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电子竞技没有爱情(6)

    “年轻人,火气重。(wWw.goalkeeping-museum.com)”就在主持人和大部分观众震惊于舒离这一手盲狙杀队友的操作时,vessels连连摇头,“jk彻底暴露了。”

    jk没有场外上帝视角,他想卡着舒离和俞诗晴汇合的空子压下两人血线,决赛圈药品弥足珍贵,jk缺物资,舒离和俞诗晴没有防具,jk选择保守消耗原本是没错的,但他万万想不到,舒离停下不是在为俞诗晴卡身位。

    jk小少年坐在比赛机位前手足无措,教练并没有教过他,遇见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正面刚?离神贴身近战几乎无敌,冒头对枪,jk想都不敢想。

    如果远狙……不行,安全区太小了,来不及。

    安全圈内地图本来就小,可以卡足一个身位的俞诗晴又被舒离清掉,而掩体……仅仅只剩小白房门前两棵树。

    “哎呀呀,”vessels笑得欢快,“小朋友被逼到绝路了。”

    变成盒子的俞诗晴气到颤抖,“舒离!你竟然真的敢踩高压线?!”

    赛内公然杀队友,已经违反守则。

    “嗯,”舒离从树后跳出,点开动作指令控制游戏人物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无规则晃动,jk枪口哒哒冒火光,愣是一枪没打中,“踩了,怎样?”

    弹幕有吵的有骂的,但全被数量庞大的哈哈哈给压了下去。

    舒离看不到弹幕,漫不经心躲开jk的火力淡淡反问:

    “这只是一款普通逃杀游戏?”

    “简单?”

    “轻而易举就可以取得胜利?”

    “电竞,没什么了不起?”

    “是,电竞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秒控手速,动态视力,复声听力,赛场意识,全局观……这些,甚至都不是打职业所必须要具备的,初代电竞者,除了对电竞的热爱以外,什么都没有。”

    “手速、视力、意识,这些并不代表实力,别拿电竞圈当游乐场,随便打了两场野鸡赛就把自己当神了?”

    “不好意思,以前的烟雨江南的确是国内电竞顶级豪门,但,女子战队的常胜神话不是由你们创立的。别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面孔,更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现在的电竞圈,太商业,太功名,太浮躁。”

    “你们身上,没有电竞的魂。”

    哑然无声,星空看台数百万观众,有的无动于衷不屑一顾,有的半手掩面眼底晶莹。

    vessels修长的手指握紧了话筒,眼底有幽暗的火焰在剧烈跳动,嗓音平静却微微嘶哑:“职业电竞者,骨子里必定刻有电竞的魂,眼里燃烧着信仰,指尖跳跃着荣耀,电竞之魂,信念传承,老将不死,薪火永传。”

    观众台轰然炸响,“老将不死,薪火永传!”

    “老将不死,薪火永传!”

    “老将不死,薪火永传!”

    “老将不死,薪火永传!”

    赞助预选赛的转播平台线路爆炸,密密麻麻的弹幕遮完了屏幕。

    这波爆发声势浩大,颜粉们彻底沉默,一是无言以对无法怼,而是怕引起群嘲。

    eswc国内分部绝地求生选拔赛,含金量不容质疑,但也非国内电竞最大的赛事,绝地求生冒出来的年头不久,上头还压着lol,dota等其它国际级电竞项目。千万破亿的观众流量说多不碰顶,但也绝对算不上少,真正热爱并了解电竞的粉丝们此时纷纷为舒离一番话而陷入情感热潮,舒离的老婆粉们更是热泪盈眶,不愧是我老攻,一针见血精辟犀利,说得太特么好了!

    离神她并不知道自己引发了怎样的火热新高峰,反而淡淡问jk:“小朋友,我说的,你懂么。”

    阿拿眼神幻灭,“离神这是……在举反面典型教育jk?”

    vessels含笑点头,“离神为人和善,一向是最乐意提携新人后辈的。”

    阿拿哽了哽,看了看舒离本队新人的尸体盒子,vessels这才不咸不淡的加了句,“当然,得是真心热爱电竞的小朋友。”

    jk小少年抿了抿唇,努力瞄枪锲而不舍,嗓音清冽:“我不懂什么电竞之魂,我只知道,从踏进地图这一刻起,我就要为了胜利而一往无前。我的队友还在等着我,战队的荣耀还在等着我,虽然你压枪很稳,但我不怕你,我要,打倒你。”

    sawed—off疯狂扫射,子弹声密集。

    游戏人物暴露在jk弹道之下,舒离不慌不忙,手指轻按动作键,嗓音虽平淡无波,但不难听出她十分满意:“思想觉悟很高,要保持。”

    随后,顶着sl两个字母的娇小女性抖着身子癫痫般剧烈晃动,上挑下蹲左摇右晃以肉眼看成虚影的速度急速躲弹。

    阿拿缓缓眨眼,不敢置信:“我的天,这个躲弹闪位天秀!”

    vessels憋笑,“jk缺步枪子弹,只能拿喷子消耗,sawed—off是新出的枪种,近身火力猛,一喷倒地,但连发性能太差。”

    阿拿连连点头,“哦哦,原来是这样,诶诶!jk他换枪了!”

