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掌控不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掌控不了

    吴山为为难的,不是赵佩华的县人大代表的身份,而是从哪个方向入手。(www.k6uk.com)

    说实话,这个烫手山芋,吴山为真的不想接。但现在这事儿吧,他不接手也不行,因为这事儿最被质疑的,就是县警察局。

    现在,事已至此,而他这个既没投靠县委一号,又没投靠县府一把手的警察局长,不被推出来接事儿,那简直没天理了。

    吴山为在郁闷,张文定也很郁闷。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他也只能面对了。然而,面对这个词,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别的都好说,可潘小荣一家,现在估计又要受到各种各样的打扰了。

    只是,这种骚扰,张文定也没个办法帮潘小荣一家避免想讨得公道,不可能那么容易的。

    至于说这时候再以一县之长的身份,或者以县政府的名义去看望潘小荣一家人,那就相当不合适了上一出这贴子,县里就去看望了,是不是心虚呢?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这个说实话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县里要摆出一个认真彻查的态度,而且在查实之前,还不适合做出什么别的举动。

    当然了,县里不能有所举动,但张文定个人,还是可能有办法帮助一下潘小荣的家人的。

    张文定的举动,就是私人拿了一万块钱出来,存入了“不为五斗米折腰”所公布的一个捐助账号里。

    没错,那个络大,不仅仅只是写了篇文章那么简单,还说要帮助潘小荣一家他知道轻重,不帮人家找律师打官司,而是帮潘小荣的父亲筹钱治病。

    这个筹钱治病,是要等到“不为五斗米折腰”亲自来燃翼之后,会把钱交给潘小荣他在上是这么说的,并且说发贴的时候,已经订好了票,正往望柏市而来。

    至于这个钱会不会到潘小荣家里去,张文定暂时还真操不了那个心。不过,只要这钱被“不为五斗米折腰”给私吞了,那张文定肯定不会放过那家伙就是了,反正有石三勇在,想要找到这个不为五斗米折腰,想必也没什么难度。

    县警察局,赵佩华召集班子成员开了个紧急会议,讨论眼前这个涉及到赵佩华的事情要怎么处理。

    “目前,这个事情已经在上闹得沸沸扬扬,县委对这个情况相当重视,县政府对此也特别关注,要求我们给广大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交待。”局长吴山为的目光在班子成员脸上一一扫过,面色凝重地说道,“大家议一议,看看这事儿,要怎么弄?赶紧拿出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时间不等人。”

    这话一落音,班子成员就相互看了看,却没一个人接话。

    县警察局党委班子共有九个人,以前的局长是以副县长的身份兼任的局长。现在的吴山为嘛,目前来讲,却只是副处级干部,并没有落实副县长的职务,所以在县局真心有点压不住局面毕竟县里党委成员中,除了一个钱海,别的都算是吴忠诚的麾下了。

    局党委九个人,一正三副四个书记,还有五个党委成员。

    党委班子中,有一正六副七个局长,其实有一个副局长兼任县森林警察局一把手,然后还有一个纪委书记,一个交警大队长。

    这样的一个党委班子中,就没有县局警令部主任以及县局政治处主任。

    吴山为初来乍到,尽管是一把手,但短短时间之内,最多也只能把警令部掌控住,第二个就是政治处了。

    可是,燃翼这边,偏偏这两个部门的一把手,都没有进局党委班子,所以,吴山为在党委会上,多少有点孤独。

    对吴山为这个一把手,县局班子成员真的是不怎么接受的,别说政委黄强对吴山为不爽,就连排名最后的交警大队长周胜,虽然不敢跟吴山为对着干,但还真心没怎么把吴山为当回事。

    眼见没人接话,吴山为只能憋屈地点名了:“周队长,你有什么看法?”

    没办法,柿子要捡软的捏,虽然大家都是党委成员,但周胜的实职,却只是一个大队的大队长,那吴山为肯定要先点他的名了,给他压力,比给别的班子成员压力要容易得多。

    周胜是真的不敢跟吴山为对着干,但也肯定是不会听吴山为招呼了,一脚就将皮球踢得老远:“局长,最近县里酒驾醉驾的情况比较突出,交警大队这边,一中队二中全员出动,乡镇几个中队都抽调人手上来了,我这儿天天都在外面跑,对这个情况,不了解,不敢乱说,怕干扰了局面的正常调查布置。”

    这话的意思很明确,这事儿跟我交警大队没关系,局座你要问,就问治安大队或者刑侦大队吧,实在不行,警务督察上嘛。

    吴山为狠狠地瞪了周胜一眼,却拿他没办法,只能去看别人。

    不过,他也知道,有了周胜刚才这个打底,别人的话,估计只会比周胜的话更硬了毕竟,周胜在班子中,只是垫底的。

    正当吴山为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副局长、政委黄强说话了:“我说两句啊,这个事情吧,局里去年已经定案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总不能因为上有人随便造几句谣,我们就要把案子推倒重来吧?搞案子,是要讲证据的要我看,这是当时赵佩华为人厚道,大气,要不然告潘小荣一个敲诈,那都”

    那都什么,黄强没明说,但意思别人都听得懂。

    这时候,局纪委书记董山接话了:“对!我们局里做事,是要规定有纪律的,我们是要听从组织指挥的,怎么能被上那些谣言左右?照我看呐,先别管那么多,让监大队先查一查,然后刑侦大队这边出警,把那个谣言的人给抓过来!”

    听到这里,吴山为就知道,这会议要照这个样子开下去,那县委那边是好交待的,不过县政府那边,估计张老板要跳起来!

    局党委班子这些人是什么状况,吴山为基本上也知道,于是,他不等别人再说话,直接看向了钱海:“钱海同志怎么看?”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