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8章 关于蔡文姬

    还不止如此,他小子忒阴险,推崇了一番六经后,紧跟着又来一句:“春秋者,有数学,有物理,有化学”。(www.k6uk.com)

    汗,这小子嫁接的非常不要脸,丧心病狂。

    前阵子大儒孙复出版一十五卷《春秋解》,被收录于阁。其中主要论述士大夫于历史中的功绩,以及帝王之术安邦之道。其中的确在论述功绩时,提及了许多传世工程和发明,结果现在的三字经里,王雱把老孙复论述的那些功绩、解读为孙复在推崇数学物理化学。

    这方面的相关解读王雱早就有了,当时这小子没否定孙复,相反反串黑的推崇,还说孙复解读的是帝王和士大夫的人,而王雱全部拿实锤,反复证明了那些都有功绩的家伙,无一例外都是搞工程出生的,治国安邦是因为他们搞的工程、而不是因为他们的人,要搞工程,就要学习数理化。

    这些就是当时王雱被冷藏后对《春秋解》的二次解读,却也通顺。结合现在这横空出世的三字经,厉害了,皇帝和大儒孙复真被他给绕进去了。

    这么想着,老张脸如锅底,也不能说三字经不好,只是他小子这么阴险真的好吗?文人啊,这就是我大宋的文人。

    整个府衙内,现在都在热议。除了老张一个人真正读懂了王雱的意思,其他只是人云亦云,傻不愣登的,总之大雱在三字经里面提了一下孔孟,提了一下春秋,提一下六经什么的,他们就不大在意数理化了,因为他们本身也不懂。

    张方平甩甩头,又看了一次三字经,继续解读。

    相当诡异,这小子有意无意的穿插一些数理化、推崇大家搞技术做工人外,后面又开始鼓励勤奋读书。所以结合他前面的一句,“蔡文姬,能辨琴。唯技术,能传世”,这也相当的猥琐。

    人家蔡文姬名声大,是因为博学多才人又漂亮,又能七步成诗吧,结果王雱引用了这个如雷贯耳的小姐姐,还特别提及了她辨别琴声的功力,就被他解释为了“技术”。

    为什么这么解呢,因为现在蒸汽机大火了,前阵子有传言,抚宁县机械厂的顶级技工,只站在旁边听机械的运行声,就知道这台机器大抵有什么问题、该不该维护。这就是技术和经验。

    汗,于是蔡文姬小姐姐都能被他往工业党头上去套,也是醉了。蔡文姬如果知道山明水秀的地方被他弄的犹如妖魔出世一样的雾霾,会哭瞎的好吧。

    总之,这是一部心机满满的经典。到此张方平也觉得有机器者有心机,这恐怕是对的了,此番被他小子蒙混过关了。

    要是一开始知道是王雱的著作,老张肯定细读细品。不可否认老张不是腐儒,不会反对这篇东西,但也不会参与推崇出版。结果被乐天派草包女儿来撒娇一下,被他们蒙混过关了。

    见张方平始终一脸黑线,周围的官僚也慢慢发现不对,于是杂乱的声音落了下来。

    一个英俊小生抱拳道:“明府何故烦恼?”

    这小子说的四川话。张方平在成都府执过政,且和这小子的父亲是朋友,所以对他有亲切感,叹息一声,把三字经扔在桌子上道:“是本经典,然而老夫就不喜欢被人忽悠,去把王雱那小子给老夫……捉了来。”

    妈的他都用“捉”字了,其余人纷纷脸冒黑线往后缩,估计又是神仙打架,老张虽然牛逼,然而韩琦和王安石又怎是好惹的。

    那个年轻英俊的小生又文绉绉的道:“明府容禀,这不妥的,机械工业局是朝廷直辖机构,我留守司没有针对他们的管辖权……”

    张方平打断道:“少啰嗦,去请他来。若不来就找理由抓了,他在街市上骚扰小女难道是假的,关工业局治权什么事?”

    这个小年轻恰好就是大名府推司“秘书长”,这下便尴尬的道:“明府明鉴,关于他骚扰您女儿这事有争议……疑罪从无,宽大处理是为仁政,则天下大治也……”

    “你喝醉了吧?”老张一脸黑线的打断,起身过来指着小年轻的鼻子道:“你就是个小讼棍,还疑罪从无呢,宽大处理个蛋。当年川中匪患形势有多严重,你个瓜娃子心里没点逼数?要是老夫和稀泥坐视,你们兄弟、你爹苏老泉的家业还在?那些耀武扬威骑在你家坟头上欺负的帮派,有哪个不是老夫打掉的?妈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你不要以为老夫是欧阳修,去年殿试时,你那篇《答刑赏忠厚之至论》,若是老夫阅卷你肯定是低分。王安石就不喜欢你此篇答卷,给了中分,结果你小子影响力大,你的同窗粉丝们聚众起来指责王安石不识货?如果开封府是我执政,你那群水军一个都跑不掉,全部都捉了关小黑屋。但欧阳修就吃你那套小清新文风,于是作为第一主考官,欧阳修改了王安石的评分,重新给了你高分。”

