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九章

    凡界的袁瑾行和叶丝蕴一世顺遂,仙界的青华神君与兮妸帝姬却是……大打出手!

    “卿卿,”青华躺在云毯上委屈巴巴,“好痛……”

    “少来这套,”兮妸横剑指他,“这一世你又使了什么阴招?”

    青华起身抚了抚衣摆,头也不抬,嗓音莫名冷冽:“帝姬何出此言?”

    “若不是你又使了什么下三滥的招数,”兮妸冷笑,“这一世我怎会爱上你?”

    “我没有,”青华静静看着她,拂袖转身间恢复了青华神君一派的清冷自傲,“咒灵缠身,你若心里排斥,我又怎敢再轻易靠近你?”他敛眸自嘲,“兮妸,这一世我并没有私种情丝,主动招惹我的是你,先动心的也是你,”他侧身而立,端是芝兰玉树仙姿华贵:“你总是这样,强势霸道又不讲理。(www.goalkeeping-museum.com)”

    兮妸眉尖儿抖了抖,咬牙收回剑,“行,这次是我主动招的你,我认栽。”转身就要走。

    “且慢,”青华淡淡喊住她,“这次我助你寻回龙灵骨戒,无功也有劳,不知帝姬可否舍些时间解我一惑?”

    兮妸眉间忍耐,“你说。”

    “兮妸,你一心认定我负了你,我的来历,六界不知,难道你也不知么?”青华眼底滑过自嘲,再抬眼时,唇边笑意冷然苦涩,“我青华生而为灵,执掌伶潇一生潇洒肆意无拘无束,虽比不得你龙族位高权重,但……”他直视兮妸,眸光霎然凌厉:“吾青华,自诞生以来三清皆化神格埋骨,灵可通天地魄可御穹霄,无心无情道心澄澈,只待时机一到便可羽化为神,届时飞升琅嬛莅临帝君之位亦无不可,”他淡漠勾唇,笑容讽刺,“你步步紧逼,引我**入体,为你,自堕半神格,为你,我以仙灵之体飞升琅嬛,为你,我甘愿做一散仙,”抬手拭去唇边溢出的金色血丝,青华极美的桃花眼中浅藏哀痛,“兮妸,你该知道,你于我青华而言……该是何种意义。”

    兮妸胸口沉闷,她蹙眉后退:“我不知道,现在也不想知道!”

    “不知道?”青华含笑反问,“你说,你不知道?”

    兮妸沉眉,“我不知道!”

    “好!好!好!”青华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瞬息间便出现在她面前,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之上:“兮妸,你当真狠心,不过……我却是不信,你会将我们的过往一同忘记!”

    兮妸的指尖甫一触上青华心口,相接处便泛起了淡淡金茫,兮妸的指尖,缓缓下沉,青华眉眼间仍是风华无双,兮妸却瞬间变了神色,“你的心呢?”

    “我的心?”青华轻笑,“因你而生出的心窍,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他忽而伸手揽紧兮妸纤细腰肢,额心素白符文泛出妖冶红光,他与兮妸鼻尖相对,“将我拉进**之潭,在我泥足深陷后你却果断抽身离去,兮妸,这对我极不公平。”

    他勾唇,眸中冶光诡谲,周身气息无端危险,兮妸眉心一拧,“你又发什么疯?!”

    “我承认瞒你换道是我不对,”青华微一抿唇,放低的嗓音有些委屈,“那段时日……我神魂一片空白,亲手伤了你之后曾清醒过一段时间,但总归是浑浑噩噩。原以为……你只是气我夺了龙族执法权,后来跟你下界才得知其中另有内情。”

    兮妸眸光无波,“事已至此,再掰扯这些又有何用?”

    “有用!”青华紧紧箍住她的腰肢,十分执着,“你爱我至深,我对你的心意也自认受得住三生石考验,你恨我算计你、伤害你、背叛你,”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心,“虽然这些都非我自愿,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些确实是我亲手犯下的错,我也着实恨我自己,如若不是我贪心想要个孩儿……”

    “……嗯?”兮妸侧眸打断他:“你说什么?你想要个什么?”

    “孩子,”青华苦笑,“空碧允诺我,待我助他合道,他便融合天道意志,神与灵之间,也能诞下后裔。”

    “这种鬼话你也信,”兮妸嗤笑,“吾为神龙,你却是伶潇仙界的世界之灵,你我如何能有后裔。”

    “能的,”青华眸光火热,“世界法则已经改变,不若……你我试试?”

    “青华,”兮妸转眸,似笑非笑,“你拦住我,就为了说这些废话?”

    “不是废话,我盼着你念些旧情,”青华眨眼,“我的法力虽然比你高上三分,但也绝无一招将你击落天外天的可能,你分明是舍不得对我动手的。”他幽幽叹气,“我知道我混蛋,我无法再解释些什么,但我犯下的错我自会弥补,龙族的生机自有我的心补着,你把自己的躯体从龙门取回来罢,”他偏头,默默心酸,“我总能在生机湮灭之前找到解除咒灵的法子的,届时还回神格,你族自当能重回琅嬛。”

    兮妸沉默片刻,抬眼问他,“我族族人的神格究竟在哪里?”

    青华看了看她,小声道:“好像……被我沉入了离渊。”

    “离渊?!”兮妸眉心跳了跳,“离渊何处?”

    青华格外诚恳的看着她:“我忘了。”

    兮妸眉锋一动,杀机突现,青华慢慢握住她执剑的手,不急不缓道:“……希望我能在灵窍消耗完之前想起来。”

    兮妸莫名烦躁,猛然推开他:“把你的心窍收回去,龙族不需要你帮助。”

    “我本就是无心之灵,”青华笑了笑,眼底凉薄:“总归是为你而生的东西,最后为你消亡……也无不可。”

    “青华!”兮妸持剑相向,眼底极致愤怒:“你在威胁我?”

    “你若不在意我,我如何能威胁你?”青华握上剑刃,鲜血滴连成线,“镌刻于三生石之内的姻缘,真的是可以轻易抹除的么?”

    兮妸眸光一动,“你究竟想说什么?”

    “前两世,我改天命,系红线,你我仍是情深缘浅不得善终,这一世,我避开了与你命格相交的所有可能,最后却得了个善果,恩爱一世。”青华自嘲道:“你看,哪怕你剖了情窍,哪怕我咒灵缠身,你仍然会对我动心,我依旧会爱上你,情深为劫,爱深为孽,八百年前的情劫你舍命相挡,如今……”他抬眸,微笑笃定:“想撇下我,除非我身陨道消。”

    兮妸不为所动,“你依然在威胁我。”

    青华拂袖,“爱我至深,恨我至切。若真能舍下我的情,你何必弃神躯,剜情窍?若你现在心中无我,又怎会留在这儿听我辩解之言?”

    “无论是爱是恨,总归我是在你心里的,”青华虚影缓缓消散,清冷嗓音却弥久不散:“我于你而言,终是不同寻常的,此事得经证实,本君心底十分欢喜。”

    银牙紧咬,兮妸美眸愠怒,“青、华、”

    越不排斥他的靠近,那咒灵束缚便越是无力,这人意识完全清醒后简直让人心堵!

    但听起来……似乎又很有道理。

    缺了一窍的龙族帝姬,脑子似乎也没有以往那么好用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