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章 趁火打劫

    第一千一百章趁火打劫

    交通厅的钱下来了,这路就得动工修,不然的话,你当交通厅的钱就是那么好拿的吗?

    那钱绝对能够烫得人外焦里嫩。(wwW.goalkeeping-museum.com)

    省厅下来了资金,你不用启动项目,是想打这钱的主意吗?

    这个责问,别说吴忠诚和张文定这两个正处的小肩膀扛不起,就算是佟冷海和曹子华这两个正厅要硬扛下来,也会相当吃力。

    所以说,曹子华现在比较郁闷。

    虽然说省管县,但其实也仅仅只是财政上是省管县,许多具体的工作,依然是市管县。如果燃翼县里敢拿着交通厅的这笔钱而不动工,那望柏市里都会被省里批评的。

    这种情况下,燃翼县里就只有动工一条路可走了。

    只是,真要动工了的话,交通厅那点钱用起来,可就太不经用了,到时候项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没钱了,难不成停工吗?

    这要是工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因为没钱而停工了的话,玩笑可就开大了。不仅仅燃翼觉得丢人,就连望柏市也会脸上无光,甚至石盘省,也丢人丢大了。

    这一个项目,要让省里丢了人,那省里绝对会让市里县里倒一批人的。

    这种风险,曹子华可不愿去冒。

    所以,这时候的曹子华,真心想骂人了。尼玛,看看你们燃翼干的这叫什么破事儿!

    看着这两位燃翼县的主官,曹子华强忍着心里想骂娘的冲动,阴着一张脸,神表难看地问道:“你们县里,还能够拿出来多少?”

    “县里”吴忠诚迟疑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张文定,直接就把这个锅甩了过去,“文定,县财政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党委管的是宏观,财政这个是政府管的,所以,吴忠诚这个锅甩得相当有理由,丝毫没有压力。

    张文定眼见吴忠诚一点都不肯担责任,心中很不爽,但这事儿,确实应该他这个县府一把手来回答,便只能接着这锅,而且没办法像吴忠诚那样使出甩锅**,只好坦然说道:“领导这个,县里目前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曹子华两眼直直地盯着张文定,眼中似乎要冒出火来了。

    擦,有你们燃翼这么干事儿的么?

    “县里的情况”张文定想解释一下,然而,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什么可解释的。

    燃翼有多县,市里领导哪个不清楚?

    果然,他没解释,曹子华也没追问了,只是恨恨地说道:“市里会给你们三百万,但现在没钱,过段时间吧。剩下的缺口,你们自己想办法。”

    说到这和,曹子华猛的提高了声音:“组织上让你们在燃翼工作上,是让为燃翼解决困难的,不是让你们天天往上面要钱的!啊,只知道一昧的向上面要钱,那这个工作谁不会干?要开动脑筋,要发挥主观能动性,要把经济搞活起来,两位同志,你们都是组织上精挑细选的,都是省委组织部挂名了的重点干部,能不能拿出点面对困难的勇气,能不能想几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啊?”

    这个声音大到甚至都传到门外了,令等在外间的几个人心惊肉动,不知道燃翼县里弄出了什么大事情,惹得一向以好色和脾气好著称的曹老板都大光其火,不顾形象地训人了。

    外面的人多少有点幸灾乐祸,而里面的吴忠诚和张文定,却是羞愧不已,一言不发,乖乖低头挨训。心里在郁闷的同时,也有点小小的意外,没想到曹老板居然答应了三百万。

    不过,三百万听上去不少,但相对于一亿七千万的缺口,却是杯水车薪了。

    训了二人一通,曹子华的心情舒坦了许多,但看着这二人,还是觉得烦,便很生硬地指示了一句:“既然交通厅的钱下来了,你们县里也赶紧动起来吧。这个工程,交通厅肯定会盯得紧,你们也要打起精神,千万别出什么问题!我给你们打个预防针,啊,不管哪里出问题,市里都会严查到底!”

    从曹子华办公室出来,吴忠诚边往外走对张文定道:“文定啊,市里估计是没什么办法了,你省里还有什么路子吗?”

    这话就只差明说,你既然和省府一把手有关系,这时候就要用起来啊!

    “班长,我的关系都用了。”张文定自然知道吴忠诚是什么意思,脚步不停,一句话便堵了他的嘴,“要不然的话,交通厅怎么可能会给我们这个项目,并且款子下来得这么快?”

    这个话,真的就让吴忠诚没理由再让张文定去省了。

    于是,吴忠诚略作沉吟,便话锋一转,似征询张文定的意见,却又像是自言自语:“看来,上面也要不到钱了,我们还是要靠自己啊!”

    张文定点点头,附和道:“嗯,是得想想办法了。班长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吴忠诚颇为矜持地说道:“这匆忙之间,还真找不到什么来钱的路子。”

    说得你好像再多点时间,就有来钱了的路子了似的。张文定心中暗暗鄙视了他一下,嘴里道:“暂时找不到路子,那就只能慢慢想办法了。但这个工程,近期还是要动起来,要不然没法交待。”

    “嗯,先动起来吧,再怎么半年时间是撑得住的。”吴忠诚同意了张文定的意见,紧接着又道,“半年之后,看工程进度怎么样,实在没办法了,就把劳动路那边开发起来,到时候县里有笔收入,又可以撑一段时间。”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脚步就稍稍一顿,然后才继续迈步,嘴里道:“劳动路那边啊目前县里一条省道修整,一条省道扩建,还有水库要建,县里的力量都重点关注到这几个大工程上了,很难兼顾其它啊!”

    “唔”吴忠诚似是而非地应了一声,再也没有和张文定多说一个字的兴趣,大步往前而去。

    看着吴忠诚快步离去的背影,张文定的脸也在瞬间阴云密布。

    这个吴忠诚,竟然想趁火打劫,在这个时候旧话重提,打起了劳动路开发的主意,真当我张文定像姜富强那么软吗?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