    是的,这小年轻就是去年和吕惠卿同科及第、将来会名震天下一千年的文宗苏轼。在国子监的那班同窗中,小苏和小吕是敌对的,他们兄弟两个、被吕惠卿的狐朋狗友吊起来欺负呢。

    太阳底下就这点事,苏轼和吕惠卿的文风思路几乎全然相反,欧阳修改了王安石的评分抬举苏轼,一定程度上刺激到了王安石,于是老王虽然不和欧阳修打架,但也强势抬举出了另类的吕惠卿。这就是大宋的裙带政治,王安石欧阳修都不能免俗。

    此番大魔王出版的三字经中,还很诡异的把苏轼的父亲苏老泉作为正面典型加以渲染,所以小苏很高兴,现在老张要请大雱喝茶的时候,作为“北1京检察院秘书长”,小苏就开始扯犊子说什么“疑罪从无”了。结果被老张怼了回来说:老夫当年在川中疑罪从无的话,你苏家已经被黑帮给“合法化弄死”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那小子来喝茶。”

    张方平对待小屁孩的手段已经养成习惯,给苏轼脑壳上一推手,推的东倒西歪的,小苏只得跑着去了……

    见到历史名人,大雱并没有一口茶水喷出来。

    大雱当然知道苏轼这家伙在大名府,这个小讼棍么,他那小清新的惊艳文风,当时被欧阳修大力推崇,所以别看他年纪小,但会很快就成为大宋的文宗泰斗,拥有无出其右的文坛影响力。

    对这种人要拉拢兼打压,慢慢洗脑调教,就有大用。这就是大雱版的《三字经》也提及了他爹苏老泉的原因。这是故意的,大雱的节操就是这样。

    “小王大人……”

    苏轼进来时有点紧张,这是第一次见这传说中新一代的顶尖风云人物,想不到他那么小,那么帅,竟是比我小苏还帅?

    羡慕嫉妒恨,小苏觉着好白菜被猪拱了,大名府的偶像级小姐姐张菁,被这小流氓当街调戏,却还不恨他?都什么事嘛!前阵子小苏以文会友,写过几首词给张菁,却也没能得到回应呢。

    把驿馆当做临时办公地的大雱斜眼看着道:“你是哪位?来我这公器之地干什么?如果你家的猪丢了,出门右转找县衙,这里是企事业。”

    苏轼不禁觉得这小子昏官啊,我小苏难道像养猪的?又四处看看,暗暗好笑,这也算是公器之地?把你捉去我推司大堂,那才叫威武之地呢。

    话说现在大魔王寒碜啊,的确是机械工业局知事,却是连具体的属官指标都还没批下来,光杆司令。传说中的衙门,北1京官僚也暂时没腾挪出来。

    “小子,你傻乎乎的想什么?为毛不回答本官?”王雱又问道。

    苏轼说道:“本官苏轼,请了。此番乃是奉留守相公之命来捉你……不是,先请,如果你不去便要把你捉了,理由是你骚扰张菁姑娘。”

    “你就听他吹吧,分明是我被他女儿骚扰,他们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王雱歪戴着帽子道,“你小子这检察官的水平么,也真的是够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就直接说嘛,要不要跟我去?”小苏很聪明的岔开问道。

    王雱只得起身陪着他走,一边又道:“告诉你,我这不是被吓到,是找个地方吃饭去,最近我都在老张那边和张姑娘同桌吃饭,我以为你知道这事的。”

    苏轼顿时一脸黑线,羡慕嫉妒恨,寻思着要想个办法让他不能接近张菁,主要是联想到这小子在西夏的口碑如此坏,好妹妹可不能被祸害了。

    “你在想什么?”走在路上,大雱用肩膀撞他一下。

    苏轼老脸一红,急忙道:“没有没有,本官在思考着大人的三字经,也算的是有趣,朗朗上口。”

    “仅仅只是这样吗?”王雱道。

    “是的仅仅是这样,只能说还行,读着顺口,大抵也算你的特点,你的文章都比较上口,不伤脑筋。”苏轼摆出了文人相轻的态度来。

    大雱搂着他的肩膀嘿嘿笑道:“好吧,你也算是说了实话,其实那是老张修改的,等会如果他问起来,我就说你苏轼说的,改的一般。”

    苏轼顿时一脸黑线,也惊悚的甩开他道:“你不要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你还得意了,这句通常是我对美女说的。因为我太帅了。”大雱道。

    苏轼暗感世道黑暗,怎的会有这种浪费粮食的家伙存在于世……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