村在的时候还是应该存在的。(手机阅读请访问m.goalkeeping-museum.com)

    完全没有谎言的世界,太可怕!

    此刻的薄司擎对于云画来说,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让她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只能自己受着!

    一开始是按照他的生理狂躁周期来的,后来她不小心被他蛊惑着想他了一次,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人也摸透了她的脾气,知道他用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就舍不得拒绝。

    于是呢,这人很快就学会了这一招,每次她不同意的时候,他就瞪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那样子可怜得要命。

    她的态度只要稍稍有所松动,他就会得寸进尺,飞快地下手,精准打击,逼着她动情,逼着她跟他一起想。

    真狡猾!

    难怪人家都说学好难,学坏可容易的很。

    他这算不算是学坏?

    只是也怪不得谁,他再坏,还不都是她纵出来的?

    痛并快乐着吧。

    但也不能总让他这样。

    他现在算是摸到她的命门了,也知道怎么对付她,她根本无力招架,只能想别的办法打断他。

    不能总用不高兴这一招,他早就已经学会举一反三了。

    没有准确计算,但云画觉得他们在一起在这地下待的时间,至少有一周多了。

    他的学习进度很快,现在已经能够正常跟她交流,也能明白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早就跟他说过,要找到回去地上的路,不然他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

    他却说不会死。

    她有一次问他,“如果把这里的东西都吃完了,水都喝完了,那我们不就会死了吗?”

    他却亲了她一口,说她笨,而后他就从碎裂的地缝之中,找到了水,还找到了不知名的生物,像虫子一样的生物!

    他拿着就要吃,被云画给制止了!

    云画无语地看他,“我不要吃虫子,好恶心!”

    他还很不解地看她,“这个很好吃,吃了能饱,有力量。”

    云画抽了抽嘴角,“我不要。”

    她这一次说得非常坚决,表情也很坚决,他最能感知她的情绪,当然也明白她这次是认真的,不是他撒娇讨好就能动摇的。

    他沉默了,不知所措。

    她趁机告诉他,“我要回到地面上去,那里有我的爸爸妈妈,也有你的爸爸妈妈,我跟你说过,我们的家人,还有朋友,还有你的战友,他们都在等我们回去。”

    他还是茫然。

    关于家人这个词,他虽然听她说了,也记住了,却理解不能。

    这很正常,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脑子里完全没有一点儿社会记忆,在他记忆中也没有接触过任何其他人的人,能理解家庭和社会的概念。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非想离开这里,他觉得在这里很好,有吃的有喝的,最关键的是有她。

    对于他来说,世界只需要他和她,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有其他人?

    可是,她不喜欢。

    是的,她不喜欢。

    这一条,就足以抵过所有。

    “你上去了,有了你说的家人朋友,会不会不要我了?”

    “不会。”她抱着他,“对我来说任何人都比不上你,你才是最重要的。”

    “那为什么不能留在这里?”

    “”云画抽了抽嘴角,她就知道,不能跟他煽情,直接说,“因为我不喜欢吃虫子,我喜欢吃好吃的,我喜欢光亮的地方,我不喜欢这里,太黑暗阴冷”

    “哦。那好。”

    他就这么简单地答应了。

    云画甚至有一点罪恶感,跟哄骗单纯小孩一样。

    不过无论如何,都要上去再说。

    她带着他寻找出路,最有可能逃出去的地方,还是安全屋那边的备用电梯。

    纵然电梯井中部已经塌陷,但这个地方毕竟只是塌陷的,而不是像周围其他地方,都是坚实的土地,他们总不能像是钻头一样,把地给钻开吧?

    而在电梯井那边,纵然中部塌陷了,可是要一点点挖开塌陷的部位,肯定会比其他地方轻松。

    毕竟他们所处的可是几十米深的地下,除了电梯井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任何能够钻出去的地方。

    有一点他没骗她。

    那就是在每天想她很多遍之后,她的体力真的变得非常好,以前透支生命力之后,她很害怕会一睡不起,现在她却只觉得精力旺盛,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而鉴于她的体力越来越好,他当然是最开心的,因为每次想她可以想得更久一点再久一点

    此刻,云画真切地体会到了体力好带来的好处。

    这里的地势很复杂,地面上到处都是爆炸后散落的石块,先前经过这里的时候,是他抱着她飞奔跳跃,现在,她不需要他抱,自己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越过这些障碍。

