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接地气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接地气

    桃花运不桃花运什么的,张文定其实并不是很在乎。(www.k6uk.com)

    所以,对于梅天容这个话,张文定回答起来毫无压力:“那看来我还是一个不太令人讨厌的人啊!”

    梅天容笑着道:“你这么可爱的人,如果都令人讨厌啦,那别的人还怎么活呀?”

    用可爱来形容张文定,也是没谁了。

    不等张文定回话,梅天容又换了话题:“很晚了,不打扰你睡觉啦,早点休息,晚安。”

    挂断电话之后,张文定轻轻一笑,感觉到梅天容这个女人还是不错的,说话很有分寸,为人也挺直爽,不矫情,值得交往一下。

    当然了,如果不值得交往,张文定也不会对她那么热情了。

    他再一次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如果这个女人在燃翼县里面遇到什么问题,在能力范围之内,他一定认真去帮他解决,

    毕竟这是一个主动来投他的人,而且之前也为她做了一些事儿,总是有一些情分在里边。

    梅天容可以从电视台cí zhí来到燃翼县自己创业,这就是对他张文定的支持,那他也会对梅天容表示支持。

    这份支持无关男女之情,纯粹只是心心相惜。

    以梅天容现在这个年纪,能够放弃稳定的工作,选择自己创业,无论如何都勇气可嘉。

    ……

    第二天,木湾电站那边没有什么别的消息传过来,张文定也没有主动出击什么。

    电站的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没有特别多的信息之前,只能够静观其变。

    毕竟,现在已经掌握好了主动权,完全不怕别人搞事情。

    不管和黄志签订的合同,林业厅和水利厅认不认可,但合同就是合同,拿出来说事儿,那就是占住了道理。

    至于水利厅要求的,沿河划出封山,这事儿张文定可不会那么随便答应。

    就算有林业厅,水利厅也没那么容易搞定封山的。

    林业厅有权限不假,可如果完全不顾忌县里的意见,强行封山,那也是说不过去的。至少,封山之后的管理工作,还是需要县里来管,林业厅鞭长莫及啊!

    这个事情还需要等待吕万勋的谈判,也不知道老吕现在跟他们接触的怎么样了。

    想了想,张文静也没有打电话去催促吕万勋,免得给吕万勋带去特别大的压力。

    吕万勋那里不好打电话,但是,余世文那里,张文定就没有什么耐心了,直接一个打了过去:“世文,你在办公室吗?”

    “我在市里。”余世文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疲惫,“乐泉公司有几个代表跑到开发区了,我跟过来这边看看。”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气不打一出来,开发区这事儿办的太不地道了!

    对于开发区这样的举动,张文定是一定要还击的。

    这个还击,并不是去找市委市政府诉苦打官司,而是要凭自己的本事,跟开发区硬杠一下。

    无论如何,打官司是打不了的,谁叫开发区跟市里面更亲近呢?

    但是不打官司不代表张文定就没有办法。

    既然跟开发区谈不拢,那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

    张文定相信,余世文去市里面并不仅仅只是跟随乐泉公司的人,也并不仅仅只是去了解情况,他肯定是要去市里面寻求帮助,并且,找一些开发区相关的黑材料。

    在这方面,张文定选择相信与世文。

    毕竟,他自己在市里面,各方面的关系都很薄弱,想要让别人为他出面硬杠开发区,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但余世文不一样,余世文在市里面的助力比张文定要强,所以这个事情让余世文去打头阵,是适合的。等到于世文搞出情况之后,他张文定身为一把手,跟在后边儿,进可攻退可守,这才是一把手的稳重。

    “一定要注意了,乐泉公司投资与否关系到我们县里的发展,一定要争取过来。”张文静很严肃地说道,“县里的发展,等不起啊!世文,全县干部群众都看着我们呢!”

    “班长,你放心。”于是文很肯定地回答,“我们县里的条件对于乐泉公司来讲,还是很有优势的。开发区这边嘛……我这边已经有些眉目了。”

    “唔……那你尽快跟进。”张文定也没有问他具体有什么眉目,有些话,不适合在电话里问,当面说才合适,“有什么情况,随时打电话。对了,水利厅那儿有点情况,是和木湾电站相关的,我让老吕去接触一下,你这边现在一切以乐泉公司的投资为主。”

    这个话,还是要提前说一说的,免得到时候余世文闹出什么情况。

    毕竟,农林水的工作是余世文分管的。

    张文定这话不是征求意见,而仅仅只是下了决定之后的一个通知,余世文就算是心里有些不爽,也不可能表现出来乐泉公司这事儿,他要承张文定的情呢。

    “嗯,我明白。”余世文定压下心里的烦躁,笑着道,“我这还真的分不开身,有吕县长帮着分担一下,求之不得。”

    张文定知道余世文肯定有点小意见,但是吧,一切为了工作嘛,这点小意见,先压制吧。

    ……

    姚瑶到燃翼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半。然后一通安顿,洗漱、补妆,直接就十点半了。

    这种时候,张文定本来是想请他们喝个茶,但姚瑶说想吃夜宵,看看燃翼有没有什么特色的夜宵,接接地气。

    燃翼还真没有什么特色的夜宵,酒店里的夜宵跟别的地方差不多,甚至水平比白漳的还差,而且不接地气。

    至于那些接地气的夜宵摊……张文定也只能苦笑了,感觉自己最近似乎跟夜宵比较有缘了。

    没办法,只能去吃小龙虾了。

    反正这玩意儿哪儿都有,一般人都爱吃。

    姚瑶虽说要接地气,但张文定还是选了一家看上去比较雅致的店,至少一眼望去,不至于让人感觉卫生很差。

    原本,张文定以为姚瑶会带着两车人的,却不料,居然只带了三个,加上她自己,也才四个,而且,只有一个男人。

    三女一男,一台车。

    这个男人,当然不是申巨华。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