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八九章 恩怨很深

    第三**章恩怨很深

    “唔。(www.k6uk.com)”田金贵点点头,“有什么需要的,就找伍爱国,他办事还是很细心的。工作方面,你有什么想法?”

    这个话,张文定就摸不准田金贵是个什么意思了,他这是想问自己今后的打算呢?还是想试探自己什么吗?

    沉吟了一下,张文定就道:“局长,这个,我很惭愧啊。我还刚刚来,以前又没接触过这方面的工作,对各方面的情况都还不熟悉。暂时嘛,还没理出个头绪来,正想着哪天跟您请教请教,看看要怎么着手呢。”

    田金贵对张文定的态度还算比较满意,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话锋一转道:“今天来了些记者,听说你还接受采访了?”

    这个话一问出来,田金贵脸上自然而然就起了一股威严,眼神也一下就犀利多了。

    张文定就明白了,到正题了!

    他点点头,然后一脸唏嘘的表情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稍稍说了一下,不等田金贵开口,便紧接着道歉了起来:“局长,都是我不好,昨天酒喝多了,脑子里不是很清白,冲动过头了,请您批评。”

    在组织部的那段日子,他面对木槿花和池坚强这二位领导的时候,已经习惯了不找客观原因的认错,不管有多大的道理,先端正态度道歉,等领导气顺了再讲,那才是明智的选择。

    对张文定这个态度,田金贵就很满意了。

    拿张文定和张程强一对比,这差距就更加明显了。

    看看,张程强几十岁的人了,只是靠上了个非常委的副市长就无法无天了,而张文定呢,人家是组织部木部长的心腹,省里又有大领导做靠山,听说女朋友亿万家财,自己年纪轻轻却对人很礼貌,很懂得尊重领导。这样的年轻人,不多见呀。

    在市旅游局,田金贵虽然是大局长,但绝对不是一个特别强势的一把手,对副手有压制,可也算厚道。

    对于新来的副局长张文定,他是很不爽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一点点恨意的,但却并没有一点晾上十天半个月的再给其划定分管范围的打算。

    在体制内混,混到正处级并且是单位一把手的地步,不管这单位重要与否,那都不可能是个蠢人。

    田金贵自然也不是蠢人,他只是现在没了后台,跟分管副市长还不对付,想再找个靠山,可年龄又大了,没哪个领导愿意收他这么个基本上没了前途的家伙。

    在这种情况下,田金贵想着也就是在旅游局这一亩三分地上混到退休算了,不乱得罪不能得罪的人,不被人打击,那就够了。像张文定这种年轻得不像话的家伙,他尽管心里讨厌,可也知道人家背后的人物是自己惹不起的。

    他也没想惹。

    张文定过来的时候,他在会上那么说确实是有针对张文定的意思,但也仅仅只是显露一下一把手的权威,要张文定知道对他这个一把手尊重点。

    他知道张文定过来旅游局,是市委一号陈继恩要在退下去之前搞一个足以留名的工程开发紫霞山的旅游。

    这个事情相当大,他可不敢从中使坏,更何况,如果张文定真把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了,他这个旅游局长也脸上有光啊,毕竟他才是旅游局的一把手呢。

    况且,由于张强程靠上了粟文胜之后着实蹦得欢实,对他这个一把手很不尊重,可他却拿那家伙没办法,正想着使个招让张文定和张程强这二张碰上一碰,让那帮子家伙明白旅游局到底是谁当家,却不料这二张居然就这么掐上了。

    啧,老子是希望你们俩对掐,可是只限于在旅游局内部,没让你俩在外面掐啊,你们倒是快活,但丢的那是旅游局的面子!

    所以田金贵特别生气,刚才更被粟文胜一个电话训了一通,他的火气就更重了,你粟文胜自己搞出来的狗卵事儿,不去和张文定理论,居然朝我发火,妈的,老子就是后娘养的?而粟文胜的电话之后,张程强那个电话更是令田金贵火大。

    生气归生气,田金贵在生气的时候,也在仔细分析着目前的情况,怎么做自己才能从中得到好处。

    毫无疑问,如果在这个关头,自己趁着张程强这个焦头烂额的时机,调整一下他的分工,让他把分管的东西给张文定分一点,那么自己可算是把张程强,甚至是粟文胜都得罪了。

    不过,粟文胜对自己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就算自己做事处处顺着他的主意,他也不会念自己的好,得罪不得罪的,也区别不大。

    现在这情况,张文定明显是占了上风,要不然这小子怎么没有像张程强那么躲着不敢见人呢?

    如果在这时候,自己不借机给他分管点东西,那他会不会到木部长甚至是陈书记面前参自己一本呢?想到这个可能,他是真的有点胆寒。

    田金贵不是特别怕分管副市长,可市委组织一号,他是真的怕,更别说市委一号了。

    开发区一把手徐莹是市长高洪的人,副市长粟文胜是市委一号陈继恩的人,这个情况田金贵是知道的,可是这张文定到底应该算到市长高洪那边还是市委一号陈继恩那边,田金贵可是摸不准路数了。

    但不管摸不摸得准,他都不愿在这时候开罪张文定了那小子太能惹事了,如果自己不早点给他分管范围,谁知道他会不会对自己怀恨在心?

    王本纲和江南山这两人都没干过张文定,自己和他斗气?还是省省吧。

    倒不如这时候送个顺水人情给他,说不定还能结下一份交情,就算自己已经用不上了,以后说不定为了后辈,还会有求到他头上呢?

    不得不说,在利益面前,个人的些许怨恨,真的是不算什么了。

    至于说张文定如果是陈继恩的人了,那会不会和粟文胜是一伙呢?这就更不要担心了,就说整个随江市的干部应该都是一条道上的吧,可斗得多欢乐?

    况且,田金贵也打听过张文定的事迹,知道这个张文定和粟文胜的恩怨深着呢。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