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电子竞技没有爱情(完)

    第二天,舒誉和乔可淑果然在赛场相遇,两人绕了半天的位,乔可淑最终还是死于舒誉枪下,少年的嗓音满含笑意:“我找了你这么久,你见面就给我一枪?”

    乔可淑有些沮丧,“单排赛,除了自己,全是敌人。(www.goalkeeping-museum.com)我打不过你。”

    “觉悟挺高,”舒誉表示高度赞扬,“可你不擅长一对多近战收割,你缺一个好搭档,比如我?”

    乔可淑红着脸有些无措,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忽然,她蹙了蹙眉,“有脚步声。”

    舒誉不以为意,“不可能。你不要转移话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舒誉:“……”

    两个盒子,相对无言。

    这次单排solo赛被替换下来的人是江开,近身无敌的死亡之神在没队友相帮,且各自为敌的单排赛里自然是打得很欢快,最后决赛场,王不见王显然是正常状况。

    只不过,三年前状态下滑的人是汲亦,而三年后,手速下降的却是舒离。总冠赛上情侣互杀的场景,并不如观众们想象得那样旖旎暧昧,而是凶残,打得十分之凶残,舒离卡住汲亦惯常爱用的换枪套路和他贴脸对枪,汲亦骚过头的血线比舒离更快见底,成功变盒。

    汲亦哼哼唧唧,“你不爱我了。”

    舒离蹲下掏他盒子捡装备,“盒子精,请闭嘴。”

    盒子精,泛指绝地求生菜鸟级玩家,局局落地成盒。

    黄金二代杀神调侃远古大神是菜鸟,这场面,还真是满喜感。

    主持人忍住笑,脸色扭曲,“亦神和离神,感情真的很好啊。”

    解说a清了清嗓子,“真爱无疑了。”

    汲亦幽幽叹道:“女人啊,翻脸无情。”

    舒离留给他一个冷酷的背影,死亡之神的收割之名,不是白来的。

    从单排赛到四排赛,烟雨江南的整支队伍仅仅只有乔可淑一人拿得出手,俞诗晴被逼得几乎快要发狂,她的系统仿佛被这个世界的法则所排斥,无论她下达什么指令,总会因为各种意外状况而被消除!赛事至末,别说前三,烟雨江南就连前十都进不了,俞诗晴认定,暗中针对她的人拥有足以左右这个世界法则的系统权限。

    舒离表示:呵呵。

    而本年度国内冠杯最终落于花与骑士之手,结局也是很不让人意外了,夜与星和王国再次饮恨而归。

    不过这些,都与彻底归隐后的舒离关系不大了,在经过多番实验得出俞诗晴的系统其实无法对她做出什么实质性伤害的结论后,舒离挑了个时间将她约了出来,俞诗晴以为舒离是讲和来的,然而并不是。

    帝都有名的地下黑市中,某vip包厢内,剑拔弩张。

    “你就是靠着这玩意儿操控世界网络的?”舒离晃了晃手中细细的黑皓石项链,“没了它,你会怎样?”

    “舒离,”俞诗晴藏起眼中紧张之色,“把它还给我。”

    “看来,我没猜错。”舒离饶有趣味的看着俞诗晴,“没了它,姜戈还能爱你多久?”

    “系统!”俞诗晴高声尖叫:“启动紧急自救方案!”

    “你很谨慎,”舒离收起项链,“但是很可惜,你带来的人,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作用不大。”

    俞诗晴心头爬上一抹寒意,“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舒离拧开门把手,精致的侧脸被包厢外光怪陆离的夜灯映照得多了两分邪魅之色,“你答应赴约,不也是为了今天能悄无声息的抹杀我么?别紧张,杀人犯法,我可是守法好公民。”

    “我只不过是,把你曾对我做过的事,以一模一样的方式还给你而已。”

    “舒离!”俞诗晴摇了摇已经开始晕沉的脑袋,追了出去,“把项链还给我!”

    一片混乱。

    三天后,经桔子战报实况报道:烟雨江南现任队长俞诗晴因私人恩怨在黑市与人起争执,混乱之下伤了右臂,经权威专家诊断,这辈子……恐怕是无法重临职业赛场了,而烟雨江南这支在创立之初就存在的元老级战队,也由此正式解散。

    ……

    ……

    吴娅家豪华至极的露天泳池中,四只旱鸭子套着泳圈扑腾得十分欢快。

    宋雪妮有些伤感:“烟雨江南最终还是败在了姜戈手里。”

    “谁知道他脑子进了什么水,换人不就行了?非得解散战队,暧妮儿,”芮思思拐了拐她,八卦之色顿显:“听说他最近又缠着你不放?你俩啥情况啊?”

    “没情况,”宋雪妮沉下眼,“姑奶奶这辈子从来不吃回头草。”

    “从?”吴娅咬重了从这个字儿,重点打击:“你这辈子的前男友也就只有姜戈一个人好吧?”

    宋雪妮撇嘴,“反正我跟他,绝无和好的可能。”

    芮思思符合点头,“别再被他给骗了,那死渣男!能出轨一次就能出轨第二次!”

    舒离拍了拍水,试探开口:“如果我说,姜戈突然出轨俞诗晴,其实是被et给控制了,你们信么?”

    吴娅冷笑:“他给了你多少好处?”

    芮思思冷哼:“说这话之前,你能不能打下草稿?”

    宋雪妮冷眼看她:“问我们之前,你先摸着自己良心问问,你信么?”

    舒离缩了缩脖子,“好吧,我知道这很难令人相信,但我说的是实话,就像我三年前突然甩了汲亦……”

    “嘘!”芮思思连忙捂住她的嘴,恨铁不成钢:“我说舒小离,你可长点儿心吧!难得碰见个任甩任驴还毫无怨言的老实人,你就不能把这事儿烂在心里?还总拿出来吵吵,你是不是撒?是不是撒?!”

    宋雪妮眼底浮现怀疑的神色,“汲亦……是老实人?”

    吴娅沉默以对,倒是芮思思,脸色一正就开始问正事儿了,“行了,不跟你闹了。话说回来,舒小离,你真打算夫妇双双退役结婚?eswc世界赛,就没打算拼一把?”

    舒离摇头,“状态急剧下滑,有心无力。乔可淑和舒誉配合得很好,江开也在青训营里找到了新搭档,黄金三代的电竞盛世,将由他们彻底拉开帷幕。”

    宋雪妮眉眼弯弯,“那我们现在……就等着做你的伴娘啦?”

    舒离脸色微红,大方点头。

    笑声清脆,肆意欢闹,这一世,也是圆满渡劫。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