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电子竞技没有爱情(14)

    汲亦停下来喝了口水,语气莫名傲娇:“秀恩爱也是直播的一部分,你们这群单身狗,好好感受一下恋爱的芬芳吧。(www.k6uk.com)”

    粉丝的暴躁,完全来源于汲亦惨无人道的真爱折磨。

    不管真相是怎样的奇诡幻灭,舒离的的确确做下过伤害汲亦的事,所以……舒离对汲亦心里始终有愧,两人私下相处时,舒离可说对汲亦百依百顺,两人情路空前顺畅。

    而汲亦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出一种成熟男人的迷人魅力,简而言之,汲亦他无时无刻不在骚。直播时更是离谱,游戏也不打了,天天拉着粉丝回顾他和舒离在电竞圈中那一段世纪初恋,刚开始粉丝们都很捧场,也很好奇两人之间的坎坷情路,可是……再怎么捧场,也架不住汲亦他天天说!天!天!说!

    桌上的水杯,抽屉里的小饼干,甚至连窗外天空无辜飘过的一片云都可以成为他开始逼逼叨的理由!这样惨无人道念咒般的折磨,汲亦的粉丝已经忍受了整整一个星期了!这粮太撑,两人的cp粉都表示吃不下了,偏偏汲亦每天乐此不彼的嘚瑟炫耀,高兴得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眼看着今天又要无脑吹自己的人格魅力与日常炫女友,粉丝们纷纷炸了,汲亦何许人也?脸皮厚得除了皮就剩皮了,眼睛一眨就当没看见乌泱泱的抗议弹幕,正要再次无情屠戮单身狗时,一号特大弹幕闪着金光飘过:

    直播间提示:芳心收割机、star进入

    “哟。”汲亦眼睛微微眯起,“这不是某夕阳红战队的当家选手么。”

    star先稳了一波,可汲亦那逼居然不给他提麦,无奈之下只得憋着气发弹幕:

    “离神当然在家,”汲亦懒懒痞笑,“抛头露面卖脸养家这种事,放着我来就好。”

    弹幕纷纷爆笑,star却差点气成帕金森:

    离粉纷纷符合,虽然汲亦的颜也好舔,但她们还是更喜欢双开舔屏,两人同时在线才好现编小剧场嘛!

    “暧,这破弹幕怎么这么闪,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汲亦靠着椅背按了按太阳穴,仿佛不经意般提起:“管理员,还不快把这坨叉烧叉出去?”

    直播间提示:芳心收割机、star已被您请出直播间。

    汲亦直播间被star这么一骚,画风顿时一变,插科打诨的闹了没一会儿,直播间突然被star数量庞大的星星粉占领,纷纷指责汲亦目中无人态度张狂,有讲道理的也有骂架的,中心思想不外乎为:你凭什么踢我星神?而且还是两次!两次!

    亦粉回过神来自然是不甘示弱:踢了怎么了?他跑到情敌直播间想骚人家一脸,你们难道还指望亦神供着他不成?

    汲亦先是皱眉,然后眉目舒展,眼底雀跃,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差不多了行了啊,别吵吵。啧,我说别吵吵,你们是在挑衅我么?”

    啪嗒,全部禁言。

    汲亦这才满意,不紧不慢的开口解释:“离神是很好,但是很可惜,她有主了。任何人,和我,都没有公平竞争的可能性。”

    “她,是我的。”

    嗓音慵懒,自带华丽尾调,“喜欢离神的人多了去了,再次奉劝一句:洗洗睡吧。”

    “至于踢人这事儿,”汲亦笑了笑,“敢来我直播间带节奏,就要做好被踢的准备,我的脾气是很好,但仅仅只限于舒离一个人。”

    “得,又是一次直播事故,今儿先下播。”汲亦起身拎起外套,“这事儿没什么好说的,别管网络节奏,不用理会引战言论。”

    想当然,这话是对粉丝说的,打好招呼汲亦就下了播,驱车赶往澜湖别墅。

    半个小时后,汲亦毫无意外的站在了舒离家门外,他挑了挑眉,神情十分不满:“你脸上为什么没有惊喜的表情?”

    何止没有惊喜啊,舒离的目光就差写满不赞同这三个大字了,她平淡指出事实:“你又翘播。”

    汲亦目光一沉,进门后把她按在墙面深吻,恨恨道:“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唔……”舒离被他吻得七荤八素,得到呼吸自由后满眼都是小星星,“哪、哪有!我很关心你的……”

    汲亦委屈,“我这么想你,想方设法停播回来陪你,你居然指责我!”

    “我哪儿有指责你!”舒离眼睛睁大,“我只是、只是……”

    汲亦磨了磨牙,目露威胁:“只是什么……”

    “怕你被带节奏,”舒离顿了顿,“star的粉,普遍年龄不大。”

    年纪小,就容易冲动。

    “我管她们怎么闹,”汲亦冷哼,“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我。”

    舒离头疼,“我哪儿有不想你。”

    汲亦冷酷的指责她:“我都出门一上午了,你都不来找我。”

    舒离抬眸,面无表情:“你在无理取闹。”

    汲亦敛眸,“我没有。”

    舒离与他对视片刻,转身就走。

    “我错了!”汲亦显然绷不住,一秒怂,“舒舒,我错了~”

    舒离不理他,汲亦就从身后死死抱住她,像只大型树懒,哼哼唧唧:“我错了,你别不理我。”

    舒离无奈叹气,“前辈,你现在怎么这么黏人。”

    “我一直都很黏你,”汲亦轻哼,“以前是故作冷漠,我怕你觉得我不够成熟就不喜欢我了。”

    舒离侧过头,“你颜值逆天身材又好家产过亿性格温柔游戏还打得好,这么举世难寻的男人,我怎么会不喜欢你?”

