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嫡女娇宠(6)

    哟,这么恨他啊?

    霍捷笑意中隐隐含有杀气,“她可有说我些什么?”

    霍楚灵皱起小脸想了想,伸手数着数跟他说:“道貌岸然、衣冠禽兽、手段卑鄙、心狠手辣、阴险狡诈、人面兽心……”

    “好了,”霍捷开口打断她,嗓音温润,“我知道了。(www.k6uk.com)”

    霍楚灵一双乌瞳被泪水洗涤后更显眸光清澈,“可是还有好多……”

    “猜得出来,”霍捷含笑转身,“也不外乎那么几个词。”

    “爹爹!”霍楚灵见他要走,连忙上前抱住他,眼中似有一汪清泉,气呼呼的仰头看他,“我迷路了,你抱我回璎珞阁!”

    霍捷眉心隐晦的跳了跳,本就不怎么真心的笑意更是浅淡了几分,“松开,还有,我不是你爹。”

    “你就是!”霍楚灵十分倔强,眼底隐有水雾,一副马上要哭的架势,“娘亲说得没错,坏爹爹有了别的女儿,就不认楚灵了!”

    霍捷试图跟她讲道理,但显然傻子是不太懂得怎么跟人辩论的,眼泪立马吧嗒吧嗒的掉,堵死霍捷所有后路。

    霍捷眼角抽了抽,“其实我是很想杀了你的,十年前捡回条命就不该再回来。”

    霍楚灵听不懂,声泪俱下:“呜~其、其他小姑娘都有爹爹,为、为什么楚、楚灵没有?!”

    霍捷眉眼一冷,眼中极快的掠过一丝阴郁暴虐之色,伸手将她推开,“这你该问问你娘!”

    本来……他们之间也该有个如霍楚灵这般漂亮可爱的孩儿的……

    霍楚灵跌倒在地,从小到大从没磕过绊过的小傻子吓坏了,边用手抹泪边哭声震天。

    霍捷敛下所有神色,转身离去。

    “呜~呜呜呜~爹、爹爹……娘亲……我要娘亲呜~”

    “哇呜!我要娘亲!”

    哪怕已经绕过回廊,霍捷耳边似乎依旧回响着霍楚灵凄惨的哭声,当真是个傻子,跌倒了不知爬起来,只知道坐在地上哭着喊爹娘。

    谁知道……你爹是谁呢……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霍楚灵的嚎啕哭声,风一吹竹叶沙沙作响,隐隐有几分渗人的阴森感,霍楚灵兀自哭得伤心,并未察觉周遭变化,直到被人抱起,她才稍稍弱了弱哭声,打着哭嗝儿眼睛睁开了条缝儿,“嗝儿……爹、爹爹?”

    霍捷把她拎起来,抱小孩子似的抱着她,眼底一片寒凉,“我说过了,我不是你的父亲。我曾害你母亲失去腹中胎儿,她便弄出了一个你来报复我,你并非我亲生骨肉,懂了么?”

    这话含金量好高,傻子她并不懂,只是委委屈屈的坐在霍捷的手臂上,抱着他的脖颈抽抽搭搭,“呜、呜~爹爹……”

    霍捷向来温润的俊脸漆黑一片,当年他就不该放纵霍绾姿对她下手,弄出个傻子长到如今……他们根本就无法交流!她连句人话都听不懂!但又偏偏哭功了得嚎得他心神不宁,竟还没法儿将她就地扔下!

    “别哭了。”霍捷眉心微皱。

    “呜哇哇!”霍楚灵仍然揪着他的领子不放,“爹爹是坏蛋!”

    “别哭了!”霍捷濒临崩溃:“都说了我不是你爹!”

    “坏蛋爹爹坏蛋爹爹!”

    霍捷抱着她一路疾行,眼看着终于快到璎珞阁了,霍捷心下一松,面上却微笑着狠狠咬牙:“又不是我的种,我凭什么要惯着你?!”

    “哇哇哇哇!”

    遗失的小主子被人送回,华美出尘的璎珞流羽阁登时便被魔音包围,带起一阵鸡飞狗跳。

    霍捷眉间隐忍,“放手!”

    “呜~爹爹……”霍楚灵抬起泪水纵横的小脸,真是哭得好不凄惨,“你为什么不要楚灵?”

    “因为你不是我的孩子。”霍捷狠心抽出自己的衣袖,转身离去。

    就在霍捷快要跨出大门时,向来胆小腼腆的紫帛赫然出声:“您会后悔的,相爷。”

    紫帛年纪甚小时便被父母卖到相府为婢,殷楚见她生得可爱,便把她拨到自己身边侍候着,比起锦、绣、玉三人,紫帛却是更了解殷楚与霍捷之间的情仇过往。

    她的二位主子,曾也是盛京城内最为恩爱的一对神仙眷侣,可奈何……繁华权势迷人眼,蛇蝎美人醉人心啊。

    紫帛低着头,嗓音轻不可闻:“相爷心里头怨着公主,更是从未信过公主,过往种种……也无怪乎公主恨您入骨。”

    这话若是说与当初甫一及冠便名满朝堂,公主下嫁琴瑟鸣和的霍捷听,不亚于锥心剜骨之言!可是现在的霍捷……却是已历经了十数年朝堂风雨,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往事已矣。”

    “看好她,若有下次,定不轻饶。”

    霍捷拂袖而去,带走一袖雅室冷香。

    紫帛招手唤来一名小丫头,让她速速找回白锦蓝绣青玉三人,若是再往下找去,只怕是免不得又要惊动恒世子了。

    裙摆拂过柔软地毯,紫帛轻轻搂起霍楚灵,轻声安慰道:“主子可莫要再哭,若是哭坏了眼睛,别说公主饶不了婢子们,就是婢子这心里头啊,也得心疼死。”

    “呜……”霍楚灵抱住紫帛的腰,“紫帛!呜~我不要你死……”

    “好好好,”紫帛轻声哄着她,用手帕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那主子先不哭,能否告诉紫帛,主子缘何这般伤心?可是在偶遇相爷时……”紫帛低眸,眼底滑过一抹厉色,“他伤了您?”

    霍楚灵抽抽噎噎的告诉她,“爹爹不认我,爹爹推开了我,爹爹想把楚灵扔下!”

    紫帛轻轻拍着霍楚灵的背,心疼的不得了,“主子可是忘了公主之言?相爷他面善心狠,主子可千万莫要相信他,更是别去亲近他。”

    “呜呜~我知道爹爹是坏人,”霍楚灵揉了揉通红的眼眶,“可、可是,嗝儿,那是爹爹啊……”

    “诶,”紫帛低叹,“正是因为您的父亲是这样一个人,公主才会从小便教导您,莫要对他有孺慕之情啊。”

    归来的锦绣玉三人围着霍楚灵各种哄,收效甚微。

    好容易等她哭累了阖眼睡去,卯时一到却还是无奈的将其唤醒。

    她们倒是心疼主子今日心绪波动太过伤心,只是这宫中的旨意却不是能轻易推过的,再者,主子今日所受委屈她们都看在眼中,只是身份低微无法替主子出气,能帮主子和楚公主出口恶气的,只怕也只有当今圣上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