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凤谋(11)

    荣锦绣轻轻吹了吹手心,“妹妹这脸皮子可真厚,打得姐姐的手都疼了。(Www.goalkeeping-museum.com)”

    德妃瞪大了眼,不敢置信:“你敢打我?荣锦绣你这个贱人!”德妃当即发狂,“我要杀了你!”

    从小就不对付,长大更是结了死仇,德妃当众被下了脸,哪里能忍?抽出腰间软鞭就要发作。

    “啪!”

    “你敢打我?看我不抽花你的脸!”

    “德妃!冷静!”淑妃嘴里劝着,眼中却是幸灾乐祸,“兰妃姐姐想必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都抽到脸上来了还不是故意的?

    德妃怒火彻底爆炸,扬鞭不管不顾就朝荣锦绣抽下。

    “娘娘小心!”青玉眼神一厉,脚步微挪揽着荣锦绣避开了那毒辣鞭影。

    德妃气到失去理智,“来人,给我将这贱婢拿下!”

    “德妃你敢!”荣锦绣本就郁结于心,被今天这出戏一闹,心气已然不顺,呼吸不畅不说,眼前还一阵发晕。

    德妃冷笑,“本宫有什么不敢的!来人!给我拿下!”

    场面登时一片混乱,乌压压的宫婢太监朝青玉扑去,青玉一掌劈开一人,转头焦急的看向荣锦绣,“娘娘!你先离开此处!”

    离开?想得美!

    淑妃打了个眼色,德妃贴身近侍会意,脚步一转朝荣锦绣挤去。

    荣锦绣以手按着心房处,“咳、咳咳!你们……全给本宫退下!”

    下一刻,荣锦绣后背正中一掌,后心一痛,整个人忽然向左倒去。

    青玉惊慌的瞪大了眼,“娘娘!”

    荣锦绣侧脑触地,正巧磕在花台棱角处,鲜血汩汩流出。

    郁卿下朝后听墨翟传来荣锦绣出殿的消息,不知怎的脚步一转,就往御花园走了去,等他到时,正见荣锦绣倒地那一幕,见她呼吸微弱后脑部溢出大滩鲜血,郁卿浑身打着颤,心中涌上一股冰冷寒意,瞬息席卷了全身,仿佛再次回到了母后身死那一晚。

    “荣……锦绣……”

    ……

    ……

    凤梧宫中,杀意笼罩。

    凤榻垂下层层幔帘,荣锦绣的寝宫之中跪了一地太医,皆两股战战额冒冷汗。

    郁卿垂眸,眼中血色弥漫,“如何?”

    “禀、禀陛下,”太医令擦了擦汗,颤着嗓音道:“娘、娘娘本就郁结于心,身子羸弱,如今脑中受到钝物撞击,血块凝结,无、无论是银针,还是药物,都、都收效甚微,如今娘娘气息微弱,命悬一线,微臣医术简陋,只能施针护住娘娘心脉。”

    郁卿语音冷鸷,“她何时会醒来?”

    冷汗啪嗒坠地,太医令咽了口口水,“也许三五日,也、也许永远也不会醒来……”

    “很好,”郁卿扯了扯唇,“来人,将他拖出凤梧宫外,就地处决。”

    “是!”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太医令随即被拖走。

    郁卿慢慢转眸扫过剩余太医,“你们可与太医令是同一种说法?”

    太医们哪里敢应下,纷纷抖着嗓子表示:“陛、陛下开恩!微臣定用尽毕生所学医治娘娘!定让娘娘凤体安康生龙活虎!”

    “很好,”郁卿气息冰冷,“滚下去。”

    “微臣告退!”

    被吓坏了的太医们一个个连滚带爬逃似的飞奔出了凤梧宫。

    “属下失职,”青玉直直跪在幔帘后,“甘愿领罚。”

    “她很喜欢你,若是醒来见你不在,定会与我置气。”郁卿掀开幔帘,走到凤榻跟前,眼底忽起万千波澜,杀气戾气层层翻涌,“滚下去。”

    “……是!”

    青玉起身抹去眼泪,转身出了寝殿。

    “荣锦绣,”郁卿指尖颤了颤,连碰一碰虚弱的她都不敢,像个孩子般茫然无措的站在荣锦绣床头,“朕错了,朕知道错了,你醒来好不好?”

    “朕不该故意冷落你,朕不是真心说出那样伤你的话的,你醒来,我任你处罚,行不行?”

    郁卿抛却了帝王之尊,竟坐在了脚踏上靠着荣锦绣,他蹭了蹭荣锦绣的脸,嗓音压抑悲伤:“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害怕自己爱上你,害怕变成父皇那样因爱疯魔的人,所以选择逃避。”

    “可我不知道……不知道会变成这样,”郁卿哽咽,“我不知道那群女人胆子竟然这般大,我已经将凤梧宫赐给了你,可她们竟然还敢对你下手,荣锦绣,我错了,你不要不理我。”

    他握起荣锦绣的手于唇边轻吻,“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对你动心,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爱上你,但看着你在我面前合眼,我的心……仿佛被侵入了寒潭之中,冰刀刺入,血肉淋漓。你醒来,给我一个认错的机会,好不好?”

    荣锦绣仍然无声无息的躺着,胸膛微弱起伏。

    郁卿眼底伤痛至麻木,“我为先皇后长子,本该尊享中宫,顺承大统,一生执掌大夏帝印,可母后并不是父皇最爱的女人,如你所说,父皇情深柔贵妃。”

    他低头,喉间压抑嗜血咆哮,“我的父皇,就因为那女人一句笑言,便将母后鸩杀,将我秘密打落天牢。临死之际,母后亲信冒死救下了我,由此,宫中丑闻彻底爆出,我这才侥幸活了下来。”

    “我忍了二十年,装疯卖傻了二十年,终于羽翼丰满,父皇病重,我在他面前将那女人千刀万剐,”郁卿忽然微笑,“父皇被我活活气死了,而他们的儿子,却如丧家之犬一般满地逃窜,大夏的皇位,终究还是落到了我的手上。”

    “我知道郁华心悦于你,所以登基后我便寻了个由头将你抢了进宫,”郁卿眼底血丝密布,脸色苍白得有些可怕,“初见时,你笑得和母后好像,可我知道,你骨子里必定是桀骜难驯的,你我相互试探,我最终还是动了心。”

    “荣锦绣,你醒来好不好?”郁卿努力翘了翘唇角,“我很后悔对你说出那样违心的话,我很后悔每次都故意伤你,我很后悔故意冷落了你,你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样够不够我表达悔恨的诚心?”

    “不回答?”郁卿下颔滴落泪珠,他又吻了吻荣锦绣的手背,“那我先拿出点表示来,马上就为你遣散后宫好不好?今日凡是身在御花园之人,无论是谁,皆已被我打入了天牢,我现在就下令斩了她们,好不好?”

    郁卿眼底带着些微末的期待,“你不是最不喜欢朕杀人了么?你要是再不睁眼,朕可就真的下令了?”

    陷入沉睡的苍白美人眉间死气萦绕,周身气息冰冷,若非鼻下还有丝热气,说是具绝美的尸体也不为过。

    郁卿的心缓缓沉下,眼中杀虐肆意膨胀,“来人,传令,斩立决。”

    “……是,陛下。”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