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六一章 自省

    第四六一章自省

    在路上的时候,苗玉珊突然给张文定打来了电话:“张局长,怎么那么早就走了呀?我房间都给你们留好了,呆会儿还准备请你和徐书记看表演的”

    张文定就笑着道:“苗总啊,非常感谢,刚才有个朋友打电话来有点事,不好意思啊,下次吧,啊。(看啦又看)”

    “你可别只是说得好听,一转眼就又忘了呀。”苗玉珊的声音一下子就变得娇滴滴了起来,“我到白漳这么长时间,难得遇到个家乡人,张局长,你可不能骗我呀。”

    张文定实在不想和她纠缠过多,便道:“在苗总心中,我就是那种喜欢骗人的人吗?”

    “咯咯咯,张局长别生气呀。”苗玉珊轻笑了起来,“在我心里,张局长是随江,不,应该是全省最有前途的年轻干部之一,当然是说话算数的人,怎么可能骗人呢?唉,你不知道,看到你呀,我就像看到我弟弟一样亲切,就觉得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在车里这种安静的环境下,张文定明白自己手机中的声音极有可能会被徐莹听了去。他侧头看了徐莹一眼,发现她面无表情。

    张文定不知道徐莹是不是心里不舒服了,赶紧打断苗玉珊的话道:“苗总,我朋友来了,不多说了。”

    被张文定用这种话打断,苗玉珊也没表现出丝毫的火气,笑吟吟地说:“那你忙,明天再联系。”

    这话落音,她也不等张文定回答,果断挂断了电话。

    徐莹开着车,其实已经把刚才张文定电话里的内容听了个**不离十,脸上表情未变,淡淡地问道:“苗玉珊?”

    张文定在心里暗叹了口气,对苗玉珊埋怨不已,嘴里却笑着道:“没想到她现在还这么虚伪了,吃饭的时候唱歌的时候没说给我们安排了房间,等现在打个电话过来。搞这么一套有意思吗?哼,真不明白她想些什么。”

    徐莹似笑非笑道:“她想你呗。”

    张文定就知道,徐莹居然莫名其妙吃醋了。

    他叹息了一声,道:“莹姐,她想我干什么?恨我都来不及呢。”

    徐莹道:“像你这么年轻帅气又有前途的男人,她想你也很正常啊。”

    张文定就笑了起来:“莹姐,我说你这是吃的什么干醋呀?我跟她之间的恩怨,你不是都一清二楚的吗?我敢肯定,她现在恨不得吃了我呢。”

    “那你是不是也恨不得让她吃啊?”徐莹声音提高了几分,心里的醋意在翻江倒海。

    她对张文定和苗玉珊之间的恩怨当然相当清楚,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见着张文定和苗玉珊之间有说有笑就不痛快,唱歌的时候看到苗玉珊趴在张文定耳边说话,她就更加恼火,现在苗玉珊居然还把电话打过来了。

    什么东西!

    张文定就弄不明白一向冷静理性的徐莹怎么会吃这么一个完全不可能的干醋,扭头直盯着她,道:“你今天怎么了?”

    徐莹打了右转向,减速靠边停车,然后扭头对着张文定,冷哼一声道:“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

    张文定被她这几句话弄得心里有了点火气,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将火气压下,耐着性子说道:“你是刚才唱歌的时候看到她跟我说悄悄话生气了吧?我告诉你,她那么做就是为了让你生气,就是想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搞阴招,挑拨离间。你怎么就上她这个当了呢”

    徐莹张嘴就道:“我上她什么当了?你说我蠢是不是?”

    张文定眉头就皱了起来,语气虽然没有太坏,却也不算太好:“我说,你这话怎么那么不讲道理呢。”

    “我怎么不讲道理了?”徐莹气势汹汹地质问道,“你尽帮着她说话,反过来还说我不讲道理?哦,什么道理都站在你那边啊”

    张文定眉头皱得更厉害,火气有点压不住了:“你这样子,我跟你都没办法沟通。”

    徐莹冷笑道:“你要跟苗玉珊才有办法沟通吧。”

    张文定道:“你真是莫名其妙算了,我不想跟你吵架。”

    徐莹胸脯一阵剧烈地鼓胀,然后一只手松开安全带,另一只手则打开了车门,下车的时候冷冷地飘过来一句话:“我也不想和你吵。”

    听着车门关上的声响,张文定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干什么呀?理论就理论嘛,怎么发起了这种脾气?

    一言不和就开车,哦不,就不开车,这算什么嘛。

    靠,你现在可是副厅级领导干部,不是还在读大学的小女孩子,在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你可从来都不这样的啊。

    张文定没去细想徐莹今天晚上怎么变得这么奇怪了,顺手就打开车门,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往前追去,却见徐莹已经拦下了一辆刚好空着的出租车,扬长而去。

    张文定没有抬步去追出租车,而是返回了自己车的驾驶座,给徐莹打电话。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徐莹挂断了,张文定没办法,只能开车往前而去,这段路没有分叉,很容易就跟上了徐莹所坐的那辆出租车。

    如果出租车速度再快一点,他就跟不上了。毕竟,先前他可是感觉到自己喝多了开车有点危险,才让徐莹开的,这时候自己开车都属勉强,根本不敢开快。

    出租车前行的路线如张文定所料,就是往酒店方向去的。

    他也没有超车,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心里却是安定了不少,看来徐莹生气归生气,但还没生气得失去理智只是回酒店,不是去酒吧。

    真是没想到,她还有这么性情的一面。

    张文定开着车窗,迎着夜风,想着这个的时候,心里那点火气也就很快消散于无形了。寻思着到酒店之后,应该要怎么把徐莹哄好了,管她是大学生还是副厅级领导,终究也是女人嘛。

    女人,还是要哄的。

    徐莹在前面的出租车里,很容易就发现了张文定的车在后面跟着。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