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邀请去她新家

    白珊珊说话的神态似娇似嗔,虽然脸上还挂着泪,但也看得出来,她已经不再伤心了。(www.k6uk.com)

    刚才一番情绪发泄,让张文定愿意接受她了,她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目标就要达成了,开心都来不及,哪还有力气伤心?

    这个情绪的转变,让白珊珊脸上都多了几分神采。

    看着那张由悲伤到开怀的脸,张文定的心绪也放松了几分,不像刚才那般压抑了。

    不就是出了点状况嘛,人这一辈子,谁还不会遇到几个坎?

    遇到困难了,想办法把困难解决就行了。

    “好了,现在回去吧?”张文定看了看远处的码头,“把船还回去,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吧,我都饿了。”

    正事谈完了,自然不用再像先前那么紧张了。

    其实,张文定都觉得,不一定要坐船到江中来,就在岸边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手机往盒子里一装,不也一样的效果吗?

    至于说在本子上写字,在岸边写了之后,也可以撕碎了扔进江中啊!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想一想,他肯定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目前的白珊珊,虽说情绪稳定了,但张文定可不想说出什么她不喜欢听的话来,又惹得她情绪反复。最主要的是,张文定现在很头疼一件事情,自己刚才答应了白珊珊,那以后,难不成真的要让白珊珊变成自己的女人吗?刚才,是情急之下无奈的应承,可张文定内心深处,还是不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的。

    只是,刚才答应了,也没办法反悔了。

    在跟对手的各种斗争中,说假话设套子这是常事,但在这种事情上,张文定不想反悔。

    白珊珊对他太好,他不能让白珊珊在得到希望之后,再经历绝望。“那我带你去吃一次正宗的白漳菜。”白珊珊自己用手背擦干了眼泪,温柔地望着张文定,语带喜气,“这边正宗的本地菜,跟我们随江的味道还是有一点区别的,虽然随江和白漳挨着,隔得不远,但吃东西

    ,还是不一样。”

    张文定没感觉出来白漳和随江吃东西的口味有多不同,但是两个地方的话还是有些有区别的,不过,区别有一些,相同点也有,大致上,只要双方说慢一点,听还是听得懂大部分的。

    不过,白珊珊这么说了,他自然不会拒绝。

    毕竟是两个市嘛,饮食上有区别也正常。

    他除了不太会品尝各系菜肴之外,对于好吃的东西,当然也愿意吃。

    能够吃得好一点,大部分人还是不愿意去吃差的。

    这也是一种遵循自然的规则人的爱好本身就是一种自然行为。

    “行,反正到了白漳,都听你的。”张文定压下心里那丝想对她解释以及想劝她的想法,笑着回应她,“只要和你一起吃饭,吃什么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和你一起吃。”

    这个话过于直白,但这种时候,这样的直白,听在白珊珊耳中,无疑是天籁之音。

    “那你以后可以多到白漳来。”白珊珊看着她,柔声说道,“真的很怀念和你在一起工作的时候,可以经常看到你……”

    张文定捏了捏她的手,道:“以后我经常来白漳看你。”

    说起来,别的区县一把手,跑省城还是很常见的,但张文定不是很喜欢跑,除非了推不开的工作,必须要他到省城才行的,他就会往省城跑。一般的需要跑省城的工作,张文定都是尽量叫别人跑。

    说起来,张文定更多的时候,是在埋头拉车,没怎么抬头看路。

    以前,武贤齐在石盘省的时候,他那么干,倒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以后的话,张文定觉得,他还是要多往省里和市里跑一跑。

    就算只是在相关的领导面前混个脸熟,也必须要混啊!

    今时不同往日,再不知道抬头看路,可能真的会被调离现在的岗位了。

    当然了,这都是以后要考虑的,目前,还是先想想怎么过这一关才是正理。这一关,不好过,但也要想办法,尽力去过。

    至于现在嘛,白珊珊知道的事情已经都说了,张文定也不想和她再讨论与此相关的话题。现在的二人,只需要好好的享受一下相处的时光就好了。

    “你自己说的啊,要经常过来看我啊。”白珊珊轻笑着,打开盒子,把手机取了出来,然后改变了快艇的航行方向,并且加快了速度。

    既然张文定说饿了,那当然是要赶紧带他去吃饭,呆在这江心,又不能抓条鱼来吃。

    饿着了张文定,白珊珊是会心疼的。

    ……

    上了岸,归还了快艇之后,白珊珊并未叫车,而是和张文定一起步行,就在南门口找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店,走进去随意坐了个桌子。

    对于吃饭,张文定没有太多的要求。而白珊珊这几年,迎来送往,高档地方也是吃了不少,现在竟然会选一家这种不大不小看上去消费也就是个中等标准的店,确实有点出乎张文定的预料。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如果去那处特别大的店里,估计就吃不到白珊珊所说的正宗白漳口味了。

    特别是各种名气很大的百年老店,不少都是规模都是越搞越大,脾气也是越来越大,但做出来的味道,却是越来越不怎么样了。

    倒是这种不大不小的店子,有时候在口味上,确实会有点小惊喜。

    店不小,装修也算讲究,至少给人的感觉,第一眼看上去,不会觉得脏与乱。

    白珊珊估计是常在这儿吃,进来之后菜单都没看,随口就点了四个菜一个汤,还要了一个凉菜泡豆子。

    “你是这儿的常客了啊。”张文定感慨了一句,然后又道,“要是你住在这边的话,看你这样子,估计会把这儿当食堂。”

    “我就是住在这边啊,所以才经常过来吃。”白珊珊笑着道,“刚来的时候是租的房子,不过我妈觉得租房子不安全,所以在这边给我买了一套房,我就住过来了。呆会儿吃完饭,带你去看看我的新家。”张文定心中叫苦,你这不是叫我去看新家,你是要在家里把我那啥了吧?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