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九零章 个人问题

    第**零章个人问题

    张文定惊讶不已:“你要去安青?”

    “没有,我去安青干什么?不可能啊!”白珊珊摇摇头道,“我的意思是,你在区县干过,给我传授点经验,免得我到时候两眼一抹黑,受人欺负啊。(www.k6uk.com)”

    张文定明白她说的意思,虽说安青是个县级市,可木槿花曾派了她以前的秘书去安青,这个秘书,不可能又往安青派过去。

    木槿花是随江一姐,着眼的是全市,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县级市。

    张文定想到自己刚到安青去当副县长的时候,的确有点无头苍蝇的味道,心想跟他的经历相比,白珊珊无疑还是略显单薄,真要下区县了,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开展的。

    不过呢,由于白珊珊给木槿花当了那么长时间的秘书,跟各区县的领导班子都不陌生,这一点,比起他当初下安青任职,要有优势得多。

    若是一般人说这种话,张文定肯定不会当真,就算是当真了,也不可能说掏心窝子的话。好为人师,是官场大忌。

    好在,他和白珊珊的关系不一般,没有这层顾虑,想了想,便把他当初在安青时候的一些心得和感触说了说。他不知道他在安青的心得对白珊珊有多大的用处,但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参照。

    白珊珊听得很认真,还时不时地问两句。

    就这么聊着聊着,从处理县委县政府人际关系上,就说到了乡镇经济发展和农村工作的开展这个上面,特别是乡镇经济建设这一块,白珊珊问得相当细。

    张文定在安青其实并没有干出什么成绩,乡镇经济建设这一块,他知之甚少,暗想白珊珊对这一块感兴趣,难不成下区县是准备抓经济工作?但她这时候都还没有明确去哪个区县,也不知道是去党委还是政府,更不可能知道具体的分工,这时候问这些,有点早了吧?

    不过,这个问题张文定只会闷在肚子,不可能问出口。

    白珊珊的电话很多,时不时接个电话,搞得这聊天也有些断断续续。

    正聊到兴头上的时候,白珊珊又接了个电话之后,就一脸无奈地对张文定道:“你明天不急着回白漳吧?”

    张文定没有回答,反问道:“有事?”

    白珊珊道:“陪我玩一天,这个,算不算事?”

    “玩一天?”张文定扬扬眉毛道,“老板那边,忙得过来?”

    白珊珊道:“老板知道你回来,放我假了。”

    张文定不知道她这话是真是假,但却明白,她明天是真的有时间休息,暗想能够跟着木槿花这个体谅人的老板,倒也是她的福气。

    看看别的市领导的秘书,基本上天天都跟着领导,哪有什么假期啊!

    “那我呆会儿得去老板那儿报个道。”张文定点点头,然后看着白珊珊,问,“明天到底什么事?你先给我打个预防针,我可不想出洋相。”

    刚才白珊珊接那个电话,张文定虽然没有听到电话里的人说的什么,但白珊珊的话,他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好像是约定了明天有个什么活动。

    白珊珊笑嘻嘻地说道:“明天你打扮得帅一点就行了,唔,不用打扮,你本来就帅。”

    “我跟帅这个字没多大关系吧?”张文定笑了笑,他对自己的相貌还是清楚的,有一点点帅,但并不是很帅。

    白珊珊道:“我说你帅你就帅,反正在我看来,你是最帅的。”

    张文定道:“你这是情人出西施。”

    白珊珊嘿嘿一笑,两眼直直地盯着他道:“你是我情人吗?”

    张文定就闷了一下,刚才说话一直很注意来着,怎么突然就一不小心又说错了呢?他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嘿嘿笑了笑。

    “真没劲,你就随便回答一句又怎么了?不是也可以假装一下嘛。”白珊珊眨眨眼,顿了顿道,“明天,你只有一个任务,就是假装我男人。”

    “啊?”张文定一脸的不可思议。

    白珊珊摆摆手道:“错了,不是男人,是男朋友。”

    张文定道:“拿我当挡箭牌?”

    白珊珊点点头。

    张文定摇了摇头,道:“随江很多人都认识我,知道我有老婆的,你这把戏,一拆就穿。拉着我当挡箭牌,还不如直接拒绝别人呢。”

    “他又不认识你。”白珊珊道,“我跟他说过了,说有男朋友,他不相信,缠得我烦,这事儿只能找你帮忙了。”

    “不是吧?还有人敢缠你?”张文定脸上惊讶的表情相当夸张。

    白珊珊很不高兴地说:“你的意思是我很差劲,没男人要啊?”

    张文定道:“不是,我是说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纠缠我们白大秘?”

    白珊珊哼哼着道:“你们一个系统的。”

    张文定就更奇怪了:“我们一个系统的?随江地税的?那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就算不认识,听到名字也会知道啊。”

    “不是地税,是国税的。”白珊珊表情怪怪的,哭笑不得道,“税务总局下来挂职的,随江国税的一个副局长,比我还小两岁呢!上次开纳税大户表彰会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总给我打电话,要请我吃饭、打球,还说对我一见钟情,真不知道他哪根神经搭错线了。”

    “我们现在和国税打交道很少啊。啧,姐弟恋呀,现在流行这个。我老婆就比我大嘛。不过,话说回来,我挺佩服他的,随江第一秘,他都敢打主意,光凭这份胆量,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张文定心想要说一个系统的,那也说得过去。

    毕竟,不管国税还是地税,搞干部培训的时候,都是在那三家税务学院中学习的。

    白珊珊长叹一声:“他跟老板认识,怎么会没这点胆量?”

    原来如此!张文定脱口而出:“他和老板什么关系?”

    白珊珊摇头道:“不清楚,他是京城的人,老板对他比较客气。”

    比较客气,这个就有说法了。

    或许是木槿花在京城的熟人,关系还比较亲近或许,关系一般,但木槿花不愿意和他深交也不愿意随便得罪他,所以,就客气一点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