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零八章 想办法

    第六零八章想办法

    “裘县长这个担心很有必要,提醒很及时。(www.k6uk.com)”张文定脸色有点怪异地说了一句,没有称呼赋志同志,而是说的裘县长,稍稍一顿之后,他才继续道,“这个情况,我们要引起重视。媒体方面的接待工作一定做好,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安青现在正处于撤县建市的关键时期,大好局面来之不易,不能出乱子。啊,隋多集团的检测,我认为环保部门可以先拿出个初步意见,如果有必要,也可以向市环保局和省环保厅寻求支持嘛,这是关系到群众生活的大问题,不能忙、不能乱。当务之急,医院要做好病人的救治工作,相关部门做好病人家属的安抚工作。”

    猛一听张文定这个话好像还是在咬住检测不放,可实际上,态度比之刚才却柔和了许多。

    他刚才可是说马上就要环保部门去检测的,现在说要县环保局先拿出个初步意见,却根本就没说什么时候,后面加一句向市环保局要支持总要打报告吧,更不用说省环保厅了,这些可都是要时间的啊。

    其实范同也说过向市环保局要支持之类的话,但范同的语气不一样,还用上了尽快二字,其急切的心思表露无疑。而张文定就沿着范同这个思路来,但在结尾的时候却又加上了不能忙不能乱几个字不同,感觉上的差异就大了去了。

    当然,如果没有他前面那几句话做铺垫,那给人的感觉,也就跟范同先前的话差不多了,最多只是显得力道小一点。

    一句话,媒体方面要注意影响,搞好接待工作,让他们多看看安青的发展成果,隋多集团方面,检测还是要检测的,排污超标的问题肯定是要治理的,但那是县里的事情,等媒体走了之后,再回过头来搞这个。

    家法要严,可家丑不能外扬!

    张文定这个反应,果然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众人都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心中各有想法。

    姜慈暗自冷笑,还算你张文定识时务。只要把马上就要到来的媒体糊弄回去,以后隋多集团检不检测,怎么检测,那还不是老一套?

    张文定也知道自己这个话有点理想主义了一点,如果没了媒体这么逼,今天这个会都不会开,又谈何检测呢?可是他话还是要那么说。

    关系到投资环境和居住环境之间的矛盾,张文定明白没那么容易化解的。

    张文定说出这个不能忙不能乱的话,也不仅仅只是表示对裘赋志的不满,更有一种深远的考虑在里面。现在媒体过来了,这个事情迫于媒体的压力,县政府就算是让隋多集团停产了,等媒体一走,还不是照样开?

    就算查出来那些住院的人是因为污染而致病的,隋多集团又会答应赔多少补偿呢?就算是现在答应了,等媒体一走,这赔偿又有谁能够保证到位呢?

    这些东西,都是非常现实的,不是说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总不能让那些媒体天天呆在安青县就光关注这一个事情吧?

    与其这时候把关系搞得那么僵,倒不如先冷静一下,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把污染问题解决了。这个才是根本,才是干实事的态度,不能光为了斗争而斗争。

    开这个会,也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的。

    在张文定想着这个的时候,姜慈突然来了一句:“那就这样。本雄同志的孩子生病,到京城治病去了,医院那边,文定同志替本雄同志跑一趟。没问题吧?”

    其实这种事情,应该是由分管环保的副县长去医院,而不是分管卫生的副县长前往。

    但是呢,目前不是还没确定病情是不是由污染引起的吗?那由分管卫生的副县长以视察医院工作名义前去,也是合适的。

    说实话,张文定是不愿意管这个事情的,可是他跟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魏本雄关系确实不错,再加上医院这一条是他提出来的,那么多副县长也只有他一个人在会上提出来,那他就只能答应了,总不能自己打自己嘴巴啊。

    从会议室出来,张文定只能无奈地想着,先过了媒体这一关再说吧,至于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如果姜慈不痛下决心整治好,那自己就从别的渠道想办法,总是把这个问题解决掉,无论如何也要让那边的老百姓能够呼吸到清新的空气。

    他知道这个事情不归他管,可是,谁叫他遇上了呢?

    张文定很快就去了医院,在县卫生局和医院领导的陪同下,他看到了病人,也看到了病人的亲戚,却不见家属,还看到了那个被他无意中救下了的白漳晚报的记者吕家萍。

    吕家萍看上去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她居然认出了张文定,当场对张文定那天的见义勇为表示感谢,弄得张文定好不尴尬这时候他身边可跟着不少人呢,她偏偏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搞得他很被动。

    由于有吕家萍刚才的一番解释,再加上两个病人都没有家属在场,亲戚们不可能太冒头,张文定这一趟医院之行还算顺利。

    只不过,吕家萍想采访他,他自然是婉拒了。

    当天晚上,就有不少媒体的记者过来了。

    不过,由于县里已经组织多个部门动了起来,而安青县委县政府驻地承首镇的工作人员也紧急召集了起来,再加上居委会,记者们想要悄无声息地进行暗访,已经不可能了。

    不管是坐车来的还是自带车过来的,总是要住酒店的,而各酒店宾馆旅社都接到了公安局的通知,基本上都是前脚住店后脚就会有工作人员上门拜访了,偶有能够私下联系的,却也在刚见面还没进行采访的时候就被人知道了隋多集团跟周边居民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平时无所谓,但在现在这种情形下,对重点对象,那是随时随地都有人密切关注着呢。

    然而,安青县里这么一搞,记者也就开始想别的办法。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