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二五章 重任在肩

    第六二五章重任在肩

    张文定从办公室出来刚准备下楼,手机就响了,接通之后,里面传来了邓经纬凝重的声音:“一起吃饭吧,你小子被委以重任了!”

    张文定听得有点莫名其妙,笑道:“邓哥,想诓我的中饭也不是这么个诓法吧?”

    邓经纬也没多罗嗦,直接就来了句实在的:“我可没诓你,隋多集团那个事情,还等着看你怎么摆平呢。(www.k6uk.com)”

    “什么?什么意思?”张文定皱着眉头问。

    “见面说,你定地方。”邓经纬倒是一点都不跟张文定见外,若是安青别的干部,就算是别人请他吃饭,吃饭的地方都是他自己定的,很少去别人定的地方。对张文定,他倒是从来就没这个搞法。

    由于先前发生了冲突,聚集起来的隋多集团的员工被抓了一些人,另一些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再到县政府门口来散步,所以张文定很轻易地便出了门。

    若不是大门附近的绿化带被踩踏得厉害,都看不出来今天上午的热闹。

    吃饭的地方是张文定定的,但邓经纬却先就到了,菜也点好了,就连酒,都已经开了瓶,只是还没倒进杯子里。

    张文定到了之后,发现就邓经纬一个人,四个凉菜两只火锅,气氛倒是很安逸。

    一屁股坐下,后背懒散地靠着椅子,张文定就直奔主题道:“邓哥,怎么个情况?”

    “先搞酒。”邓经纬笑着说了句,便抓起酒瓶子倒酒了。

    张文定也就不再罗嗦,很干脆地端起酒杯,遥遥一敬道:“来,邓哥,干了。”

    邓经纬举起杯,一仰脖子,杯到酒干,然后夹了口菜塞进嘴里,嚼了几下,也没忙着把嘴里的菜吞下肚去,含含糊糊地说:“今天这个会开得热闹。”

    “怎么,上演全武行了?”张文定笑问道,他也没问开的是什么会,但一想邓经纬的身份,再联系到先前在电话里说的话,他也能够猜得出来,十有**是常委会。

    “你这嘴巴。”邓经纬笑着摆了摆脑袋,吞下嘴巴里的菜,眯起眼睛,状似回味一般地说,“怎么说也都是组织培养了多年的领导干部,这点组织纪律性还是有的。啊,不过,虽然没上演全武行,也只差拍桌子骂娘了。”

    要说这常委会上的事情,与会人员是不允许外传的。但这个规定,在别的地方的力度怎么样不清楚,可在安青,现在基本上等同于虚设了。

    通常,县委常委会刚开完,会上形成的决议马上就被会传开去,更别说会上发生的一些能够让人津津乐道的细节了。

    当然了,这外传,也是要看人,并不是碰到一个人就传,多少也得关系密切的,传的时候也不会广泛传播,而是一个传一个。

    就像现在这情节,邓经纬和张文定这么一对一,关系也很亲密,稍稍透露几句是无关紧要的。

    张文定看着邓经纬这一脸兴奋劲,又想到今天这种情况下开会,估计有很长时间是在讨论隋多集团的事情,而且最终书记和县长这二位大佬之间争斗了一场吧?想必只差拍桌子的人,应该就是县长姜慈了。

    脑子里想着这个情况,张文定嘴里就不细问了。

    毕竟大家都是党员,有个纪律在那儿摆着,邓经纬愿说的,他可以听,但跟自己无关的话题,他也不想主动问,免得邓经纬为难嘛。他急急忙忙赶过来,是想听有关他自己的事儿的,别的情况,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邓经纬还以为张文定会很有兴趣的追问呢,可眼见他只是微笑地看着自己,并没有问话的意思,不由得就是一愣,这小子,倒还真沉得住气,比起以前,可是沉稳了许多啊。

    看来,这小子倒还真是个当官的料,很能适应环境嘛。

    见张文定不问,邓经纬自然也不会再继续把这个情况说得多详细,转而说起了张文定的事情:“老弟啊,我要祝贺你呀。政法系统的同志认为,鉴于隋多集团的员工和群众都对你很信任,提议由你来负责处理隋多集团的相关工作,县委统一了认识,觉得你能够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呵呵。”

    “操!”张文定骂了一句,他自然听出了邓经纬那句政法系统的同志指的是谁,对左正这种背后搞小动作的做法相当恼火,没好气地说,“县委开了一上午的会,应该由县委领导来领头吧?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头上啊。”

    邓经纬点点头,笑得就相当怪异了:“是由县委领导来领头,这个事情,县里应该会成立一个领导小组,你任副组长,就你一个副组长。相关部门负责人都是工作组成员。”

    像这种临时的工作组,组长只是挂个名,真正负责工作的,还是副组长。而且,组长基本上都是不管事的,有些甚至连问都不会问一下。

    不管谁当组长,这个麻烦事都落到张文定头上了。

    张文定知道,县委常委会上定下来的事情,自己是没办法改变的,恨恨地问道:“组长呢?县委哪位领导?”

    “县委副书记”邓经纬拉长了语调,在张文定脸上露出了点恍然大悟的神色之后,却又给出了一个让人特别意外的答案,“姜慈同志。”

    姜慈是县长,也是排名在专职副书记邹长征前面的县委副书记,所以邓经纬这么说,倒也有点意思。

    张文定刚喝了口茶,一下就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咳嗽之后,来得及擦脸,他就满脸不可思议地问:“怎么可能?这事儿,姜老板应该要回避吧?”

    “有什么好回避的?隋多集团是隋多集团,姜老板是姜老板。”邓经纬不以为然道,“再说了,姜老板为安青作了这么多年的贡献,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要相信自己的同志嘛。姚老板指示,稳定压倒一切。”

    说到这儿,邓经纬又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压倒声音道:“老弟,你最近给姚老板汇报工作了吗?”

    这一下,张文定可就吃惊了,心里一下就闪过上次也是为了隋多集团的事儿,邓经纬话里话外好像都有姚雷的影子,而且这次一散会他就找上自己说这个事情,很明显关心得过头了呀。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