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凤谋(8)

    被她刺得摸不着头脑,“我何时说要去**了?”

    “你是没说,”荣锦绣冷哼,“心里想着呢。(看啦又看)”

    “荣锦绣,”郁卿压了压火儿,“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哪里有无理取闹?”荣锦绣又是一声冷哼,“我如此贴心温柔善解人意,你何必佯装恼怒?想去就去,我不拦你。”

    “贴心温柔善解人意?”郁卿被她气笑了,“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等贪色淫欲之人?”

    荣锦绣侧身怒瞪他一眼:“男人都好色!”

    “你!”郁卿被她莫名其妙夹抢带刺的一顿讽,心中竟莫名有些委屈,“好端端的,做什么突然恼我?!”

    她想出宫,他允了,她要花灯,他也给了,先前不还开心得很么?怎么突然就跟他置起气来了?

    青玉也是一脸茫然,唯独钟离试探着小声开口:“……夫人是不是……因为先前那匠人无理之言,这才恼了陛下?”

    荣锦绣眸光一僵,显然如是。

    郁卿遭了一顿无妄之灾,心里实打实的委屈,“那匠人胡说八道,你不气他,做什么来刺我?”

    “我……”荣锦绣拉长了声音,半天说不出下一句来。

    郁卿冷眉压眼,“出了宫,胆子也大了?还敢说话刺我了?”

    “我……哪儿有刺你?”荣锦绣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夫君若真想上花船游览湖色美景,妾身断不会拦你。”

    “哦?”郁卿微微眯眼,而后勾唇一笑,嗓音无端低沉:“娘子果真贤淑大度,钟离,立马寻艘花船过来。”

    说完转身便要走。

    “夫君!”荣锦绣拽他衣袖,抬眼望着他,“你……不要去……”

    郁卿轻哼,“娘子温婉大度,缘何阻拦为夫寻欢作乐?”

    荣锦绣不说话,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郁卿心下微叹,伸手揽住她的腰朝桥头走去,神色沉静自若:“以后还敢不敢随便与我置气?”

    荣锦绣低头,“不敢了。”

    “知错就好,”郁卿嘴角翘了翘,“你夫君大度,不与你计较。”

    荣锦绣垂眸,眼中懊恼,怎么好端端的情绪就失控了呢?而郁卿这样唯我独尊的人,竟也忍了她的无理取闹?

    转眼间,两人便走上了石桥,钟离和青玉却被拥挤的人群给远远挤了开来,荣锦绣收回心神,不动声色的松开了郁卿的衣摆,而郁卿全部心神都放在护好荣锦绣的动作上,完全没注意到。

    郁卿惯来是厌恶与人亲密相触的,更遑论这样拥挤的人潮,说一句人挤人也不为其过,可就算他眉头紧锁,手臂也没有松开分毫,荣锦绣被他安稳护在怀中,避免了与人群拥挤。

    微仰了头,荣锦绣怔怔看着他,正失神时,余光忽然瞥到一抹银光,她大惊,用力推开郁卿:“夫君小心!”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利箭,深深钉入石栏之上,箭身没入三分之一,箭羽微颤。

    “荣锦绣!”

    郁卿拨开人群,荣锦绣却已不在原地,消失无踪,桥上突现黑衣人,朝郁卿杀去。

    “主上!”

    “陛下!”

    周遭隐匿着的暗卫现身护主,场面一片混乱。

    而荣锦绣,自然是被那郁华掳走了。

    雀喜楼中,郁华面带不解:“锦儿为何要救郁卿?”

    荣锦绣凭栏而望,幽幽叹气:“我不是在救郁卿,我是在救你啊,郁华哥哥。”

    郁华更是不解,“救我?”

    “是,”荣锦绣转身看他,眼底似水柔情:“郁卿身旁暗卫无数,那放暗箭的死士,想必已经身死。我若不推开郁卿拉你离开,再晚个片刻,郁卿暗卫倾巢而出,我们便是插翅也难逃!”

    “锦儿,”郁华上前含泪握住荣锦绣双手,桃花眼柔情泛滥:“我这便带你逃离京都!”

    荣锦绣眸光一冷,眼中厉色稍纵即逝,她柔柔挣开郁华双手,“不可!”

    郁华急了,“为何不可?你我筹谋许久,不就是为了远离京都隐匿山林做那神仙眷侣么?”

    “我若走了,我荣家九族,必定因我遭难!”荣锦绣断言拒绝,“我荣锦绣万不会做这等不忠不孝之事!”

    “锦儿……”郁华目露痴迷,“世上怎会有你这般敢爱敢恨完美无缺的女子呢?”

    荣锦绣心底打了个寒颤,清了清嗓子对他道:“郁卿一日为帝,你我一日不得善果,哪怕是为了我,你也不肯争一争那皇位么?”

    “可是……”郁华犹豫不决,“郁卿太过可怕,我斗他不过……”

    先帝百般溺宠,没想到竟养出了个这般懦弱无为的东西!荣锦绣狠狠敛眸,嗓音轻忽:“无碍,先帝为你留下诸多依仗,郁卿手段暴戾,如今根基尚不稳,倘若你振臂一呼,自是有人为你冲锋陷阵,届时兵权在手,正统二字便足以打垮郁卿。”

    郁华隔着衣物摸了摸颈上坠着的重虎符,又抬眸看了看荣锦绣,犹疑良久,才咬牙应下:“好!为了锦儿,我就去拼一拼!”

    ……

    ……

    这方,郁卿封锁城门发动皇城御林军险些将京都翻了个底儿朝天,最后,却在他们分开时的石桥上找到了荣锦绣。

    彼时,荣锦绣抱着膝头坐在地上,脸颊被夜风吹得薄红,见他骑马而来,便微微偏头抿唇轻笑,一如,宫门初见。

    荣锦绣仰起头,“陛下,你来接我啦?”

    原本雪白修长的脖颈上,却蔓延出一道血色伤痕,皮肉翻飞。

    “嗯,”心中骤痛,脑海中叫嚣不绝渴望杀戮的戾气却逐渐平下,郁卿微一颔首,“我来接你了。”

    回到宫中,两人之间氛围终是变了。

    郁卿换回龙纹常服,又变成了那高高在上的大夏君王,他沉声问道:“今夜,你被何人掳走?”

    荣锦绣笑了笑,答:“郁华。”

    杀气盈满周身,郁卿双目刺红,“既是跟他走了,为何又要回来?”

    郁卿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太子郁华与荣家大小姐自小两情相悦,所以,他抢她进宫。

    哪怕忍着与女子相处时的不适感,他也要在初见那日幸了她。

    “陛下问我为何回来?”荣锦绣含笑喟叹:“我也很想知道,我为何要对郁华以死相逼,明知道经此一事,陛下再也不会喜爱我了。”

    “陛下将我当做战利品,无名无没媒抬进这凤梧宫,只因我与郁华感情深厚,”荣锦绣笑容极美,眼底却是一片荒芜,“郁华的东西,您向来恨不得毁之而后快,所以臣妾,从不敢奢求陛下真心以待。”

    “我在陛下心中,从来都只是玩物而已,随时可弃,对么?”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