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八章

    身体机能彻底死亡,神魂开始觉醒。(www.k6uk.com)

    天外天,有两道神光划过,一青一红,一前一后。

    青影瞬息千里,红影紧追不舍。

    还不肯停下是么?

    兮妸指尖拈诀,旋身扬袖,炎淼神光去势迅猛。

    青影一顿,回身接下那道神光,炽热红芒散去,静静躺在青华掌中的,赫然是一枚炎玉簪。

    “物归原主。”兮妸微一颔首,将簪子还给青华后就待离去。

    “卿卿!”青华心中哀恸,雪白抹额缎带一扬,虚影一散就将身子凝在了兮妸身前,“便是我送的东西你瞧不上眼,这枚簪子……却是黎厌送给韩昭定情之物,原主该是你才对。”

    兮妸垂眸,“你我夫妻情缘已断,卿卿二字……神君慎言。”

    情缘已断,这夫妻间的昵称自然是再也乱喊不得的。

    青华喉间微动,咽下唇齿间腥甜气息,低头轻笑:“你看,你若想杀我,根本不用长剑出鞘,只要你再多说两句这样绝情的话,根本等不到你长剑出鞘,我便心死而亡了。”

    不管情况怎样糟糕,在外素来清冷出尘淡漠寡言的青华神君,私下面对龙族帝姬时依旧是骚话连篇情话技能满点。

    兮妸不耐皱眉,“我对你已无情思,收起你那一套吧青华。”

    “啊,抱歉,”青华带上了歉意的笑,“我忘了帝姬为了摒弃青华的爱,已经狠心到剥离自己的心窍了。”

    兮妸拂袖,不想再与他进行无意义的话题。

    “帝姬请留步,”青华轻声开口:“这次轮回,我付出了颇大代价才能以真身见上帝姬一面,就当做是可怜我也好,你可否……转过头来看我一眼?”

    “你追着我轮回渡劫就是为了见上我一面?”兮妸嗤笑转身,“那你之前跑什么……”

    雪白额带缓缓飘落在云层之上,兮妸嗓音渐止,她敛眸,“咒灵缠身?”

    青华苦笑,“师尊传授予我的最后一课,爱而不藏,便是自取灭亡。”

    所以他亲手,伤害了自己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

    “老头子的局,布得够大啊……”兮妸不甚在意的感叹,“但那又怎样呢?你骗我是真,你伤我是真,你害了我的族人,也是真。”

    “我无法反驳,”青华轻轻扬起嘴角,皑皑白雪化为柔情百炼,“我知道你在找什么,与我合作,让我帮你。”

    兮妸凤眸一转,潋滟生姿,“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这个,”青华指了指眉间被血色丝线浸染着的银白符文,“你知道的,我这人惯不吃亏,你帮我摆脱天道束缚,我帮你重振龙族声威。”

    兮妸侧眸深思,“条件很诱人,但我并不是非你不可。”

    重振龙族?三界能合作的对象多了去了,前夫并不是最好选择。

    情至深时曾你侬我侬,现在剖了情窍扯了情根就翻脸不认人,解释无用死局无解,两人唯一能缓和关系的方式居然是结盟谈合作,青华敛眸抿唇,心里委屈。

    兮妸虽然对他无情,但也曾有过千年亲密时光,彼此间太过了解。

    他一噘嘴,兮妸脑子都不用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抬头目光冷冷的看着他:“看来神君并不诚心。”

    青华气了,扭过头去语气冷淡,“你不是非我不可,而是没我不行。”

    兮妸冷笑,“狂妄自大。”

    “帝姬是不是忘了六界的规则已经大改?”青华气得牙痒痒,愤愤看她:“现在六界的法则都归我管,归!我!管!”

    兮妸回过神来,“是啊,”她低声呢喃:“我神魂皆碎,龙族也被赶离琅嬛仙界,法则现在……已经不归我管了。”

    “卿……卿卿!”青华慌神了,伸手想碰她又不敢,“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故意提起这个的,我……我只是……只是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你我关系已经变得如此冷淡,明明……你之前对我那么好……”

    “你我走到今天这地步,究竟怪谁?!”听到此处,她的目光极致冷淡,对青华一字一句问道:“究竟,是谁一手造成的呢?”

    “是我,”青华面无血色,“你我都好强,吃不得亏,也无法让步。你我恩怨之间夹杂了太多外物,若你答应与我联手,待到抹去空碧残存的意识后,我答应上诸神台与你一战,无论胜负几何,你我之间的恩怨情仇,一笔勾销。”

    说到一笔勾销四字的时候,青华终究是无法再强撑,唇角泌出了丝丝金色血液。

    情殇之劫,神魔无解。

    兮妸沉吟片刻,颔首应下,“此法可行,”她抬眸,真诚建议,“我看神君难受得很,不若学学我?剜了情窍拔了情恨一人潇洒岂不自在?满身情瘴着实累人。”

    “噗!”神君捂着心口倒退两步,金色血液浸染云层,神之气息震荡这片天地。

    没了情根并不代表兮妸就不记仇了,她还是挺乐意往前夫心上捅刀子的,“我俩会变成这样不是你一手造成的么?现在又装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呢?”

    青华气息有些微弱,无奈的看着她,“真想气死我,你就再多说两句。”

    兮妸挑唇,“我喜欢跟聪明人谈合作,但不喜欢合作里掺有**成分,”她转身,身影开始化作虚无,“青华,我没兴趣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更不想知道是什么把你算计成了这样。”

    “我对你之恨,穹海尚不可填。我静候,你我恩怨彻底了结的那一天。”

    青华无声苦笑。

    ……

    ……

    冥界,九幽莲台。

    “怎样?”孟邪懒懒靠在幽炎花柱上。

    兮妸眉宇间有些淡淡的迷茫,“奇怪,为何没有?”

    孟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哪儿知道你的,幽炎灼了半天都没有逼出半点情愫来。”

    “他没有绑红线?”兮妸喃喃自语:“难怪这世始终无法爱上他。”

    “这么说就是没有情毒咯?”孟邪手腕翻转,“那你快去轮回台,上个世界什么东西都没找到,要不是你的粉丝给予了你庞大的信仰之力,你恐怕就要血本无归了。”

    兮妸掩下心头异样,神念降临轮回台。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