    一口气跑到安全屋那边的时候,她甚至都不觉得累,汗都没出。

    “这里是一个电梯,我跟你说过的那种电梯。但是现在这里堵住了,我们要想上去,就要一点一点把塌陷的地方给挖开,然后再想办法从电梯井爬上去。”云画说道。

    他看了看之后,就开始动手了。

    她如今的体力已经很好了,可他的体力几乎是她的十倍。

    两人一起清理,速度很快。

    但也有危险,因为他们在下面,电梯井上方坍塌堵塞,他们在下面清理的时候,上面很容易出现松动,那些石块会坠落下来。

    她不小心被砸了一次,砸出了血,他就再不准她帮忙。

    她只能待在安全屋里,把他输送下来的石块给运到其他地方,并且给他准备水和食物。

    她知道他的体力很好,但除了在做那件事情之外,她还是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他的体力到底有多好!

    他一个人清理这里的碎石,完全不需要她的帮助,一天下来竟然能清理十来米高!

    要知道,这里可是电梯井中啊,有钢轨的地方,他要一只手抓着钢轨一只手向上清理,钢轨被挡住的地方,他则需要在墙壁上线挖出一个可以供脚蹬站的地方,而后才能继续往上清理,在清理的过程中还要小心再次出现塌方落石的情况。

    如此艰难,可他的进度却非常喜人。

    他跟机器人一样,完全不知疲倦,她都担心他会累坏,可他却说想早一点挖通这里!

    云画用布给他做了不太合适的手套,可即便如此,一天的工作下来,他的手还是鲜血淋漓。

    她心疼得不行。

    他却完全不当回事,自己舔一舔,要不了多久伤口就好了。

    只除了一点。

    他越累,想她就想得越狠,时间也越久

    她饶是体力再好,也有些撑不住。

    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危险,可他却没有丝毫停滞的意思。

    她让他休息一下,他不肯,说他想让她早点上去地面。

    云画除了亲亲他,也只能亲亲他。

    他倒是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只是在做了一天的活之后,更加容易痴缠她。

    她呢,也舍不得拒绝他,他就越发得寸进尺,胡闹起来简直没完没了。

    这次想了她很久很久,想她想到她都要崩溃了的时候,他还没停歇,他握着她的手,按在他的心口,“画,我这里有些难受。”

    “怎么了?”云画吓了一跳,“是不是太累了?让你休息你不听,真当自己是机器啊!”

    他看着她,摇头,“不累,就是难受。”

    云画狐疑地看他,“该不会又是你的借口吧?今天都已经这么久了,比平时更久你还想继续啊好吧好吧,随你高兴”

    随他高兴的后果就是,云画差点儿没死了!

    没死也跟死鱼差不多了。

    果然什么难受都是假的,这人就是还想吃!

    云画气得不想搭理他。

    塌陷的部位越到上面越松,挖掘起来也越容易,他的进度更快了。

    云画非常开心,不出预料的话,明天应该就可以挖通了。

    于是这一晚的她,格外热情。

    以往总是他变着花样讨好她,让她享尽欢愉,这一次还她讨好他。她再怎么样,经验也比他丰富,花样繁多,每换一个花样讨好他的时候,看他那亮得不可思议的眼神,云画就觉得心口被塞得满满的。

    只是呢,她的讨好注定只是前菜,只能开胃,却满足不了他的食欲,他想要吃饱,还是得自己动手,才能吃得尽兴。

    这一次,他更凶猛,也更不知疲倦。

    以往每次再累再不想动,云画也没有真的晕过去,但是这次,她是真的被他给累崩了。

    一波又一波的烟花不断冲击她的大脑,她整个人都被他送上云端,完全没下来过!

    到最后,她是真的累崩了,意识也昏昏沉沉的。

    他照例把她舔了一遍,最后又抱住她睡。

    在意识模糊的时候,云画似乎听到了他说什么,但那个时候她已经太累了,根本无暇多想。

    次日,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又去挖掘了。

    而她身上的一切痕迹都已经恢复,没有任何伤口,没有任何淤青,体力也完全恢复。

    她揉了揉眉心,忽然想到了昨晚最后时刻他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云画不记得他说了什么,但却莫名有些心慌。

    连忙跑到电梯口伸头去看

    亮光!

    她看到了阳光。

    直射下来的阳光!

    电梯井,通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