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四二章 问候

    第六四二章问候

    走不开,那就只能给黄欣黛打个电话致歉了,也顺便关心一下她怎么去白漳坐飞机。(www.k6uk.com)

    黄欣黛接到张文定的电话,丝毫没有对这暴雪的不满之意,显得很开心:“铁路估计也够呛,如果去不了白漳就不去了,今年就在随江过年。”

    下这么大的雪,高速公路处于关闭状态,路上车辆排成了长龙堵着,有可能一堵就是几天,或许到过年也只能在路上过了,司机乘客的感受可想而知。

    铁路比高速公路好一些,可谁知道会不会临时停车一停就是十几个小时呢?

    所以,尽管黄欣黛不愁火车票的问题,却也没有坐火车的打算。

    其实,她心里也是不愿意回京城过年,一大家子在一起,就她一个人是离了婚的,对于长辈和兄弟姐妹们对她个人问题的关心,她已经越来越烦了。那些关心有真诚的,可更多的,却有种蔑视和幸灾乐祸的味道。

    现在这场雪,正好给了她一个不用回京城的理由。

    等到正月间再回去陪陪父母,耳根子清净不少,心情也不会受别人影响。

    其实不仅仅黄欣黛不愿回京城过年,武云也有同样的想法,要不然早就调直升机了。

    当然了,就算是不在随江,武云今年估计也不会回京城,而是在白漳陪父母。毕竟武贤齐现在是省政府的二把手,过年也是有事情要做的。

    对这些情况,张文定自然是不太清楚的。

    黄欣黛说她就在随江过年,张文定也没敢当真,他觉得像武云黄欣黛这些人都是手段通天的,想要回京城肯定有办法,不过,人家既然那么说了,他总要表示点意思:“真的,那太好了,要不到我家过年吧,也体会一下我们这小地方普通人家是怎么过年的。”

    “好呀。”黄欣黛笑吟吟地答应了下来,紧接着又道,“不过,你爸妈会不会不喜欢?”

    张文定没料到她答应得这么痛快,但还是不敢相信,以为她只是开玩笑的,笑着道:“怎么会呢,我爸妈很好客的,绝对欢迎。”

    黄欣黛收起了笑,半是认真半是疑惑道:“你爸妈真的欢迎?可不是带着小妹妹,而是带个大姐姐回去哦。虽然说女大三抱金砖,但我比你可大了不止三岁呀。”

    张文定满头黑线,他时常跟黄欣黛说暗恋她想她的时候,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现在被她这么一调侃,顿时就觉得有点心跳加速了。

    看来,这种小调戏,用在别人身上和自己身上,感觉真的有很大差别啊。

    这个话还真不好回答,张文定情不自禁地就干咳了几声,黄欣黛也没等他回答,便又笑着来了句:“今天你工作应该会很忙吧?多注意身体,我去吃饭了。”

    说完,不等张文定回答,她便挂断了电话。

    这种关怀的话,黄欣黛还真的很少跟他说,让他心里那点已经不算很强烈了的暗恋情绪再次沸腾了一下,黄老师这是,真的对我有那么点好感?

    啧,我就说自己还是挺有魅力的嘛,徐莹、武玲、黄欣黛,哪个不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呢?

    这一次的天气预报无比准确,雪断断续续地下着,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是石盘省三十年来未见的大雪。

    大雪一直到大年三十还在下,中间虽然有停的时候,可也只是停上一个多小时又会下起来。这几天的雪,已经给石盘省造成了很严重的雪灾,许多地方损失特别严重。

    交通是最严重的问题,还有许多诸地方水管出现爆裂,电缆挂冰电杆倒地。

    水和电是跟生活息息相关的两个方面,这两样一出问题,给人民群众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不便。

    随江是雪灾的重灾区,市委市政府所有领导都没休息,市人大市政协的领导也出动了。安青县方面,县委委政府的领导自然也没有休息,今天是大年三十,就算明天雪停下来了,没有几天这善后工作也做不完。

    更何况,县城还算好的,各乡镇,都要有县领导前去指导工作,所以众人都知道,春节这个假期,只能用来干工作了。

    张文定分管的农村工作,下乡镇是必然的了别的没分管农村工作的县领导也有下乡镇的呢。

    在县里,由于组织了许多力量清扫街道积雪,倒还不觉得什么,可城外和环城线上堵了许多车,就算没看电视不关心雪灾到了什么程度的人,只要看到这个场面也会很震撼。

    到了乡镇,这种震撼的车龙是没有出现,但想下村就不容易了。从镇上到各村的公路上的积雪没有办法清扫,有的路段上积雪被碾压成了硬实的坚冰,好多司机就算是在车胎上挂了防滑链也不敢跑。

    黄欣黛说过到张文定家里过年的话,不管是真的还是玩笑,张文定都打了个电话给她。毕竟情况特殊,他自己也回不了市内了,所以,也没办法邀请她去他家过年。

    反正黄欣黛这边有公司,手下有一帮子人,虽然说过年会放假,但身为老板,总不至于会一个人过年的。再说了,不是还有那个楚菲和武云么?

    也不知道她们两个对头回没回白漳。

    张文定既然到了乡镇,自然也是要下村去的,坐车是不敢了,但步行走几个不太远又地势相对平缓的村子还是问题不大的。甚至于,大年夜的年夜饭都是在一位村支书家里吃的。

    县领导跟农民一起过年,这也体现了政府对农民兄弟的关怀。当然了,这个年夜饭吃得是比较早的,吃过饭,张文定便和镇里的领导回了镇上。

    这天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他收到了武玲发过来的一条微信:你们那雪大,注意安全,注意身体。

    看着这短信,张文定心里一股暖流涌动,那颗沉寂的心骚动了起来,抬手就回了个电话过去。

    武玲很快接听,张文定没有道歉,第一句就问:“你还好吗?”

    武玲回答得很简单:“还好。”

    张文定又道:“我想你。”

    武玲就反问了一句:“想我干什么?”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