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二四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六二四章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到这儿,左正就稍稍顿了一顿,然后加重语气,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在公安局长的人选上,我们不一定要拘泥于县里,而是要引进人才,这样才有利于县局工作的开展。(看啦又看小說)从全县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出发,从维护稳定的大局出发,我建议,可以向市公安局、甚至向省公安厅请求支援,从上面带下来最新的业务技能和科技力量,让县局旧貌换新颜。”

    众人看着左正,听着他洋洋洒洒滔滔不绝,都在心里暗骂姓左的可真够狠够无耻的。

    县里的事情关起门来好商量,可你小子只为了出一口恶气,直接就把市公安局扯进来了,还省公安厅派人下来,带来新技能新设备。

    靠,要都像你这么干,我们还混个鸟啊?

    专业性,去他妈的专业性!

    真要说起专业性来,农业、林业、水利、交通、规划、卫生等等,哪个部门没一点专业性?哦,都用这个作借口,从上级部门下派局长下来,那还要我们这些县委常委干什么?

    不过,众常委不满归不满,却也不会在这时候跳出来跟左正唱反调。

    众人都明白,左正现在正在气头上,跟疯狗似的,绝对会逮谁咬谁,反正这事儿跟自己没关系,由着他闹吧。

    姚雷对左正突然间跳出来的搞法相当不爽,狠狠地盯了左正一眼,但这时候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常委会上,大家都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嘛。

    更何况,他知道这个事情自己不用着急,有人会比自己着急的。

    比姚雷着急的,当然就是姜慈了。

    姜慈还等着把公安局长定下之后,好讨论隋多集团的事情呢,眼见邹长征和左正跳出来反对了,生怕别的常委再接着反对,那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便顾不得许多,很不客气地插话道:“县里的事情就县里自己解决嘛,不能动不动就去麻烦上级部门,啊。怀义部长是出了名的火眼金睛,他认准的人,我看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个话,也是阴毒无比的,既不激烈地批评了左正那种自己吃不着就把肥肉往外人怀里送这种吃里扒外的不良行为,又暗示这是组织人事问题,要对组织一号保持应有的尊重。

    姜慈这话一出来,姚雷就顺势接过话了:“呵呵,看来怀义同志的工作还是深得同志们认同的嘛。啊,大家有什么看法,都谈谈。”

    还谈个鸟啊,你身为书记都只差明显地说要让向东方当公安局长了,我们还能谈什么?

    公安局长之争,就这么落下了帷幕,别人都没什么想法,邹长征和左正只憋得浑身难受。

    接着又讨论隋多集团的事情,常务副县长赵大龙提议,由县委临时成立一个工作组,专门处理这个事情。

    赵大龙话刚落音,一肚子气没处发的左正就接过了话:“这个事情就是政府事务,政府那么多副县长,就没一个人处理得了?出一点小事就要县委来处理,没道理嘛。啊,我听说那些人一直喊着要见张县长,那就请张文定同志处理这个事情,这也是县委县政府认真倾听群众呼声的体现嘛。”

    说出这个话来,左正多少有点破灌子破摔的心理了。

    再加上他丢掉公安局长的事情,跟张文定关系太大了,现在眼看着隋多集团这事儿就是个火坑,他不憋着劲地把张文定往这个火坑里推,那就怪事了。

    在座的大多数常委对张文定其实是相当不满的,这个不满主要源于嫉妒和看不惯。

    谁叫张文定那么年轻呢,而且做事又相当张扬。

    一个普普通通的副县长,一来安青就把组织一号和政法委书记给得罪惨了,这简直就是对安青县老势力的一种挑衅。所以,听到左正提出顺应民意让张文定来处理隋多集团这个棘手的问题时,很多人心里就挺开心了。

    不管众人心里对张文定的感观有什么不同,但有一点,大家都是认可的。那就是张文定这个年轻的副县长拥有非同寻常的破坏力和胆色,这个事情如果让张文定来处理的话,说不定又有好戏看了。

    跟姜慈不对付的人,希望看到姜慈倒霉跟姜慈走得近的,也有自己的打算,如果真的让张文定来处理这个事情,到时候闹出了大乱子,姜慈不能继续当县长了,那大家就都有一点浑水摸鱼的机会了哈。

    在官场上混,跟利益一比起来,交情真的算不得什么了。

    这样的心思占了主流,好多人就不忙着说话了,但大部分目光基本上都集中在了组织一号邹怀义的身上。

    毕竟,在座的人之中,除了左正之外,就数邹怀义跟张文定的怨仇最大了。

    刚才讨论公安局长人选的时候,左正反驳了邹怀义的意见,但邹怀义觉得最终左正是个败军之将,自己作为胜利者,要有大胸襟,只是以怜悯的目光看左正,倒是没对左正有多大的怨气。

    现在,一听到左正的意见,邹怀义顿时明白这是一个让张文定栽跟头的绝妙机会,自然不会放过,点点头就接话了:“我同意左书记的意见。隋多集团的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群众对县政府的不信任、不理解。这个事情,还要县政府方面拿出诚意和决心来解决。啊,现在群众的情绪很激动,他们只信任张文定同志,我看啊,想要让群众心平气和地协商这个事情,还是请张文定同志辛苦一下比较合适,如果别的同志出面,恐怕适得其反呀。”

    邹怀义这一说话,姜慈就坐不住了,坚决反对,说是要县委出面。可紧接着又有两个人同意了左正的方案。

    最终,也只有邓经纬说是不是让基层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同志来处理,可没人赞同他的。

    少数服从多数,姚雷原本就因为市委一号陈继恩打来的一个电话而不爽想把张文定推出去当挡箭牌,一见这个情况,心里偷偷直笑,最终依了多数人的意见,拍板让张文定来负责处理这个事情。

    姜慈脸色铁青,第一个出了会议室,对姚雷可说是恨之入骨,他知道,自己被姚雷狠狠地摆了一道,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