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嫡女娇宠(4)

    “季、恒、”她捂住心口,眼中狠厉之色不散,杀气弥漫,“你竟然,为了个傻子与我作对?”

    季恒眼中淡漠,周身寒凉得仿佛没有一丝人气,“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算个什么东西?

    从二十一世纪魂穿而来的首席杀手降临异世整整十年,还从未有人敢给她如此欺辱!很好,男人,你在找死。(www.k6uk.com)

    想她魅潇魂穿以来,遇神杀神遇佛弑佛,一路逍遥肆意谁敢试她锋芒?!嫡母贵为公主又怎样?敢阻碍这具身体的父母真心相爱就该死!呵,不过略施小计就被逼出盛京十载,除开公主身份,那女人有哪点比得上自己母亲?

    魅潇自现代而来,过惯了亡命天涯的日子,在她眼中,什么都比不得命重要!身份?这可谓是最为无用的东西了,位高权重者便高人一等?哼,强者……才该站在世界顶端,弱者……只配低头臣服!

    霍绾姿杀意浓烈,恍若实质,抬头间,眼底锋芒毕露,“季恒……你在找死。”

    银针飞过,带出一片冷光。

    “砰!砰!砰!”

    季恒眼也不抬,伸手取下霍楚灵绾发玉簪随意一掷,碧玉小簪与银针相击,银针坠地,玉簪却去势不减。

    刺啦!

    簪尖入肉之声响起,霍绾姿身子偏倒在地,咬牙闷哼忍痛。

    霍绾姿胆敢数次对他无礼,底气大概便是这一身鬼魅难测的外家功夫?季恒敛眸沉思片刻,“拖出去,断其经脉。”

    霍绾姿生性狠厉毒辣,若继续放任不管,霍楚灵难免糟其毒手。

    十年前能将她害成傻子,十年后便能夺她性命。

    霍绾姿霍然抬首,眼中血色弥漫:“季恒!你敢!”

    季恒眉眼不动,“拖出去。”

    霍绾姿三处大穴被封,行动受制,被季扬拖走时毫无反抗之力,抬眸间杀意凌冽:“季恒,今日……我若不死,来日……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魅音怨毒,声声剐耳!

    霍楚灵抖了抖,藏在季恒身后小心的伸出了小脑袋,对于霍绾姿之言,季恒却是毫不在意,面色冷淡至极,“十年前你害她痴傻,霍相却徇私护你,然……十年后仍死性不改,而今,我为护她废你手脚,又有何不可?”

    冤仇皆债,一报还一报。季恒愿替霍楚灵寻仇,也愿为她……担债,霍绾姿的仇恨之债。

    “啊哈哈哈哈!”霍绾姿仰天大笑,“好一个季恒!十年前我真该一针取了她的命!”霍绾姿朝霍楚灵投去阴寒视线,“我霍绾姿想要杀的人,谁也护不住!”

    霍楚灵疑惑的眨了眨眼,“这位夫人,好像疯婆子哦。”

    季恒把她的头拍回身后,“再看,小心疯婆子挠花你的脸。”

    霍楚灵一听,当即抱着季恒的腰把头埋在他背上,闭眼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要不要,不要挠花楚灵的脸,挠花了脸就不是最漂亮的小仙女了!”

    季扬嘴角抽了抽,手上使劲儿把霍绾姿提出了大门,而无比了解自家主子臭美天性的锦绣玉帛对此情形已经很是习惯了,唯独季恒真切沉眉:“又懒又馋又娇气的爱哭鬼是做不了小仙女的。”

    “没有没有!”霍楚灵急得双颊红扑扑,水眸扑闪:“楚灵不懒不馋不娇气!也不爱哭!”

    看着自家主子被向来冷情的季恒逗得团团转,锦绣玉帛皆是心底一惊,忽而想起了自家公主出门前的叮嘱。

    最是沉稳的白锦福身一礼,将话说得滴水不漏:“还请世子见谅,楼阁通道十年未启,想是已经积满厚尘,世子人贵事忙,主子不谙世事,婢子等怎能让世子久等?等过几日除尘事了,主子再邀世子过府一叙,方才不显怠慢世子。”

    霍楚灵懵懂的看着这一切,有些听不懂白锦是什么意思。

    季恒沉沉敛眸,看向霍楚灵,“我走了。”

    霍楚灵迷茫:“恒哥哥要去哪儿?”

    “恒世子自然是要回他自己家的,”蓝绣抢先答道:“世子的父母还在等他回家呢!”霍楚灵这些年虚长年岁不长智力,贴身女侍们跟她交流向来是把话儿给往简单了说的。

    果然,听蓝绣这么说,霍楚灵乖乖松开了季恒的衣袖,并像模像样的嘱咐道:“那恒哥哥快些回家吧,恒哥哥出门陪楚灵玩儿了这么久,你的娘亲一定在担心了!”

    季恒眸光冷沉,并不觉得她这话贴心,反而觉得有其母必有其女,用完就甩的架势可谓是一模一样。

    “嗯,”季恒淡淡应着就要转身,眼底有暗光划过,“奇珍斋的八宝鸭,绵轩阁的糯米糍,还有尚云楼的八冷八热八珍馐,都在等着我呢。”

    季恒每说一道菜名儿,霍楚灵的眼睛就亮上几分,口中唾液急速分泌。

    季恒就快要走到门口,霍楚灵看着他的背影充满了渴望,然而还是没有开口喊住他,就在季恒撩开衣摆准备跨过门槛,四大女侍心中渐渐踏实时,季恒嗓音淡漠着又补了一句:“还有我那新猎回府的小白虎……”

    “小白虎!”霍楚灵惊呼,大眼睛眨啊眨的,“是毛茸茸的小白虎么!”

    十六公主善骑射,曾给霍楚灵猎回一只小奶虎,霍楚灵很是喜欢这位毛茸茸的玩伴。可惜长了牙后十六公主就不让她养了,舍不得白虎被活活拔去满嘴利齿,霍楚灵只得含泪将它放回山林。

    乍一听季恒那儿有白虎,霍楚灵哪里还忍得住?锦绣玉帛暗道要遭,果不其然,下一刻季恒放下了已经踏上门槛的脚,微微侧身,状似不经意间问起:“怎么,你想看看?”

    “想啊想啊,”霍楚灵惊喜眨眸,“可以么?”

    季恒冷淡而矜持的朝她伸出手,“可。”

    蓝绣竭力阻止:“不可!”

    季恒眉锋一沉,周身寒意弥漫,“以下犯上。”

    蓝绣急急忙忙屈膝行礼,“婢子不敢!只是、只是主子的性子就如那三岁稚儿,万一惹怒了世子……”

    “无碍,”霍楚灵不去牵他,他便自己慢悠悠朝霍楚灵走去,“本世子海涵,不喜动怒。”

    不喜动怒……蓝绣心里发苦,您的确是不喜动怒,就这么冷着张脸往那儿一站,谁还敢招惹您啊……

    此时的季恒,在锦绣玉帛四人心中已然褪去了保护神的光芒,这就是一匹虎视眈眈觊觎着自家主子的狼啊!

    怎么突然就对孩子心性的主子起了心思呢?虽说骨龄足十四,但自家主子的智力却是真真切切的停在了四岁那年啊……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