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有些事,要做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有些事,要做

    一方面,他明确的反对了吴忠诚的意思,而且提出自己去跑资金,这就算是在吴忠诚手里摘桃子,自己这么做,只会跟吴忠诚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另一方面,如果他真的把钱要来,在外界也会传出一个声音,那就是前期吴忠诚跑的差不多了,你张文定无非就是捡了个便宜而已,没什么值得炫耀的。(www.k6uk.com)

    别人怎么看,张文定并不是很在乎。

    他既然提出自己去跑资金,就是想跟县里的常委们表明,我张文定在省里是有门路的,而且这个门路还很广,至少要比吴忠诚广。

    再者说,张文定这也是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做事的,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去省里跑资金,一般人根本就不敢揽这档子差事。

    姜富强明确的支持了张文定的想法,其他常委本来想说两句的也开始沉默了。

    现在张文定已经有了一定的威信,姜富强在县政府那边也在开始发威,已经不再是吴忠诚一家独大了。

    县里的局面有了变化,大家心里都有一些别的打算了。

    在县里三位主要领导各搞各的时候,谁都不想惹火烧身,若是提出肯定意见,那就站到了张文定这边,那若是提出否定意见,那姜富强和张文定肯定会让自己拿出个办法。

    这么棘手的事,吴忠诚都解决不了,自己这点本事又怎么能搞定?

    所以,即便梅胜言和刘爱琼这几个吴忠诚的心腹,也都装聋作哑,不发表任何意见。

    当然了,如果吴忠诚对梅胜言和刘爱琼作出了暗示,他们还是会跳出来说话的。

    吴忠诚恨透了张文定,但又不得不接受他的建议,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出让张文定去省里跑一跑,但也没说出反对的话来,甚至都没有说这个议题今后再讨论,而是仅仅把话题一转,讨论起下一个议题了纵然是默认,也要默认得不留痕迹啊。

    其他的事情讨论起来就容易得多了。

    只要是不涉及到资金的事,无非就是你说两句,我说两句,最后按照吴忠诚的意思办了。

    这些,张文定都不参与,即便是说几句话,也都是不疼不痒,起不到什么战略性的意义。

    他所关心的都是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而且能给自己带来些什么的大事。

    第二天,张文定便离开燃翼,来到了省城白漳。

    他到白漳市的第一件事便是带了点燃翼的土特产去了武贤齐家里一趟。

    现在的张文定,对武贤齐的态度已经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他心里那点抗拒越来越少,更多的,却是对武贤齐的认同和尊重了。

    一来,武贤齐是一省之长,是自己的领导,自己理应尊重二来,他是武玲的哥哥,自己也要叫他一声哥,从这个上面来讲,也要尊重。

    由于不是晚上,武贤齐自然不在家。

    曾丽是接到张文定的电话后,请假回家等着。其实,她请不请假都无所谓,在单位,就算是不去上班,也没人会管她的。

    曾丽见到张文定,很是亲热:“来就来,又提这些干什么?麻烦!”

    “我又没走路,有车子。”张文定一眼就看出来她是刚从厨房里出来的,便笑着道,“都是些吃的,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不过都是绿色天然的。说起来,这些东西别人觉得好吃,可我吃起来就那个味,还是你包的饺子最好吃。”

    这个话曾丽爱听。

    每次张文定过来,或者武云回家,她总是要亲自包饺子,这是她最得意的事情了,现在被张文定这么一说,不管他是出于真心还是恭维,她都特别开心。

    曾丽道:“也就你和武云喜欢吃。那丫头在燃翼怎么样?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

    张文定道:“她好得很,还说过几天就回来的。”

    曾丽就摇了摇头,道:“那么大个姑娘了,还没个定性,唉”

    张文定听到她这个话就一阵头大,嫂子你不会还想着要我去劝她找男朋友吧?这任务太艰巨了,比去交通厅要交款子还艰巨啊!

    嫂子,你别为难我啊!

    这个话,张文定是真不想接,但不接也不行。

    想了想,张文定就斟酌着说道:“我最近吧,有个感觉,她的境界快要圆满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不到再呆在燃翼了。到时候,她的性格,以及世界观人生观,可能也会跟以前所区别。”

    曾丽听出了他这个话里的意思,心里很是激动,急忙问道:“你是说,她,她那个思想,会转过弯来?”

    纵然二人对于武云的性取向都是心知肚明,可曾丽还是不肯明说女儿是同性恋的话,只能有思想转弯这种话来表示了。

    张文定可不敢把这个话说死,摇摇头道:“这个思想转变转不转得过来,现在还说不好。不过,应该是有可能的。她的功夫提升一个境界,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一些思想,很有可能会改变。”

    这话说得模棱两可,但听在曾丽的耳朵里,却无异于天籁之音。

    她只往好的方面去想了,至于不好的方向,则是选择性的忽略了。

    对这个情况,张文定也很是无奈。

    反正这个事情,最终还是要看武云的,找到合适的机会了,再劝劝武云吧。

    正如吴忠诚所料想的一般,交通厅的事情,张文定根本就没想过找武贤齐。

    一方面,那么点事儿找武贤齐,实在是杀鸡用牛刀了另一方面,他实在是不想一遇到点什么困难就找武贤齐帮忙。

    现在,张文定不再像以前一样排斥找武家帮忙,可也要在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他才会找武贤齐的。

    不说他和武贤齐之间这种关系,就算是再平等的关系,也不是说用就用的。平日里把关系搞好,不要临时抱佛脚,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离开武贤齐家,张文定便找到了当初在省委党校学习时候的师姐,赵世豪。

    其实,张文定此行的目的就是奔着赵世豪来的,她是省高速管理局的副职,而且是在省公路局出来的,当时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她还是省公路局的副职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