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四九章 坐等风暴

    第八四九章坐等风暴

    这一靠,让那人如同被头牛撞了一下,原本抓着张劲的手松开了,然后就被撞出了三米多远,连退了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连着几声咳嗽,脸色相当难看。(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张文定没练过铁头功,只不过他以道家丹法的真气聚于头前,那一头也够普通高手好好享受的了他对八极拳的铁山靠并不精通,但沾衣十八跌还是玩得相当顺手的。

    所以,他取了个巧,偷袭过后再耍无赖,几个眨眼的工夫,便赢了一场他都声明了武云是他侄女,就是欺负那人不敢对他下狠手,而他则相对可以放得开手脚一些。

    想到自己越来越无耻了,张文定就有点郁闷,再次朝那人拱拱手,颇有点潇洒地说道:“承让。”

    那人被他这一搞,就要冲上来再比一番,黄三哥说话了:“你们赢了,第三场不用比了。”

    说着,他深深地看了黄欣黛一眼,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却只是摇摇头,当先往门外走去。

    看着黄三哥等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张文定一脸沉郁,武云也不说话,酒吧内其他人都被这场面镇住了,一时之间也没人开口。

    他们看不懂刚才的两场比试有何惊心动魄之处,却也知道张文定和武云是高手了,不说武云先前那踩着桌子过去所展示出来的轻身术,单就三招打得别人吐血,那真是太刺激了。而张文定的沾衣十八跌,身子一靠就把人靠飞了三米多远,还差点没站稳,怎么看怎么像武林高手。

    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就这么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面前,这让他们有一瞬间的失神。失神过后,便猛地爆发出了一阵叫好声,这叫好声传进刚刚走到门外的三个人耳中,让黄三哥身形一晃,受了点不大的刺激。

    张文定微笑着对四方拱拱手,道:“诸位,多谢了。”

    众人又是一阵起哄,这一刻,张文定就像个英雄似的,反倒把武云的风头给比了下去。

    毕竟,武云那是为了自己的事情,而张文定,却是替别人出头。

    性质不一样,所受到的待遇自然也不一样,至于张文定和武云的关系是不是很亲近,亲近到什么程度,这就不是他们要关心的了。

    原本只是热闹的气氛变得热烈了起来,出现了今天晚上第一个喝酒的**,许多人向张文定敬酒。

    张文定这时候不好扫别人的兴,跳上一张桌子大声说:“诸位,酒你们先喝着,我要等到新人拜过天地才能喝,今天我任务很重呀,可不能因酒误事。到时候再向大家赔罪。”

    众人乐呵呵地回应着,也有人笑着说喝酒了才更厉害之类的话,但都没有再要敬他的酒了。张文定今天只是帮着武云出头,可在他们心里,张文定的举动,未尝不是对他们这种与世俗格格不入的情感的一种认可。

    这种认可,让他们很开心。

    在众人并不整齐的欢乐叫喊声中,张文定关心着武云:“恢复得怎么样?”

    武云道:“还能再拼一场。”

    张文定有点怀疑她现在的状态,拼倒是能够拼一场,可是拼过之后,会不会留下太重的暗伤,这个就有点说不好了。

    甚至,有些暗伤是属于那种基本上没可能消除的,相当严重。

    武云对张文定眨眨眼,张文定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不管武云的体力恢复了多少,张文定都不能拆她的台,因为还有黄欣黛在一旁呢,只要他稍稍问一句,黄欣黛都会担心。

    黄欣黛对于武道不精,见武云只出了一身汗而三哥吐了口血,直接就认为三哥受了伤武云没有什么事。张文定觉得,黄欣黛能够和武云相爱,倒也是一种福气了。

    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张文定对武云道:“你先去休息一下。”

    武云苦笑着摇头,道:“今天晚上,大哥可能会来,我这做小妹的,总要迎一迎的。”

    武云口中的大哥,那是武家的嫡长孙,在武家很有份量的。

    武家主母所出的一儿一女,儿子这边只得一女,那就是武云,女儿那边还没动静,就算有动静,那也是外人了,不姓武。

    所以说,武家主母这边,虽然肯定也会对自己亲生的子女稍有不同,但却不至于去压制嫡长孙。

    家族的延续,由不得她乱动私心。

    武玲曾对武贤齐说,武家第三代已经不堪入目,难以延续家族的辉煌。这话多少还是有点过的,是她个人偏激的看法。

    武家这么大的家族,子弟之中良莠不齐是肯定的,而就算再怎么差的人,在这个环境下长大,耳濡目染之下,怎么可能会一无是处?

    比如说,武家的嫡长孙,那就是个厉害人物,据说很得武家老爷子看重,武家二代三代人之间,对于那位也是相当看好。这样的人物,张文定见过几面,却是没有深交。

    人家比他大了差不多二十岁,却比他低了一辈,这还真不好深交。

    另外,以武家第三代领军人物的身份,和他这么一个草根出身的家伙,也还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啊。疏远和客气,那肯定是必然的。

    武家二代三代那么多人中,能够有武玲和武云这两人对他挺好,不得不说都是个奇迹了。

    想着那位人物,张文定不由得摇头感慨:“连他都惊动了,你这也算是干了件大事啊。”

    “这本来就是人生大事。”武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脸上神色和气息已经平缓了下来,“呆会儿他来了,你得帮我顶着。”

    张文定点点头,道:“你不会怕他吧?”

    武云有点不爽地说:“我倒不是怕他,只是他这个人吧,我不想和他罗嗦。”

    张文定心想你不想和他罗嗦干嘛还要等着见他?干脆躲开不就得了!不过这话显然是不适合说出来的,他笑着道:“你用我倒是用得挺顺手的。”

    武云也笑了起来:“谁叫他比我大,你又比他大呢?”

    张文定道:“我可还年轻着呢。别把我说老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