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凤谋(13)

    青玉为荣锦绣抚平大红凤袍衣襟出褶皱,惊叹着说道:“没想到主上竟真的为娘娘遣散了后宫呢。(看啦又看手机版m.goalkeeping-museum.com)”

    荣锦绣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有些微微失神,“他……真要封我为后……”

    青玉只当她是喜极了,便道:“主上因为那柔贵妃,不知有多厌恶女子,如今一颗心都系在了娘娘身上,哪里还肯看别的女子一眼?就连亏欠娘娘的三书六礼现今也要补偿给娘娘呢。”

    荣锦绣眼底泛开涟漪,似乎有些挣扎之色,最后终是心底奢念占据了上风,“也罢,就与他如此相携一世。”

    “娘娘这是说的什么话?”青玉笑容促狭,“娘娘难不成还嫌弃主上?”

    “嫌弃倒谈不上,”荣锦绣起身,“他这人啊,就是太好杀戮,害得我整天心惊胆战的。这凤袍腰身有些大了,再让司衣改改。”

    “是,娘娘。”青玉为她脱去凤袍,嘴里嘟囔着:“主上本没有这么郁暴的,自娘娘出事后,性子才越来越喜怒无常了,听说今儿又砍了两大臣呢。”

    “什么?为何不早些告诉我?”荣锦绣的心跌入谷底,“陛下现在何处?”

    “娘娘莫急,”青玉将凤袍妥帖收好,“适才墨翟传来消息,说陛下被几位老臣堵在崇明殿脱不开身,料理完繁琐政事就过来陪您。”

    “繁琐政事?”荣锦绣浑身冰冷,大夏朝堂至今尚存的几位老臣,无一不是大夏肱骨之臣,究竟发生了何事,郁卿才会被堵在崇明殿?

    她缓了缓,道:“陛下竟觉得政事繁琐,为了我,便无心朝政了不成?若是传了出去,我岂不成了祸国殃民的惑帝妖后?”

    青玉经荣锦绣一说,才惊觉郁卿最近行为有些失常,行事未免不妥。

    荣锦绣披上外袍,沉声冷道:“我倒要去崇明殿看上一看,现今是个什么情况!”

    青玉连连阻止:“娘娘不妥,后宫不得干政啊!”

    荣锦绣面沉如水,挥退青玉固执前去,青玉无法,只得贴身跟着她。

    还未行至崇明殿,便听得一阵阵有气无力的痛苦哀嚎,荣锦绣心中一惊,暗道不好,连连催促驾舆。

    崇明殿前,内阁剩余七位老臣被架上了宽凳,正受杖行。

    内阁学士个个桃李满天下,文人奉师学重傲骨,若是这七位老臣被杖毙于崇明殿外,大夏朝堂当塌一半!

    “住手,都给本宫住手!”荣锦绣遍体生寒,驾舆停下后快步疾行,“停下!都停下!”

    “属下参见兰妃娘娘,”御前侍卫抱拳行礼。

    荣锦绣深吸了口气,命令道:“都给本宫住手!”

    “这……”侍卫们面带犹豫,“陛下有令,属下们不敢不从啊。”

    “陛下若怪罪下来,自有本宫担着。”荣锦绣侧身对青玉道:“快请御医。”

    年过七旬的内阁大学士颤巍巍抬起头来,气若游丝:“臣等,谢过娘娘恩典……”

    其他老臣,却是连话都说不出。

    荣锦绣握了握拳,“各位都是我朝肱骨之臣,大夏朝堂……万不可缺了你们。”

    “臣等明白,若不是陛下……臣等今日冒死进谏,亦无愧于天下万民啊!”

    荣锦绣眸间划过一丝挣扎与痛苦,最终转身进了大殿。

    龙座之上,那人撑着下颚神色不耐至极。

    荣锦绣盈盈下拜,放柔了嗓音:“臣妾参见陛下。”

    郁卿深锁的眉头渐渐放松,向她伸出手,“你怎么来了?”

    荣锦绣笑着朝他走去,“陛下不高兴见到臣妾?”

    “朕何时有此意了?”郁卿手上用力将她拉进怀中,鼻尖顿时盈满舒雅暗香,心头挥之不去的暴躁与杀念渐渐消退,“来寻朕可是有何事?”

    荣锦绣朝他眨了眨眼,“臣妾想陛下了。”

    “嘶~”郁卿倒抽了口气,面上别扭羞恼,“光天白日的,作甚勾朕?”

    荣锦绣噗嗤一笑,笑容欢快了许多,“臣妾怎知陛下这么不经逗?”

    郁卿掰过她肩膀,“你敢笑朕?”

    “臣妾知错,陛下饶了臣妾吧,”荣锦绣笑着抱紧了郁卿的腰身,将头搭上他的肩膀,极为依赖的姿态,“陛下真要封我为后?”

    郁卿挑眉,“君无戏言。”

    “那……”荣锦绣将眼中难过压下,语调欢快:“封后圣典之前,陛下不要再砍人了好不好?”她轻声嘟囔:“臣妾怕血气冲了臣妾的凤星呢。”

    “合着是在为那帮老顽固求情,”郁卿轻笑,“何必拐弯抹角,直接跟朕明说不就得了。”

    “来人,停刑!”

    郁卿挠了挠荣锦绣的下颚,“既然爱妃不忍心,那朕今日就饶过他们。”

    荣锦绣扯他衣袖,撒娇般赖他,“才不是为他们求情呢,臣妾是真的害怕被血气冲撞。”

    “行行行,”郁卿无奈扶额,“刘全,拟旨,封后之日朕要大赦天下!”

    “奴才遵旨!”

    荣锦绣一怔,“陛下要大赦天下?”

    “你不是怕凤星被冲撞,”郁卿轻哼,“朕为你积福纳德,你不高兴?”

    “臣妾……自是高兴的,”心中寒冷忽而被一股热气熨帖,荣锦绣眼中浮起些雾来,不知不觉就将劝说的话说出了口:“陛下,在朝老臣们虽迂腐了些,但……”

    “行了,”郁卿好笑的看着她一副被感动的模样,开口打断她:“这大夏是朕的大夏,朕的子民该听命于朕,胆敢违抗朕的旨意,便该杀。”

    “臣妾……”荣锦绣敛眸,“知道了,以后臣妾不说这些让陛下不开心的话了。”

    “你生气了?”郁卿莫名有些心慌,“朕……没想凶你,你怎的又生气了?”

    荣锦绣展颜一笑:“臣妾何曾生气,陛下如此爱重臣妾,臣妾高兴还来不及呢。”

    郁卿放下心来,“别动不动就跟朕生气,朕可猜不透你的心思。”

    未交心前,明明能看透我的一举一动,怎么现在互相倾情,反倒心中多了如雾迷蒙的隔阂呢?

    荣锦绣怔怔靠在郁卿怀中,笑容越灿烂,眼中神采越黯淡。

    荣锦绣出生荣府,满门清誉,进宫之后又连连巧施妙计在郁卿手下救下不少文臣武将之性命,不知何时已在宫外传出了贤妃之名,现今郁卿要封她为后,封后之日更是要大赦天下,百姓当然欢呼不已。

    郁卿残暴之名广有流传,荣锦绣贤德之名深入人心,此番封后不仅百姓喜闻乐见,就连满朝文武都盼着荣锦绣早日登上凤座,日后若是帝王发了狂,她也能帮着拉一把。

    讲真的,就按郁卿这砍人的频率,朝廷招新的速度是真心跟不上。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