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冷面小姐俏少帅(9)

    叶思蕴眉眼不动,“少帅此举未免轻浮。(www.k6uk.com)”

    袁瑾行眼眸微眯,“留洋回来的人开放得很,不讲究这些。”

    叶思蕴眼神淡漠至极,“思蕴生性含蓄,心中自有底线。”

    “含蓄?”袁瑾行面带微笑的问她:“你强吻我那会儿想起自己是个含蓄的人了么?”

    今早袁瑾行几次三番提起那个吻,叶思蕴思来想去觉得不对劲,于是试探着问他:“少帅这是……还在为昨天思蕴的失礼举动而耿耿于怀?”

    袁瑾行坦然点头。

    叶思蕴感觉自己有些头疼,“可……我那是为了分散少帅注意力的保命之举……实在是万不得已,不若,我向您道歉?”

    “呵,”袁瑾行不屑冷笑,“你以为我在意这个?”

    叶思蕴反问:“难道不是?”

    “不是,”袁瑾行直白的告诉她:“叶小姐自认无礼,本帅却与你相反,”舌尖划过唇角,他抬眸,将不要脸这三个字完美诠释:“那感觉不错,本帅念念不忘,叶小姐大可以再来几次,本帅不介意。”

    他哪里介意了?他心里头乐意得很。

    “你!”叶思蕴被他的无耻震惊,“你怎么……怎么……”

    袁瑾行好奇问她:“我怎么了?”

    叶思蕴冷冷偏头,耳尖微红,声如蚊呐:“你不是、不是不好美色么?”

    袁瑾行眨巴眨巴桃花眼,“叶小姐岂是美色二字可以形容的?”

    叶思蕴微楞。

    袁瑾行眼中情意绵绵,“你可是我袁瑾行的骨中骨肉中肉,心中挚爱此生至宝。”

    没正经!叶思蕴转身就要走。

    “诶,”袁瑾行侧身拦住她,“叶小姐就这么不屑袁某的情意?”

    叶思蕴神色越发冰冷,“少帅谈笑间便能把自己此生的挚爱扼杀于手中,这样的情意,我消受不起。”

    “生气了?”袁瑾行笑声低沉,转眼眼中已然无情,“你想的对,在国家与生死面前,我的感情一文不值,”他挑起叶思蕴腮边一缕青丝,轻轻摩挲,“叶思蕴,你身上有着我无法拒绝的致命吸引力,但……这远远不够,”他漫不经心的将发丝替她撩到耳后,“爱情和女人,对我袁瑾行而言,是最毫无用处不过了,轻易便可舍弃。”他低头,轻嗅鼻端女儿香,“今日交谈,我已对你信了八分,如果这是伪装,那我不得不佩服你演技之高深。你安分些,我不会对你动手。”

    “这是对我的警告么?”叶思蕴睫羽晃动,眉心压抑着冰冷的愤怒,“那么,究竟什么才算作安分呢?足不出户当个哑巴瞎子?”

    “行了,”袁瑾行指腹蹭了蹭她的脸颊,“不用试图激怒我,你很聪明,不要把手伸向容州军要,我耐心不好,尤其讨厌别人欺骗我。”

    忍无可忍,叶思蕴仰头,眼角被怒火灼得通红,“我从来就没想过染指容州军报,凭什么因为你的猜疑我就要缩头缩尾憋屈过活?你逼宋伯伯派兵日夜巡查叶公馆,名为保护实则监视,我的生活已经没有任何**可言了!凭什么你还要来干扰我的生活?!就因为我姓叶,就因为我是叶皁的女儿,就注定要被你这样对待么?!”

    袁瑾行无奈叹气,“那你又不肯离开叶公馆……”

    叶思蕴愤怒打断他的话,“这是我的宅子,我凭什么要搬走?!”

    袁瑾行目光滑过她颈上乌青的掌印,张了张嘴没说话。

    “我知道,你始终觉得叶公馆藏有秘密,”叶思蕴表情冰冷,“我既然让你住进来了,就绝不会干扰你,你想翻什么我都不拦你,只盼你早日打消对我的猜疑,然后搬出叶公馆离开我的视线。”

    袁瑾行敛眸,“一个女人,活得太过聪明或要强,都不好。”

    “你管我好不好!”叶思蕴指着他的鼻子愤怒反驳:“我不管别的女人怎样生活,我叶思蕴就是要活得明明白白漂漂亮亮!”

    被她突然飙升的怒火吓到,袁瑾行举起双手作投降状:“行行行,好好好,你最明白你最漂亮,咱们不说这个了好不好?”

    有一种生物,叫女人,柔柔弱弱的一小团,却总能把你逼得狼狈至极还不舍得动手。

    叶思蕴的愤怒冰冷而又刺骨,她冷冷的瞪了袁瑾行最后一眼,撩开帘子穿过卧室,身后却不依不饶的传来了袁瑾行微扬磁性的含笑话语:“叶小姐若真想早日摆脱我的猜忌,何不再考虑考虑美人计?如果对象是你的话……本少帅甘愿中计。”

    叶思蕴步伐一乱,顿时走得更快了,气冲冲下了楼。

    袁瑾行身子一偏靠在了阳台边,摸着自己的下颔若有所思,叶思蕴这女人,怎么跟鸦片似的,一沾就上瘾?

    越逗越有趣,越逗……越心痒。

    大清早出来觅食,老远就瞟见别墅二楼小阳台上站着一抹女子身影,鬼使神差的,袁少帅他干了这辈子最挫的一件事儿。他攀着梧桐树空手翻上了人家的阳台,才站稳,就听见胆子极大的女人在背后编排他,那愁眉苦脸的小模样……居然莫名有几分可爱。

    不过一次偶然,袁少帅他前二十八年都不曾动过的少男心,除了昨天,今早又狠狠动了一次,够本儿。

    ……

    ……

    下楼后,叶思蕴心脏狂跳不止。

    她赌对了,树上的人,是袁瑾行。

    早在枝丫轻微晃动时,叶思蕴就回过了神,敢在叶公馆里爬她阳台边的梧桐树,这事儿除了袁瑾行谁敢做?叶思蕴只当他大清早就要来抓她小尾巴,索性豁出去赌一把,将她昨日所做一切和所思所想都发泄了出来,之后又顺着他的想法以弱示弱挑开他的怀疑和顾虑,露出颈间伤痕引出他的微末同情,一通情绪爆发,不由得他不信,至于彻底消除他的猜疑……

    叶思蕴勾唇,笑容冷漠至极,她最厌恶叶家姐妹玩弄感情与欺骗人心的手段,昨天剑走偏锋的确是无奈之举,既然袁瑾行念念不忘咄咄逼人,行,他要的,她给。

    只希望最后,袁瑾行别在她身上错付了一颗真心。

    管家已经把早餐端上了桌,叶思蕴看了看,突然开口道:“张叔,劳烦您去厨房告诉兰姨一声,今天的早餐得额外多煮一盆面,”想了想,叶思蕴冷哼:“用我昨天喝剩的鸡汤煮就行,不过一定得煮满一盆。”

    张管家呆了呆,没有过问,尽职尽责的去厨房传达小姐的新指示。听到这话,兰姨也是懵,随后撩起袖子就准备和面。

    只要按小姐说的那么做就行了,管它那么多做什么哦!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