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一二章 得寸进尺

    第七一二章得寸进尺

    武云也明白张文定的意思,她皱了皱眉头,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道:“我不知道她这几天忙不忙,你明天自己问她吧,反正在她面前,你比我面子大。(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武云这个话,真的就很给张文定面子了。

    她虽然没有说出明天他要去她家吃饭的事情,但点明了明天要他自己问,那肯定就是指他明天会和她妈见面又说他的面子大,就更显出了他身份不一般。

    樊钱还真不知道武云跟张文定之间的关系,因为武云没跟她讲明白,只是说在随江推不掉的关系。

    她知道武云在随江捞钱,便给了武云面子来吃饭。对姜慈她还真不放在眼里,至于张文定嘛,她也不是很在乎,但是由于张文定太年轻,所以她就认为张文定在应该有些背景,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年轻就当了副县长,再加上武云对张文定的态度和对姜慈的态度不一样,所以她先前叫张文定的时候是叫的小张,而不是生硬地叫张县长。

    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张居然还能够跟武省长的夫人说得上话,而且在夫人面前比武云还有面子,那就不能掉以轻心了。

    武云的话让樊钱对张文定的态度发生了一点点细微的变化,当然了,樊钱也知道,张文定在武夫人面前,不可能真的比武云更有面子,可武云那么说,也就表明这个小张的身份,不比她武云低呀。

    张文定也不去深想武云心里的感觉,笑容依旧道:“那行,我明天自己跟她讲。”

    说着,他端着酒杯起身,来到樊钱身边,敬酒道:“樊厅,安青这些年不断的改变和发展,撤县建市工作取得的巨大成绩,都跟财政厅领导的关心和厅里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安青广大干部群众对厅领导,对财政厅都是由衷的感谢,也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姜县长和我来白漳之前,同志们一致要求,希望我们能够请厅领导下去走一走,看一看安青日新月异的变化”

    下去走一走看一看,这个话比直接要钱好听,而且也显得更加真诚。

    最主要的是,只要下去走了一走,看了一看,又哪有不拨钱的道理?

    别说财政厅了,省里随便拉个厅局的领导到下面县里转一圈,回去后肯定都会拨一笔款子下去的。至于款子的多少,那就要看县里跟厅局领导的关系处得怎么样了。

    刚才武云已经表明了和张文定还有更深层的关系,樊钱就算在工作上不对安青县有多照顾,却也不好在话语上继续冷淡下去了,要不然可是会得罪武云的。

    她先前接受敬酒的时候就没站起来,这时候自然也不会站起来,依旧坐着,但端起酒杯之后,话却比先前多了一些:“安青这些年取得的成绩是喜人的、是跟安青县广大干部群众的努力奋斗分不开的撤县建市之后,安青将迎来更大的挑战和机遇。希望在更宽广的舞台上,你们能够再接再厉,取得更加令人瞩目的成绩。啊,到时候,我一定要去安青走一走,看一看安青翻天覆地的变化”

    樊钱这个话说得滑不溜手,让人无懈可击。

    安青县的同志们想邀请她下去走一走,她答应了,但不是现在,而是安青撤县建市之后。至于撤县建市之后是不是真的会下去走一走看一看,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有句流传得很广的话怎么说来着,计划不如变化,变化不如领导的想法啊。

    话说完,樊钱就将手中杯子和张文定一碰,张文定也只能说几句热烈欢迎的话,然后将满满一杯酒喝了个干净,樊钱也将杯中那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酒一口喝掉,显得很给张文定的面子,可实际上却将张文定的要求轻描淡写的就带过了。

    张文定不好再继续纠缠,退回位子的时候,又看了看武云,他倒是很希望武云帮他说几句话,但他也明白,那不现实。

    如果武云肯帮他说话,那肯定早就帮了,而且刚才他小小地将了武云一军,武云也只是稍稍松一点口风。

    不过,刚才樊钱的态度有了一丝改变,这就是个好现象,只要她不再摆脸色,张文定相信,以姜慈的工夫,应该是有能力有办法慢慢跟她搞好关系的。

    果然不出张文定所料,姜慈在面对着财政厅副厅长的时候,可就不像在县里的时候那么矜持了。

    姜慈眼见樊厅的态度有了缓和,就像看到有了裂缝鸡蛋的苍蝇,马上就趁热打铁,使出浑身解数大拍马屁,拍得樊厅时不时轻笑出声。

    到这时候,喝酒的气氛才算起来了。

    这气氛一起来,很多话就比较好说出口了。再加上由于先前拍马屁的时候做了不少铺垫,姜慈提到拨款的时候,樊钱就有所保留地松了些口,先讲了一番省财政也不宽裕之类的废话,然后才表示,安青的实际情况确实比较特殊,撤县建市工作也是刻不容缓,所以对安青呢,厅里会酌情优先考虑的。

    费了大把的力气,终于得到这么一个带着希望的回答,姜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这个回答,并不代表着财政厅马上就会把款子拨下去,但至少表明樊钱肯接受安青县向她进一步的示好了,姜慈可以向樊钱更进一步的汇报工作了。

    姜慈也没奢望张文定一出面就真的把钱轻轻松松要下来,他只希望张文定给他创造一个接触财政厅领导的机会,后续公关,他自然会做。

    以前若不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他又何苦被中间人搞去那么多呢?

    这顿酒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喝的时候有过一些不是很愉快的经历,但姜慈和张文定还是能够算得上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张文定跟武云说是要回酒店,实际上他并未回酒店,而是又去了徐莹那里。明天武玲要来,今天晚上他可得好好陪陪徐莹了。

    还在去徐莹家路上的时候,张文定就接到姜慈的电话:“文定啊,省国库局那边,你有没有什么靠得住的关系?”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