    汲亦控制不住嘴角微微上扬,“漏了一句,我腰还好。”

    舒离耳尖嫣红,“别闹了,我还有正事。”

    “正事?”汲亦炸毛,“陪我难道不是正事?你还有什么正事?比我还重要么?”

    舒离转身垫脚亲了亲他,“乖,别闹。”然后放开他去了书房,汲亦臭着张脸跟着她进去,看着书桌上列满公式的草稿纸忍不住嘴角抽搐:“你这是……在准备高考?”

    “不是,”舒离埋首于桌前,“我在记录俞诗晴外挂的有效时间和间隔。”

    “离神,你不读书还真是可惜了,不像我,”汲亦叹气,“钱与帅就已经足够填充我的人生。”

    舒离表情不变,眼里却盛满笑意:“是。”

    汲亦扫了眼旋转书架,颇觉无趣,又蹭到舒离身后抱着她。

    后颈灼热的气息扰乱了舒离的心神,她再次无奈:“汲亦,你打扰到我了。”

    “哦,”汲亦面无表情往外走,眼里却全是委屈,“我去做晚饭。”

    现在才四点钟,他这是去做哪门子的晚饭?

    “汲亦,”舒离喊住他,终归在感情上有些放不开,又抿了抿唇才小声道:“我算完就来陪你,你不要生气。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就像你喜欢我一样那么喜欢你。”

    所以,请你不要再患得患失,你需要的安全感,我全部都可以给你。

    汲亦心脏猛跳,“那、那我可以发微博宣誓你的归属权么?”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舒离缓缓呼吸,做足了心理准备,“以前是我不好,只顾忌网络舆论,却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汲亦霍然转身,眼睛亮得惊人,“我想做什么都可以?现在结婚,也可以?”

    “结、结婚?!”舒离仿佛被吓到了,“可、可是……”

    汲亦沉下脸,“没有可是,加上第一次恋爱,我们已经浪费掉整整五年时间了。”

    舒离沉默,半晌才抬头,眼中波澜泛起,“伯父伯母……应该不会同意你和我结婚的。”

    汲亦看着她,忽然笑出了声,“舒离,黑市那件事,我没告诉他们。”

    舒离心脏骤缩,“你……”

    汲亦轻轻笑出声,“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是什么心情了。我把这件事压了下来,我跟我爸妈说,咱们是因为性格不合才分的手,我妈气得一星期没理我。”

    舒离鼻尖一酸,眼里忽然起雾,她掩饰性的低下头,“我会向伯父伯母坦白。”

    汲亦的笑意逐渐隐去,脸色正沉时,舒离又轻声且笃定的说:“我要嫁给你。汲亦,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好想嫁给你。”

    风吹雾霾,汲亦的心情缓缓明朗,嘴角微翘,他转身出门,“知道了,明天就回家偷户口本。”

    舒离的双眼如去尘明珠,明亮又柔和,她伸手抵住嘴角,慢慢朝上推,露出一个离神独有的,开心又满足的笑来。

    ……

    ……

    star因为公然带节奏,被夜与星的领队勒令一个月不准再碰任何娱乐软件,而汲亦则上jy官博发了封声明:职业主播的日子到此结束。

    粉丝哭唧唧一片,有求的有骂的有哄的。汲氏企业本就是国内文娱龙头产业,汲亦年少时玩心重,创办jy也只是为了好玩儿,他的直播间向来没有任何打赏链接,虽然开播通常看心情,但汲亦从没让粉丝在自己身上花过一分钱。

    官函一出来,偏激粉各种吵闹不休,理智粉则纷纷祝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无论是谁,都有自主选择的权利。

    “真的不回职业圈了么,”舒离靠进汲亦怀里,环住他的脖子,“你的状态,其实一直都保持在巅峰期,不是么?”

    “是啊。”汲亦蹭了蹭她的发顶,“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再无所顾忌的任性了。”

    “就像阿娅一样。”舒离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放空思绪,“汲亦,我很喜欢电竞圈。”

    汲亦沉默片刻,“你的手腕,最近还在痛么?”

    “没有,”舒离眨了眨眼,“可我的状态一直在下滑,杰罗尔不准我碰职业赛。”

    “舒舒,”汲亦掰过舒离的肩膀,与她对视,“最后打一场吧,年度总冠赛。”

    舒离脊背一僵,“汲亦……”

    “我知道,你不甘心就这样退出职业赛场,”汲亦叹气,“俞诗晴只是个宣泄口。”

    “最后再打一场吧,算是给自己的职业生涯一个交代。年度总冠赛,正好也是世界赛门票。”

    “可是……”舒离迟疑,“我最多只能撑三个月,之后的……世界赛该怎么办?”

    “舒离,”汲亦敲她脑袋,“心挺大啊,连总冠能不能拿到都还是未知数,你就惦记上世界赛了?”

    舒离不服气,“绝对能拿到!”

    “把欧洲那谁喊回来吧,”汲亦捏她的脸,“jk很不错,随便组组又是四战神配置。”

    舒离看他,“双狙双突击?”

    汲亦无所谓轻哼,“收割配置,才能支配赛场。”

    ……

    ……

    第二天,电竞圈再次爆出大新闻,花与骑士战队内部洗牌,重整一队。

    一队现役人员——

    主狙:汲亦

    副狙:honor

    突击手:舒离

    突击手:jk

    随后花报漫天飞,有人狂热吹捧:

    也有人嘲讽不屑:

    烟雨江南总部,俞诗晴莫名烦躁,

    俞诗晴扯了扯嘴角,眼神狠毒,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