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很重要的事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很重要的事

    申巨华这个沉吟,并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正的在思考其中的利弊得失。(www.k6uk.com)

    别人都觉得申巨华赚钱轻松,到处跑跑关系,钱就到手了。可这其中的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且,他也明白,这种钱,以后会越来越不好赚了。

    想要钱生钱,还是得有自己的产业才行。

    这个产业,可以是服务业,也可以是制造业。

    反正,申巨华是想要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东西,这样心里才踏实玩了这么多年,他什么都玩够了,现在就想好好做做事情。

    一来呢,做事情赚钱,二来呢,做事情的话,也是自己能力的体现。

    手里有具体的干实事的公司,在圈子里会更有面子。

    比如,武玲就很有面子,因为她不仅仅出身好,更重要的是,她手里有钱,整个武家,基本上都是靠她养着的!

    一个女人都能够有这样的成就,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怕干不出一番事业?

    最主要的是,眼前这个张文定,是武玲的老公,自己在这儿投资大一点,搞出点成绩了,那张文定脸上有光,武玲心进而也开心。

    以后的话,如果找武玲合作搞个什么项目的话,想必武玲也不好意思拒绝吧?

    毕竟,这也算是个人情不是?

    当然了,这方面是申巨华的一个考虑,但同时,燃翼县里的项目,也要能够吸引到他,他才会真的投资。

    要不然的话,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

    沉吟了有足足半分钟,申巨华才点了点头,道:“这个确实,嗯,但是具体的情况我还需要到电站那边看了才能够知道,才能够具体的做决定。嗯,其实那边的情况吧,我是听别人说起过的,据说那边的地势,还是可以做一些文章的。搞搞水上乐园,或者搞一搞这个,登山探险啊。张县长你这是给我推荐了一个好项目啊!”

    要不是那里有个电站,就算我现怎么推荐你也不会觉得好吧?张文定心里腹诽了一句,嘴上却笑着道:“为你们投资服务,做好推荐,那就是我的本职工作。申总,那这样吧,看抽个时间,什么时候有空,我陪你去一趟木湾电站那边实地走一走,看一看。”

    现在的情况下,一般来讲,有投资商过来,张文定都不需要亲自去陪了,最多就是接待的时候吃个饭。

    要说亲自陪着投资商去目的地,看一看,转一转,这种事情一般都会交给县政府的副县长们。

    现在,张文定主动提出陪申巨华去木湾电站那边看一看,一方面是对申巨华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己想去电站那边。

    木湾电站,张文定去过一次,那次去的时候,黄志还很硬气的不肯给电呢。

    但是吧,那一次,也就只是关心电力的问题,对于电站周围的山形水势,但是没怎么注意去观察。

    现在嘛,既然要准备拿那里做文章搞开发,那自己还是要实地了解一下。

    实践出真知嘛!

    更何况,张文定也想去电站实地看一看,具体了解一下水利厅和林业厅到底在干什么?

    有些情况,自己去了解和听别人说,还是有些差别的。

    而且现在给申巨华一个面子。

    像申巨华这样的人能量巨大,能成事,更能坏事。

    这样的人,只要没涉及到具体的利益,能给面子的时候,还是给一点的好。

    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嘛。

    张文定可不想将来县里有什么项目往上面一报,却被申巨华给破坏了。

    “我什么时候都没问题啊。”申巨华看着张文定,点点头道,“嗯,张县长,你如果今天有时间,我们就今天去,明天有时间我们就明天去。”

    这个话,说得还是很为张文定着想的。

    以申巨华的眼力,当然看得出来今天张文定来市里,肯定是有事情的,只不过,不知道事情办完没办完,所以他把话说得很有技巧。

    “那就今天去吧!”张文定就这么做了决定,他也不想在市里面多呆了,市委市政府都跑过了,他还得赶回去,让县委那边出一个要款子的书面东西交给县委呢。

    佟冷海答应了的钱,曹子华也表示可以拨款,当然得趁热打铁了。

    吃完饭之后,张文定一台车,申巨华两台车,总共三台车从望柏市出发,直接奔向木湾电站,中间都没在燃翼县里休息。

    木湾电站那边,吕万勋已经没有继续盯在那儿,而是回了县政府上班,毕竟他分管的还有一摊子工作,不可能真的只盯着电站的事情。

    电站的总经理黄志没有在电站,不知道是去省里了,还是在县里搞他的房地产大业。

    张文定过来,都懒得给黄志打电话,不想搞得鸡飞狗跳的。

    况且,有些情况,也只有在没通知的情况下,才能够看到一些真实的东西。

    木湾电站不是县里的企业,张文定也不是要过来挑刺。但既然是想要到这儿来了解一点具体的情况,张文定觉得,还是不要声张的好。

    这样的话,也能够给申巨华一种坦坦荡荡的感觉。

    “目前电站的情况比较复杂,你应该清楚。”到了电站之后,张文定对申巨华说,“所以,我也没通知电站这边,我们就自己在这边走一走看一看吧。”

    “嗯。这样挺好。”申巨华点点头,笑着道,“咱俩想到一块儿去了,要是通知了他们,知道咱们是来干啥的了,估计会一个劲的忽悠咱们。”

    张文定也懒得去深思申巨华这个话是真心还是假意,伸手对着木湾镇的方向一指,道:“那边是镇上,现在面前这条路在修,等修好了,电站和镇上的交通就更方便了。那边那个山,比较适合做探险”

    “哦。”申巨华扭头看了看,然后问道,“这个镇上,木湾镇对吧?我听说,木湾镇这边,是不是人都很长寿?”

    卧草,这你都知道?张文定一愣,木湾镇是长寿之乡这事儿,还是当初武云和黄欣黛带着朋友过来,想以这个为卖点搞点事情呢。

    怎么这个申巨华也对这个感兴趣了?

    刚想到武云,张文定的电话就响了,来电显示是武云。

    一接通,武云的声音就格外严肃地从shǒu jī里传了出来:“你在哪儿?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面谈!”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