    离神她明人不装暗逼,卡着jk换sks的时间一秒闪到了树后。

    此时,舒离给观众带来的热血和震撼再次被她自己一扫而空。

    这些弹幕舒离自然是看不见的,握着把全配汤姆逊继续调教小新人,前一刻才放出话来要打倒舒离的jk完全不敢冒头。

    “被打到只剩百分之三十的三级头和百分之二十的三级甲,jk这波吃满了子弹啊,”退役已久的电竞老流氓vessels微微挑眉,“不是吧,三秒点射三十六?哇哦,小姐姐好凶残。”

    后台人员开始对vessels疯狂咆哮:说好的严肃正经呢!这可是全国预选赛解说直播!

    vessels立马清嗓沉眉,无比严肃:“和离神对枪相当于被按到地上摩擦,一枪都交不出去,jk的防具差不多报废了。”

    “射速每秒十二发……”阿拿艰难微笑,“我想,也许我知道为什么离神总是格外偏爱冲锋枪了。”

    连发突突突,盒子收割机?

    vessels尽职补充,“严格来说,离神其实更喜爱自动步枪多一点,只是这一局离神并没有拿到自己更趁手的狗杂,所以退而求其次。”

    阿拿点头,“原来是这样,嗯?导播请转一下镜头,让我们看看俞诗晴的盒子附近发生了什么?”

    丝毫没记起提一句惨死于队长枪口下的俞诗晴。

    谭婉成盒时前有俞诗晴虎视眈眈,后有舒离蹲点暗瞄,jk自然不敢留下舔谭婉的物资。本来物资就紧,先前还被职业女流氓骗了波子弹,包里瘦得可怜。就是这么山穷水尽的小jk,舒离还不忘从战术上嘲讽对手,蹲在俞诗晴的盒子面前挑挑拣拣,“挺肥的,给你剩点儿?”

    天真的小jk才冒了个头,又被舒离给一枪打了回去,“啊,走火了。”

    随后,她带着前辈般劝诫的口吻慢慢道:“年轻人,胆子该大些。”

    离神的辣鸡话,向来冰冷无情招人恨。

    “哎,”vessels摇头叹气,“电竞女流氓的话也信得?这种时候就该给她一梭子打过去。”

    阿拿道:“vessels的意思是,jk这站位可以打?”

    “怎么不可以打了?”vessels眼神莫名凌厉,“绝地求生没了队友,不管什么站位都可以打。”

    “也是,”阿拿点头,“万一把自己苟死了也没人拉,那您看,jk有没有可能逆风打一波?”

    “打是一定要打的,”vessels道:“在役五年,离神从不轻视任何对手。”

    “真是孽缘啊,”阿拿半开玩笑般感叹了一句,“亦神在役时双方就常常在决赛场中相遇,那时候花与骑士稳压烟雨江南一头,现在亦神退役了,情况恰好逆转。”

    vessels眸光一闪,往事幕幕滑过,“黄金一代啊……那时候的离神稍显青涩,倒是被汲亦那家伙占足了便宜,但要论单排solo赛,两人胜负还得五五开。”

    阿拿见场中有了动静,连忙让导播转境,vessels让把分镜拉大,大屏幕上立刻显示出安全区全貌来,“这一场僵持得够久,两人恰好都是天命圈,离神开始卡身位了。”

    阿拿一惊,“就只剩两棵树了,还能卡?”

    vessels答:“能,jk手中还有雷。”

    舒离的雷,早就在调戏jk时甩光了。

    果然,jk蹲在树后准备高抛手雷,舒离耳尖一动,果断向左闪去,jk秒换sks疯狂输出!

    舒离卡位的树下手雷已经炸开,舒离没了掩体,血条被jk压得嗖嗖直降。

    “哎呀,”显然阿拿是舒离的粉,目光忧心的不得了,“离神没甲啊!”

    舒离举着把汤姆逊朝jk拦腰扫射,射速快火力猛压枪稳。虽然被损坏了百分十八十,但jk身上挂着的好歹也是三级甲,而且舒离已经被jk的手雷逼出了树干掩体,但jk却紧紧靠着大树绕位,只要jk闪身躲一下再盲扫一波,舒离必定成盒!

    vessels皱眉,“jk开始卡身位了。”

    舒离的老婆粉们心都揪了起来。

    没有上帝视角的两人丝毫不受干扰,jk准备挪动半个身位卡树盲扫,舒离目光紧盯屏幕,卡在jk躲树这半秒换枪甩狙一气呵成。

    “啊啊啊啊啊离神!”

    “离神!”

    “离神!”

    场中爆发阵阵欢呼,场内亮起舒离的名牌。

    vessels挑眉笑道:“事实证明,你离神始终是你离神,没有人能在她面前成功卡身位。”

    阿拿笑道:“让我们恭喜烟雨江南获得本次eswc国内预选赛冠军!同时也恭喜花与骑士、逆光、summer战队获得本年度eswc半决赛门票!”

    线上直播也纷纷为舒离欢呼,屏幕上礼花漫天飘。

    预选赛结束后就是舒离的退役发布会,除了电竞媒体之外,场内挤满了舒离的死忠粉,大多都是女孩子,从她新秀赛一路追随至今。

    舒离沉默片刻,加之本就不是个多话的人,站到采访台之上后轻轻扫视全场,忽而深深弯腰,九十度鞠躬。

    “离神……”

    “离神……”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