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快穿:男主求攻略- 凤谋(5)-看啦又看小说网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凤谋(5)

    荣锦绣心中一惊,背上冒出冷汗,她轻笑,嘴角苦涩:“妾省的,在这世上,妾只陛下一人可倚靠,哪里又敢惹了陛下的厌?”

    本以为听到她乖顺的说出这番话自己便会舒心的郁卿……心里却蓦然沉闷。(看啦又看小說)

    此番敲打让她乖顺,明明她已如了朕的意,朕为何还不满意?

    见荣锦绣明明心中难过还要强颜欢笑的模样,郁卿心里一阵烦闷,推开她便想回崇明殿,“朕折子尚未批完,今日便不过来了。”

    “陛下!”荣锦绣突然急急喊他。

    郁卿脚步一顿,终究转身,“还有何事?”

    荣锦绣只是远远看着他不说话,如水盈眸似有万千言语,樱唇微启,她话中隐含哭音,面上却带着笑,“……陛下莫要误了膳食,若是腹痛,便又是好几日无法安生了。”

    郁卿心中烦躁更甚,却是不由沉下嗓音,“朕知道了。”

    眼见荣锦绣痴痴望着郁卿远去的背影不肯挪动,青玉心下微酸,“娘娘这又是何苦为了旁人而伤了与陛下之间的感情?”

    荣锦绣敛眸,“青玉,你不懂。”

    青玉扶她进殿,低声宽慰着她:“陛下待娘娘终究是不同的,待陛下明日消了气,娘娘再去崇明殿软言说上几句,陛下舍不得冷待娘娘的。”

    可第二日,荣锦绣并未去崇明殿软言求饶,郁卿也不曾亲临过凤梧宫。

    转眼三日即过,郁卿再也没有见过荣锦绣一面,宫中皆传言,那盛宠一时的兰妃啊,这下恐怕是彻底失了宠,陛下现在可是连见她一面也厌了。

    青玉急得嘴角冒泡,险些就要哭出来,“娘娘啊,您要是再不去崇明殿,恐怕陛下就真要忘了您了……”

    荣锦绣嘴角勾起抹浅笑,优哉游哉的翻了页手中书籍,“今儿本宫想吃雀喜楼的福寿膏,青玉你且去跟钟离统领说一声去。”

    “娘娘!”青玉拔高了嗓音,视死如归:“自从钟离给您带些宫外吃食回来后,您就再也没有好好用过膳食了!长久不碰米饭可怎能行?若是身子有恙,奴婢万死难辞其咎。”

    荣锦绣眉眼沉静,“快去。”

    青玉鼓起脸,“奴婢要抗旨。”

    荣锦绣挑眉看她一眼,而后歪头唤道:“紫兰!”

    青玉险些气哭,“奴婢去还不成么!”

    她怎么就跟着这么个不务正业的主子哦!后宫宠妃不该时时刻刻做好争宠的准备么?娘娘这是消极怠工!应该扣光月奉!

    青玉急得上火,荣锦绣却是悠闲得很,好容易才能避开那难伺候的人独自松快几日,她才不要上赶着去找不痛快呢。

    再且说来,宫外之物必经盘查,既能同意让钟离给她带回宫外玩意,想必……那人定是日日问起她的。

    大夏皇宫就她一名后妃,她又不丑,哪儿能失宠失得这么快?

    经青玉日日催着,今日荣锦绣不由花容肃然扶额而思,按理说来,郁卿不该三日不曾来凤梧宫寻她欢好才是。事出反常,必有人作妖。

    而那作妖的左珩伊,正天天拉着郁卿畅谈国事。

    “主上?主上?!”左珩伊笑吟吟的拉回郁卿心神,“陛下何故走神呐?”

    “朕……”郁卿按了按眉心,“夜时安寝梦中多寐,休息得不是很好,是以现时略有些精神不济,你想说什么就快些说,莫要扯东扯西。”

    左珩伊神情关切,“主上何故不得安寝呐?”

    怀中突然空了一人,一时之间习惯不过来岂不是正常事?当初郁卿夜宿凤梧宫时,也是废了许久时日才习惯枕边多了一人,如今初初适应,怀中却又蓦然一空,着实熬人。

    郁卿疲惫的挥了挥袖摆,“无碍,你今日寻朕究竟有何要事?”

    左珩伊行礼答道:“主上正值盛年,膝下却无儿女,皇室血脉着实单薄。现今后宫空虚,属下特来进言,主上应早日选拔秀女充盈后宫才是。”

    郁卿眼中闪过一抹厌恶,“选拔秀女?”

    “正是,”左珩伊微笑,“如此也可拉拢在朝大臣。”

    郁卿嗤笑,“朕乃堂堂大夏天子,难道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自己选择了么?拉拢朝臣?”他眉间冷戾,“整个大夏都是朕的,谁敢有不臣之心,直接砍了便是,妄图以掣肘后宫制衡于朕?”郁卿冷笑,“简直是活腻了。”

    郁卿此人最厌威胁强迫之事,他宠爱哪个女人全凭他自个儿高兴,倘若有谁敢逼他纳幸臣女,当真是自寻死路。

    前几日才有老臣于早朝之上倚老卖老逼郁卿纳妃,郁卿怒而连砍好几人,直叫满堂朝臣惊惶不已,今天左珩伊句句又踩在郁卿雷点子上,若非他乃郁卿亲信,现在必定是血溅崇明殿的下场。

    帝王雷霆一怒,拂袖而去,“此事不必再提!”

    左珩伊惶恐跪地,心里苦笑,郁卿厌极柔弱女子,更烦莺莺燕燕围绕他身旁,若是旁人不提,他何年何月才能盈阔后宫?

    就算不纳满后宫,一后三妃的空子总得填上吧?堂堂天子枕边独一后妃?说出去岂不是消掉蛮夷大牙?

    郁卿怒气冲冲往外走去,张全小跑着跟上,“陛下,陛下这是要去往何处啊?可要宣御驾?”

    “凤梧宫……”话一出口才发现荣锦绣还在与自己置气,继而脚步一转,“回龙茗殿!”

    张全尖着嗓子颤巍巍应下:“皇上有旨,起驾龙茗殿。”

    身后一溜儿跟着的太监侍卫们忙又跟着主子往龙茗殿而去。

    又过了两日,郁卿正在龙茗殿用完午膳,就听见凤梧宫传来了兰妃大病的消息。

    郁卿本以为这是荣锦绣故意示弱而使的小手段,便整了整衣襟嘴角带上了十分得意的笑容,踏上驾舆去了凤梧宫。岂料,凤梧宫内却真是一片凄风惨雨。

    行至凤榻前,看见荣锦绣堪称苍白的脸色后,郁卿神情蓦然沉下,隐有暴怒之势,“怎么回事?”

    青玉忙跪地磕头,“青玉该死,未能照顾好娘娘,请主上责罚!”

    郁卿闭了闭眼,“不过短短几日,她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样?”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