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零二章 不能信

    第八零二章不能信

    张文定就有点摸不准姜慈的意思了,但还是很快点头表示认同:“市长的指示很有见地,只有发展多元化的经济,才能形成良性循环,避免经济畸形发展,才能保证各行各业都能有一个健康持续稳定的发展环境”

    张文定这番话多少显得有点苍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建议,仅仅只是表态支持姜慈的意思。(www.k6uk.com)在没弄明白姜慈心里到底是什么打算的时候,张文定可不想胡乱说话,谨慎一点比较好。

    反正他只要表态支持姜慈,姜慈肯定不会让他这么一个常委副手寒心的常务副是姚雷的人,他姜慈要是还不把别的常委副手拉拢,那市府这一亩三分地姓什么,可就难说了。

    姜慈和张文定再次来到省城,把该跑的几个厅局都跑了一遍,姜慈甚至还约了水利厅一位副厅长出来。

    在换届之前的敏感时刻,那位副厅长还肯出来,足以证明和姜慈的关系不浅。

    可纵是如此,对于苏河的水库项目,副厅却是丝毫都不松口。其实也没什么好松口的,姜慈只是稍稍提了一下,见副厅没有任何表示,他便不再提这个话了。

    至于财政厅方面,倒是没约出哪位副厅来,只是和国库局副局孔庄红一起坐了坐。

    这个结果,姜慈不是很满意,但也能够接受,财政厅不比别的厅局,厅领导平时就很少见外人,更何况年底了?

    孔庄红能够出来,都是给足了张文定面子了的国库局的副职,在财政厅里也算是手握实权的人啊。

    在省城的几天,白天是累了一点,不过张文定晚上还是过得很舒服的夜夜和徐莹呆在一起,享尽无限温柔。

    从白漳回到安青,姜慈依然没有和张文定讨论分工的事情,不知道是还要再观察观察,还是心中尚没有决断。

    张文定以前还不怎么着急,可眼看着区县两会的时间一天天接近,他居然也有些平静不下来了。

    他心里不平静,仅仅只是惦记着分工的事情,倒没有担心会选不上随江这边的风气还是比较好的,很少听到人代会上出现组织意图落实得不到位的情况。

    相对于有些地方等额选举都会有选不上的搞法,随江这边差额选举都能够很好的贯彻落实组织意图的好传统,真的让候选人没有什么压力。

    乡镇都几乎没见着跳票的现象,区县担心什么?

    只是,这个分工如何调整,真的勾得人心痒痒啊。

    安青的两会如期召开,圆满结束,中间没出一点乱子。

    人大这边认认真真地贯彻落实了组织意图,政协那里仔仔细细地讨论了一些不知道啥时候才有可能实施的提案,皆大欢喜。

    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张文定的分工终于调整了。继续协助市长分管着农业、林业、水利这三个部门,至于民政、烟草、残联、能源、气象、供销等部门,则交了出去了,另外,他又多了几个分管的部门,分别是招商、规划、城建、国土等等。

    这个调整有点非常规的味道,既给了张文定实权,又没让他扔掉包袱。

    这让安青许多人看不懂,姜慈这是玩的哪一出呢?

    许多人在猜测着姜慈的意思,还有许多人则四处打听张文定的喜好。

    张文定新分管的几个部门的部门负责人虽然不怎么看好张文定,可也不想被张文定给盯住了。

    毕竟,当初张文定刚来安青时对付民政局的残醋手段,虽然早已成为过去式,但这几个部门的负责人也不愿意赌自己会不会激起张市长的滔天凶焰。

    至于以往一直围着这三个部门吃饭的老板们,自然都想和张文定搞好关系了。

    这社会就是一张巨大的关系,哪怕张文定不想随便和人吃饭,有时候却也有推不过的人情。

    人家从安青找不到人关说,去随江找人还不成吗?甚至就连徐莹都给他打了个电话,介绍了个人,要他给个面子,跟那人见一面。

    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徐莹的面子不能不给。

    “是男的还是女的啊?”张文定语气怪怪地问道,他倒不是吃醋,但却要表现出吃醋的样子来,这样会显得对徐莹相当在意。

    “到时候就知道了。”徐莹笑嘻嘻地说道,“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你都得见一见。”

    “仅仅只是见一见?”张文定哼哼着道,跟别人他自然不可能这么缠着问个不停,可徐莹一个人在白漳,扯着个话题多说几句也是爱的体现。

    徐莹道:“那你还想上床啊?”

    “哈哈哈。”张文定笑出了声,颇为得意地说,“我知道了,肯定是个女的。啧,既然领导发话了,那我就从百忙之中抽出那么一点点相当宝贵的时间,勉为其难见一见吧”

    徐莹没好气地说:“就见不得你这骚包样。”

    张文定调戏她道:“你只想见我的骚样吧。”

    “咯咯咯”徐莹娇笑了一阵,道,“我上班呢,不和你说了。”

    “上班更好呀。”张文定不为所动,继续调戏道,“我还想下次到你办公室呢”

    “你个小坏蛋。不跟你说了。”徐莹这话说完,不等张文定开口,便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连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压下身体的炽热和心头的涟漪。

    徐莹介绍的人名叫覃云,从名字上无从判断是男是女,张文定虽说觉得女人的可能性较大,却也不敢断定。

    不过,不管是男是女,张文定肯定都会见一见的。如果对方态度端正,所求之事又不是很为难,看在徐莹的面子上,能帮就帮一把。

    他明白,如果不是徐莹欠了那人的人情,肯定是不会给他打这个电话的,他愿意替徐莹还人情前提是这个人情没有涉及到他的原则。

    覃云还没有见到张文定的时候,苗玉珊又一次来到了安青,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说想到他办公室去拜访一下。

    张文定心想这女人不是说不来安青了的吗?转念又一想,这女人的话要能当真,那当官的都是圣人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