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六二章 喝两杯的理由

    第九六二章喝两杯的理由

    这种吞噬是可怕的,是无法挽回的,后来张文定来到燃翼,联系就更少了。(看啦又看小說)

    上次给徐莹打电话,还是来燃翼之前,他只是跟她报告了一声,没多说,而徐莹也只是对他表示了恭喜,就这么草草的挂了电话,直到今天。

    这种关系的冷淡,有徐莹故意为之的因素,也有张文定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在里面。

    有时候男女之间的感情真的说不清楚。

    这么久没联系,今天看到她,张文定的心里还是翻腾起了一股热浪。徐莹虽然略显清瘦,但她的容貌没有变,眼神没有变。

    张文定对徐莹的感情,在这一眼中,又一次升到了顶峰。

    他发现,他对她一直都是有感情的。

    他对她的爱还在,没冷却,平时没想起,只因为那份爱太沉,沉得变成了心底思念的最深。

    张文定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徐莹就在眼前,自己却连主动上去说句话的行为都不能有。他发现自己隐隐有点恋爱时候的急躁了。

    好在,他毕竟还是个领导干部,什么情绪都能够很好地控制住。

    徐莹身为一个副厅级干部,而且本身就是一个事业重过感情的女人,所以,尽管感动加激动,却还是理性多一些,没有直接上去就跟张文定打招呼。

    此时,岳文豪恰好跟她介绍起来曹子华,市委一号没来,市府一把自然就是第一个需要打招呼的人了。

    “徐书记,今天真是不巧,书记出差在外,我也是刚回来,怠慢了。欢迎,欢迎。”曹子华握着徐莹的手,客气地打了个招呼。

    “曹市长这是哪里话啊,您这么热情,倒是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徐莹的眼睛是直视着曹子华的,但谁也没有发现,其实她的余光是落在站在曹子华身后的张文定脸上的。

    两人又客气了几句后,曹子华一转身,看着张文定笑着道:“徐书记,看看我带谁来了。”

    徐莹早就看到了张文定,这个时候却还是装作才发现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惊喜的微笑来。

    张文定等的就是曹子华这句话,赶紧上前走了一步,克制住自己的激动,握住了徐莹的手,不用刻意去装,本色演出就流露出来了几分激动的神色,语速都有一点点快了:“老领导,我代表燃翼全县人民,欢迎团省委领导前来视察指导工作。”

    此时此刻,徐莹心思很多,千言万语。

    不过,她这个时候自然也不敢过多的表露,只是直视着张文定,目光中的贪婪或许只有两个人才能感觉的到。

    她微笑着,紧紧地握着张文定的手,感慨道:“文定呀,刚才我看着就像你,还真是你。好久不见呀,你胖了,成熟了。”

    其实张文定没变,没胖也没瘦,徐莹只是找个借口多审视他一会,同时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当着市领导的面,她要让张文定有话往下接。

    张文定咧着嘴,看着徐莹,道:“我是成熟了,老领导你怎么变年轻了呢?都说燃翼的水土养人,可我明显养得没有老领导好呀,还得向老领导你多取取经才行。”

    默契,两个人就是这么默契。

    徐莹道:“向我取什么经呀,你现在是曹市长、岳书记手下的兵,得向他们多请教多取经,争取尽快融入新的工作环境,尽早为人民群众做出最大的贡献。”

    张文定连声称是,松开了手又对曹子华和岳文豪奉承了几句。

    “文定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曹子华笑眯眯地说,还点了点头,仿佛对张文定有多器重似的。

    岳文豪看着曹子华这样子就心里不爽,你特么的堂堂一个正厅级的市府一把,跑过来陪团省委副职吃饭,这根本就不搭界啊。就算不怕别人说你手伸得太长,难道就一点也不觉得丢脸吗?

    岳文豪是有点看不上曹子华的。

    曹子华的好色,在望柏那是相当有名气的,甚至有好事者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曹好色。

    领导干部被别人取外号,这个不稀奇,甚至有些外号还千奇百怪。但是,像这种直接在姓的后面加上“好色”“好财”之类词语来做外号的,实在是比较少见。

    由此可见,曹子华好色的名声已经到了一种什么程度了。

    当领导的,喜欢美女不是错,可你搞得这么明目张胆人尽皆知,真的很影响形象啊!

    尼玛,你从市政府跑过来,难不成还想和徐莹发生点什么故事不成?

    擦,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这么年轻漂亮的实职副厅,你以为是下面那些科级处级,可以随随便便跟你玩?

    不过,不管岳文豪对曹子华多不爽,却也没有办法提出异议。谁叫人家是正厅,他只是副厅呢?

    虽说市委常委会的排名中,他们一个第二一个第三,但就这么点差距,也许这辈子都不一定迈得过去呢。

    一行人入席,曹子华坐了主位,徐莹是主宾,岳文豪是主陪。

    别的人的坐次也有意思,张文定被安排到了徐莹的身边,说是要他好好陪陪他的老领导,团市委一把手朱倩倩则坐到了岳文豪的身边,这个没有明说有什么说法,但大家总觉得这样坐的话,才跟徐莹和张文定的搭配相合。

    席间不免觥筹交错,谈笑风生中也带着点若隐若现的刀光剑影。

    张文定职位虽然不算低,但在市领导面前,也不算什么。平时在县里都是别人敬他的酒,他想喝一口就喝一口,想只在嘴唇上沾一沾就沾一沾。今天,他基本上都是在敬酒。

    这顿饭还没有吃上两个小时,张文定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但凡是个领导,他都要敬一杯,包括徐莹在内。

    当然,他的酒量是足以应付这场饭的。

    只是,他和徐莹同坐一桌,便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巴不得赶紧结束,好好和徐莹叙叙感情。

    吃饭的时候,张文定和徐莹的眉来眼去倒也做的隐蔽,市里的领导虽然没有发觉出她们两个之间有什么异常,但张文定作为徐莹的老下属,而且还亲自来市里迎接,市领导还是借着这个理由,让张文定和徐莹多喝了两杯。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